20 叛变

 

一九四九年五月,昆明市平政街节孝巷三十九号,一幢三坊一照壁,白墙灰瓦,砖石的旧式民居小院小会议室,中共滇桂黔边区委员会在召开“目前国内形势和当前边委的任务” 的全委会议。边委书记在报告中指出:“人民解放军取得了渡江战役的胜利,云南解放近在咫尺。我们的任务是向人民群众揭露国民党,利用币制改革,勒索人民血汗钱,用于打内战和官员中饱私囊的罪行。使人民群众认识到,只有推翻这腐朽的剥削制度,建立新中国,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才是穷苦人的唯一出路”

会议精神直接贯彻到每个党员。在昆明市,党员青年团员、进步学生,利用市民集中的场所宣讲全国政治军事形势,揭露国民党的罪行。

翠湖竹林岛,沿堤修竹成林,绿翠浓荫,多藤蔓花架,幽径曲折,竹林连片成荫,湖塘荷花怒放。岛上民间艺人、歌手云集,演戏、对调、唱歌、跳舞者即兴表演,不拘形式,自娱自乐,热闹非常。

一群云南大学的男女大学生,手拿各色三角纸旗,腰系红绸带,肩挎腰鼓,向竹林岛走来。领头的是一个身穿蓝色长衫,脖围花格围巾,配带宽边近视眼镜高个男学生,他就是林若水,他走到竹林岛中间,向四周游园的人行拱手礼。

“今天,我给大家讲解一下市民最关心,也是疑惑不解的问题,就是为什么物价会涨得这么快,在上海,一年物价就涨了五百多万倍。

有点金融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量必须和它所创造的财富匹配,不然就会引起货币贬值,物价上涨。现在金圆券发行量就像开了闸的洪水,毫无节制。蒋介石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就是通过大量印钞票,抢先用这些钞票在市场抢购物资,引起物价暴涨,使老百姓手里的钞票成了废纸。你们一辈子省吃俭用积攒的一点黄金、银元、美元、港币这些硬通货,他们强迫你们兑换成金圆券,现在金圆券贬值五百多万倍,你们兑换来的金圆券成了废纸。他们这些政策,等于从你们手里抢夺财富,他们掠夺的这些财富到哪里去了呢,中饱了高官的私囊,用于打内战。我们只有推翻这个腐朽的政权,废除旧的剥削制度,建立新中国,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才是穷苦人的唯一出路”

“好!好!好!,讲得好,讲到我们心坎里了” 林若水逻辑严密的演讲受到游园市民的欢迎。

学生们挥动手里的三角旗,带头喊口号:“国民党不倒,老百姓的日子不会好,将该死不滚蛋,人民就会完蛋!打倒蒋介石,打倒国民党,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人群中有两名一瘦一胖的中年男子一直盯着林若水,目光就像探照灯,从头扫到脚,又从脚扫到头,好像林若水脑袋上有几根头发都想弄清楚。这两个人是国民党军统昆明站的外勤人员。

林若水演讲后是学生的节目表演,一位女学生给游园观众报幕:

“现在请大家观看云南花灯演唱《大山茶》” 一女大学生走到人群中央开始演唱。她的歌声,如同一泓潺潺的细流,洗涤了大家的心灵;如同一缕灿烂的阳光,照亮听众的心扉;如同一阵微微的春风,拂去了人们的悲伤……

“下面给大家表演扭秧歌” 女学生走到人群中央报幕,给观众行了鞠躬礼,离开。

一刹那间,鼓锣声惊天,红绸飞舞,学生们动作整齐,手中的绸带时而向前直伸,时而上下翻飞,时而左右摆动,如银蛇,似飞练,让人眼花缭乱,博得观众阵阵喝彩。

演讲表演结束后,学生们又到游人集中的圆通公园去了。两名特务像绿头苍蝇跟踪到圆通公园,直到学生们宣讲结束各自回家。但是特务对林若水还是没有放过,一直跟踪到凤翔路三十八号林若水的家。胖个特务从口袋捞出小本子和钢笔,显然是记录林若水的住址。像林若水这样针对国民党犀利的攻击语言,必然在危险分子的黑名单上。在那个小本子上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下手?这些列入黑名单的人会遭到什么厄运?

瘦个子特务说,“我们完成任务了,可以回去了” 胖个子特务说,“我们还要把他家庭情况和社会关系搞清楚” 两名特务到警察局向户籍警弄清了林若水家庭成员的名字等情况。

本来云南的地下党在卢汉初期活动空间是比较大的,因为军统云南特务站发现卢汉倾共,蒋介石便派九十四军、二十六军入滇,并拨一百万银元给卢汉,实行软硬兼施,逼迫卢汉同意抓捕昆明地下党。于是月九日晚,特务头子率领一百多名特务倾巢出动,在全市范围突然大搜捕。特务们在武装宪兵的配合下,手持搜查令、逮捕令,按照事先制订好的缉查地址和名单,到处抓人。一夜之间,四百多名中共地下党员、进步师生、民主人士全都落入了特务的魔掌。抓捕之后,特务头目们又马上成立了昆明整肃指挥部、审讯地下党员。

林若水是这次被抓捕中之一。

林若水被特务带进刑讯室,室内正在审讯一名意志坚强的共产党员。两臂成“一”字型被绳子左一圈,又一圈紧紧的缠绕在木架子横杆上,绳子陷进手臂肉里,低垂着头,头发散乱,脚上还钉着一副沉重的铁镣。鲜红色的血水从铁镣与脚皮肉的接触地方滴落……胸脯被剐去一块肉,伤口的血块已经凝固,刽子手用烧红的烙铁紧贴在伤口上,犯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刽子手们笑了,这样的声音对他们胜过欣赏美妙的音乐。这是特务有意让林若水看到这恐怖的一幕,以便心里上击垮他。

现在该轮到林若水了,负责指挥审讯林若水的是军统昆明组的女特务谭慧茹少校,别看她年纪不大,长的眉清目秀,却很毒辣残忍,精通审讯,她一眼就能看出犯人的心理特点,弱点,审讯手段因人而异,对症下药。特务们没有给他上刑,是先礼后兵。“现在交代你的同伙藏在什么地方?”一个中年男特务开始讯问。“不知道!” “不知道,等我招待你的方式都用遍了,你就知道了。我有的是办法,老虎凳,踩杠子,炒排骨,扎竹签……” 于是刑讯者施刑了所有酷刑,林若水几度昏迷。女特务谭慧茹命令道:“把他未婚妻带来,我就不相信他的嘴上了铁锁。”,林若水醒来,他的未婚妻被两名特务左右一个扭着她的手。旁边站着一个脏兮兮的大汉,胸口长着一撮黑毛,双手捂着腰带扣。“放了她,”林若水怒吼道。“放了也可以,但是你要交代你的同伙” “我不会出卖我的同志的” “那我就只好让你漂亮的未婚妻慰劳我的弟兄了……

林若水无法容忍自己的未婚妻被当众奸污,精神彻底垮了:“我说,我交代” “这就对了嘛” 林若水供出了其他几个同志藏身的地点,导致这些同志被捕。

林若水的被捕和叛变,地下党组织当然一无所知,因为昆明的地下党员基本都被抓了。特务要把林若水发展成为他们的人,安插在共产党的内部,到关键时候启用。

为了保护党的干部,中共滇桂黔边区委员会决定把幸存未捕的干部转移到离昆明四百多里的羿岱县,林若水是其中之一。

自从林哈莫被林若水设计陷阱算计后,就一直耿耿于怀,誓言要撕开他的伪装,让其原形毕露。他经常暗地里跟踪林若水的行踪,一直没有发现疑点,他不知道是林若水本身就是清白的,还是自己多疑,还是林若水太狡猾,活动太隐蔽而自己没有发现?凭直觉,他认为是后一种情况。于是他每天对林若水的观察以日记的方式记录在本子上:

35日上午,林若水到县城河边拾起一块泥土,向四周环视了一遍,见无人,将泥土装进裤兜里;

314日下午,林若水,到县城河边,向四周环视了一遍,见无人,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泥土,扔进路边树林里;

……

328日早晨,林若水到县城河边做早操,拾起一块泥土,将泥土装进裤兜里;

林哈莫跟踪他回到城里,林若水进了厕所,他从厕所围墙窥视,发現林若水掰开泥块,里面有张纸条。到此真相大白,原来是把情报藏在泥土里。

林哈莫写了封匿名检举信寄到县公安局,当林若水到县城河边取情报时,公安局刑侦人员将其抓获。

 

你是第35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