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一壶糯米茶

自从卧虎岭被猛虎团攻陷后,坐山虎就非常沮丧。他是六代土司世家,住在皇宫般的庄园里 ,过着皇帝一样的生活。在羿岱县,他可是在万人之上,一言九鼎。如今在这深山野林里连饭都吃不饱,有钱也没处花,整天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他以为凭借卧虎岭险要的地势和三千多弟兄及储备的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就能和共军抗衡到底,没想到几小时就被赶出了卧虎岭。他不明白共军的炮弹为啥那么准,像是长了眼睛,发发命中水泥工事。难道有内鬼泄露军事机密给共军?这不可能。他手下那些弟兄个个都有几条人命,不可能把自己送进老虎嘴里,况且他对手下的弟兄向来不薄,他宁肯怀疑自己也不能怀疑他那些弟兄。难道是庄园附近的老百姓告密?也不大可能,他历来秉承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规则,对那些老百姓从来没有伤害过,而且还恩惠他们,这也不可能。

江笑秋屁股坐在桌子上,嘴里叼着香烟,吐着烟圈,见座山虎有心事:“司令,在想什么呢?”

“特派员,我是弄不明白,共军的炮弹为什么打的那么准,他们攻击的针对性那么强?是不是附近的老百姓把我们的军事部署报告给共军?”

江笑秋把烟屁股往地上一扔:“不可能,炮兵要命中目标,必须要知道目标的精确坐标,现在用的军用地图是几年前测绘的,你修建的那些防御工事是地图测绘后,所以地图上没有防御工事的坐标,要确定你那些防御工事的坐标必须到现场用军用望远镜测出目标到地图已知参照点的距离和方位,在此基础上计算目标的精确坐标。这些知识老百姓和你手下那些弟兄懂吗?所以你不要怀疑他们了。”

特派员,那就是共军

“准确的说是共军的侦查分队,就是飞虎队。别看这支小分队只有二十多个人,他们的作用可大啦。《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正规军不像你们这些人,凡是军事行动之前都是侦察敌情在前,行军要事先派出侦察分队查清沿途道路敌情情况,如桥梁是否能承载坦克重量,河道水的流速,宿营地水井昼夜出水量是否能保障部队饮用水的供应,危险地段是否有伏兵……在进攻前对敌阵地防御工事火力配置,地形、气候……的侦察。只有掌握这些情况,才能保证打胜仗。飞虎队就是干这些事的。他们把卧虎岭的情况搞得一清二楚,你们还蒙在鼓里。以后要多加警惕,他们可不是善茬。他们中有江水深,外号‘过江龙’,水性好,能游三千米;陈大柱,外号‘三斤半’,身高一米八,双手能抱起一头小牛犊,一天要吃三斤半大米;毕山胡,外号‘山猴子’,徒手攀登悬崖绝壁;苗遵星,外号‘猎狐’,狙击手,千米内能集中飞鸟……最后一位,杨晓宇,外号‘杨图灵’,是从师部要来的报务员,密码破译高手

“特派员,这只飞虎队对我们威胁太大了。一定得把他除掉,否则我们连觉都睡不好”

“除掉飞虎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尤其是那个队长陈凯戈十分狡猾。要除掉他们,只有掌握他们每个人的特点,加以利用。

“他们会有什么特点?”

江笑秋沉思片刻:“他们那个江水深,外号‘过江龙’,特别爱喝柳叶坝产的糯米茶。怎么利用这个特点,司令你自己琢磨

“特派员,我明白了。半边脸的姐夫是警犬基地训犬员,从他姐夫那儿学到不少警犬训练的知识。他从小就喜欢养狗,对狗的熟悉了解称得上专家了。他有只狗非常聪明,通人性,听说警犬能根据气味进行跟踪。”

“司令,我知道你下面的文章了,就是利用狗的嗅觉灵敏,通过训练,追踪过江龙糯米茶的气味,就可以掌握飞虎队的行踪,然后设伏消灭他们”

特派员,你太聪明了,提头知尾

“司令,你也很聪明”

“哈!哈!哈!我们大家都聪明” 座山虎开怀大笑。

“参谋长,把半边脸叫来”

司令,什么事 半边脸问。

来,来,坐下。有件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办。事情是这样:共军有支小分队叫飞虎队,对我们威胁很大,必须把它除掉。但是他们个个武艺超强,居无定所,行踪诡秘,摸不清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很难对付他们。我和特派员想了条妙计。就是他们中有个队员叫江水深,外号过江龙,是柳叶坝的傣族,傣族是很爱喝糯米茶的,所以江水深行军中都揹着一壶糯米茶。你对养狗是很精通的。你把狗训练成根据糯米茶气味追踪飞虎队,这样就可以随时掌握他们的行踪,利用对我们有利的地形伏击他们

司令,你这个办法一定能成功。警犬寻迹追踪一般是根据人体身上的综合气味中某一个人才有的特殊气味追踪的。人嘴里呼出的气体,屁股放屁的气体,汗味,洗脸残留的香皂味,漱口残留的牙膏味……警犬要在这么多综合气味中分辨一个人特有的气味还是比较困难的。而糯米茶这种单一气味和人体身上的所有气味区别都很大,容易区分,加之气味浓烈,就更容易寻迹追踪了

半边脸受令后立即开始训练他的爱犬‘波波’,这只犬是他姐夫送的,是被警犬基地淘汰,无训犬员认领的一只德国牧羊犬。它两只三角形的大耳朵,眼睛像是镶嵌在脸两旁亮晶晶的黑色玻璃珠。一身黑棕混杂长毛,动作非常敏捷。

半边脸在地上放一片糯米茶叶作为嗅源。向‘波波’下达口令:“嗅嗅” 左手握牵引带,右手食指指向嗅源糯米茶叶,发出“嗅嗅”的口令,引犬嗅闻。然后助手捡起地上的嗅源糯米茶叶,走到离嗅源糯米茶叶五百米处,把嗅源糯米茶叶埋在地里。半边脸右手食指指向助手的足迹,发出“嗅嗅”的口令。‘波波’沿着助手的足迹,找到五百米处埋糯米茶叶的地方停住,寻迹追踪训练成功。以后的训练中,半边脸将寻迹追踪增加到一公里;两公里;三公里……

经过几天的训练‘波波’开始参加实战了。半边脸知道飞虎队常驻柳叶镇。他牵着‘波波’在柳叶镇附近让‘波波’追踪,接连两天都追踪到飞虎队的驻地。说明飞虎队没有出勤。这两天飞虎队在家开会,分析判断座山虎躲藏的地方。第三天‘波波’追踪到飞虎队在卧虎岭以北五公里的山林里,是飞虎队搜索坐山虎的行踪。半边脸让助手回去报告司令。“报告,司令飞虎队在卧虎岭以北五公里的山林里” 坐山虎哈哈大笑:“南辕北辙嘛,说明飞虎队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哪儿,我们在北边,他们却在南边搜索。”他命令道:“参谋长,带帮弟兄,瞅准机会把他们全部灭了”

白狐参谋长挑选了三十几个军事技术比较好的土匪,带足武器弹药向飞虎队的方向急速行进。

飞虎队搜索无果,准备回柳叶镇请求地方政府配合。这时白狐参谋长的人马在远处发现了飞虎队。他判断飞虎队要返回驻地,觉得这个地方没有理想的伏击点,于是带领土匪赶到飞虎队回柳叶镇必经的猴子谷设伏,土匪埋伏在猴子谷两面山坡,等待飞虎队进入他们的伏击圈。飞虎队在进入猴子谷前,陈凯戈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深谷两边的山坡,他发现灌木丛小树叶在轻微晃动,又发现灌木丛中土匪刺刀的反射光,他立即进行战斗部署:“大家注意,在我们前进的左侧山坡有土匪埋伏。猎狐,你赶快抢占右侧那个山岗,用狙击枪消灭土匪的机枪手。林其正带领五名队员正面佯攻,我带领其余队员绕到土匪背后发起突然攻击,行动!”

佯攻队员密集的火力吸引了土匪的注意力。陈凯戈带领主力快速摸到土匪屁股后面发起猛攻。土匪调转两挺轻机枪还击,猎狐瞄准土匪机枪手,随着食指轻轻一勾,土匪机枪手脑袋开了花。白狐参谋长感到伏击不成功,不是飞虎队的对手,带领土匪撤回到藏匿窝点老牛场。他走进帐篷:“报告司令,这次伏击我们消灭了六名共军,其余逃回柳叶镇”

听到白狐参谋的报告,座山虎感到浑身清爽、轻松、舒畅。“好啊,一次消灭六个共匪,在伏击他三次,这个小分队不就完了吗”

司令,我们下次消灭他十个,两次伏击就将他们全部报销

白狐出去后,江笑秋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弟兄我真是佩服,说假话,撒谎脸不红,心不跳,那么的淡定,坦然。他们能消灭两个共军就不错了”

“特派员,我们又没有亲眼见到,谁说的清楚”

“对,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在现场,所以他们可以随便糊弄我们”

 

 

你是第5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