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固守傣寨

 

1949129日,卢汉向全国发布通电起义,电文赞颂人民解放,大义昭然,举国夙已归心,仁者终于无敌,抗战八年,云南民主思潮,普遍三迤;揭露国民党反动政府私心滔天,排斥异已。地方民众武装,剥夺殆尽;全省行政首脑,形同傀儡。以特务暗探,钳制人民之思想;以警察宪兵,监视人民之行动。

电文内容使蒋介石很恼怒,他急调嫡系滇东第八军,滇南第二十六军围攻昆明,切断了昆明对外的交通线,昆明形成一座孤城。

刘邓首长命令贵州杨勇第五兵团一部昼夜兼程急援昆明,二野、四野也相继入滇,歼灭第八军、第二十六军大部。一月二十二日,堵击西逃之敌的元江战役,解放军三十七师、三十八师、边纵第一支队一部歼灭国民党第八军,生擒第八军军长曹天戈、参谋长杨也可、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兼第八兵团司令汤尧。漏网之鱼第八军237709团团长李国辉率官兵八百余人,企图窜往西北卧虎岭与座山虎会合。

独立一团三营遵照滇桂黔边纵队党委的指示,在羿岱县细丫口一带阻击第八军残部与座山虎会合,同时为解放军进剿卧虎岭土匪清除障碍。

细丫口是夹在哀牢山东麓与红河西岸之间的狭长地带,是柳叶坝和羿岱县县城之间的门户和咽喉。三营教导员石雷和营长刘志坚经过察看细丫口一带地形,认为小抱垴村是扼守其门户和咽喉的理想阵地。小抱垴村背靠哀牢山,村子东、西、南三面居高临下,寨子周围筑有围墙,水田环抱,稻田里没膝的烂泥可以迟滞敌人的进攻速度。

卧虎岭庄园议事厅,江笑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支香烟,来回徘徊,不时将烟屁股塞进嘴里,猛吸一口,像汽车排气管喷出的一股白烟,她在思索如何说服座山虎和第八军残部会合事宜。她身子转向座山虎:“司令,台湾电告,令第八军余部一个团到卧虎岭同你会合,望你同他们精诚团结,齐心抗共。”“既然是台湾的安排,那台湾给我拨军饷来啊!一个士兵一个月的吃喝拉撒最少也得要十个大洋,一个团一个月就要一万个大洋,谁能负担得起?” “司令,你就别装穷了,几十年来,你在茶马古道收取的保护费和羿岱县的大烟税,折合黄金起码也不下两吨吧?养一个团还不是九牛一毛。算账也得有战略眼光啊!如果共产党攻下你卧虎岭,你那些财产还能保得住吗?第八军可是久经沙场的精锐之师啊!他们在北伐战争中一举攻占长沙、岳州、汉阳;参加过中原大战;抗战时期参加过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淞沪会战;淮海战役参加陈官庄决战,论战斗力,你们十个弟兄恐怕也抵不上他们一个。你和他们联合,才能抵御共军的进犯,保住你那些财产,地主为保护财产还养家丁呢,你花小钱保大钱还不划算吗?就算是你养的家丁也得管饭啊

“他们怎么会想到我这儿来?”

“他们在滇南战役中失利,只剩下军部和一个团了”

“哦,败军之将,还以一当十”

“司令,你看问题的观点就片面了。我问你一个简单问题:狮子是不是很凶猛”

“还用问,当然凶猛啰”

“据动物学家研究,老虎和狮子从两者的生理对比,老虎有战败狮子的许多生理优势,老虎的心脏容量比狮子大;老虎犬齿的咬合深度比狮子多两厘米,老虎生性狡猾,狮子憨厚,有人组织过多次狮虎斗,每次都是老虎战败狮子,难道就因为狮子被老虎打败,狮子就成了怂包?,如果狮子被绵羊打败那当然是怂包。”

座山虎被江笑秋驳斥的哑口无言,也被她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的心悦诚服:“好吧,就请他们到卧虎岭来。”

江笑秋说:“细丫口是第八军余部进入卧虎岭的必经之地,哪里是一道关口,你要多派些弟兄去接应。

“特派员,即使第八军不经过哪儿,我也要派重兵去占领细丫口,那里是阻止共军进入柳叶坝的隘口,如同一道铁门,我派重兵扼守在那儿,友军要经过,我把门敞开,共军要经过,我把门闭上,哈!哈!,妙哉,妙哉。参谋长,你率领四百弟兄去占领细丫口。”

独立一团三营一月六日集合部队进驻小抱垴村。营长、教导员带领全营连排干部及基干队负责人现场熟悉地形,部署战斗任务,拟定了依靠党团,发动群众,利用地形,发挥优势的作战方针。营教导员石雷召开党员、团员动员会议,传达战斗计划,要求党团骨干在战斗中冲锋在前、退却在后、轻伤不离战斗岗位、 重伤不叫喊,为了阶级和人民的解放不怕流血牺牲,树立克服困难,敢打必胜的信心。营部组织群众宣传员到各家各户向傣族群众宣传,告诉群众人民解放军已经入滇,国民党在云南的精锐部队第八军、第二十六军在滇南已经被歼灭,土匪的靠山已经倒了,土匪一定会被消灭。

鉴于敌数倍于我,营长刘志坚要求指战员要充分利用村边土坎、田埂、民房和围墙掩蔽身体,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一月六日下午四时,匪参谋长率领的四百多名土匪用重机枪和轻机枪掩护,大声吼叫:“谁先冲上去赏十个大洋;活捉一名共军头目赏一百个大洋;活捉女共军赏给你做老婆”,从东、北、西三个方向向小抱垴村扑来,战士沉着迎敌,靠近到二十米左右,营长大吼一声:“打”轻重机枪、步枪、手榴弹隆重“款待”来袭土匪,营长用步枪瞄准嘶哑吼叫土匪的脑袋,砰的一声,脑袋开了花,倒在水田里,土匪慌乱地退回到进攻原地,

村里的傣族群众把家里的大米以及鸡、鹅、鸭、蔬菜、木柴凑起来送到部队厨房,帮助伙房烧水煮饭做菜。

“同志们,下轮土匪进攻我们首先击毙冲在最前面的土匪,这样土匪进攻就会畏首畏尾,瞻前顾后,给敌人造成心理压力”营长想出了枪打出头鸟的妙计。

土匪第二次进攻人数减少了一半,他们很清楚,水田里行动缓慢,增加了对方的射击命中率,人多伤亡会很大。土匪的机枪打到围墙上尘土飞扬,战士们无法抬头,营长挑选两名枪法好的战士,隐蔽在老乡土掌房楼上,从窗户口向土匪的机枪手射击,土匪还没有弄清枪声的方向,两名机枪手就被清除了。没有机枪掩护,土匪还是向三营阵地猛冲,冲在最

前的几个土匪应声倒下,其余土匪东张张西望望,犹豫不前,匪队长大喝一声:“谁敢停下来就毙了他!”土匪逼迫继续冲锋,三营的火力虽然不是很密集,但是打的很准,一枪报销一个土匪,接连十几个土匪被中弹倒下,不得不暂停进攻。已接近黄昏,傣族老乡和政工队的女同志通过土匪的火力封锁线,冒着敌人密集的子弹,把香喷喷的糯米饭团、鹅肉、鸭肉、鸡肉送到了每位干部战士手里。

一月七日,匪参谋长令一土匪快马赶到卧虎岭要求增加兵力,座山虎不息血本,又派三个大队增援小抱垴村,驰援土匪赶到时已天黑。土匪们不顾鞍马劳顿,立即向三营发起进攻,

傣族老乡站在土掌房顶,居高临下,把点燃的松树明子甩到土匪阵地,熊熊燃烧的松树明子把土匪进攻阵地变成了白昼,土匪在亮处,三营在黑暗地,形成我能见敌,敌不能见我的有利态势,三营趁机向土匪阵地发起猛烈攻击,土匪只能招架,不能还手,二十几个土匪丧命。

几位年长的傣族老人提出将寨子各户的隔墙打通,便于在各间屋子机动转移,土匪进入就成了迷宫,部队同傣族老乡用锄头挖通了所有房屋的隔墙,这一建议在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月八日,土匪发起最后一次进攻。三营抽出二十多名机敏的战士,两人一个小组,小组隐藏在寨子房屋的隐蔽角落,利用窗户口向来袭土匪打冷枪,土匪进门搜查时,小组又从打通的隔墙转移到另一幢房子,使土匪陷入迷宫般的寨子里。

二营小分队听到小抱垴村枪声,派人侦察,得知三营在小抱垴被围,便组织突击队于九日夜渡过孟龙江,十日拂晓从小抱垴后山突然袭击敌人。敌人以为我大部队援兵已到,慌乱起来,三营派一个排佯攻土匪指挥所,土匪慌乱撤退。

小抱垴战斗敌我之比约为六比一,我军浴血奋战四天四夜,牺牲一人、负伤一人、毙敌五十余人,取得辉煌的胜利。

 

你是第29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