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幽谷裸尸

 

早晨,太阳像个要出嫁的大姑娘,羞答答地露出半个脸来。过了一会儿,太阳全露了出来,它由深红色变成了浅红色,它把云朵染成了玫瑰色。

“阿翠, 阿芳,起床喽,太阳晒到屁股了!” 一大清早阿咪就把女儿叫起来。这段时间,接连下了近半个月的雨。这样的天气,山上各种野生菌都会破土而出。头天晚上阿咪就给阿翠交代好,第二天早点起床,上山拾菌。阿翠  阿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穿好衣服,提着竹篮子,穿过柳叶坝一望无际金灿灿的稻浪,向西边的哀牢山原始森林走去。虽然是早晨,坝子的气温仍然在四十度以上。姐妹两走到山脚,在香蕉林里坐下休息,养足精神爬山。短暂休息后姐妹两开始向山腰攀爬,那里是拾野生菌的最佳海拔高度,海拔太高气温低,不利野生菌的生长,海拔太低气温高,也不利野生菌的生长。一小时左右,姐妹两到了山腰地带,早晨的哀牢山森林,薄雾缭绕、白纱般的柔柔地漂浮在空中。树木静静地站在蔚蓝的天空下,张开双臂,迎接阳光。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重重叠叠的枝叶照进来,斑斑驳驳地洒落在草地上。草地上闪烁着晶莹的露珠,散发着青草、鲜花和湿润的泥土的芳香。各种各样数不清的小花竞相钻出泥土,白的、红的、还有黄的,如繁星闪烁,让林中的大地闪耀出五彩缤纷的活力。这样的环境最适宜野生菌的生长,阿芳用敏锐的目光在森林草丛中搜索,姐!这儿有一朵青头菌” “接着找,野生菌是成群生长的” 果然,在这朵青头菌周围草丛中又发现几朵翡翠般的青头菌,姐妹两兴奋异常,忘记了爬山的疲劳。

阿翠惊叫着:“哦呀!这里有好几朵金黄色的牛肝菌” 姐姐也收获不小。她两继续沿山腰寻找,来到一片茂密的松树林,姐妹两几乎同时惊讶的叫起来,“干巴菌!” 松树脚四周有五朵干巴菌。

干巴菌是野生菌之王,菌中极品,味道极其鲜美,价格昂贵。哀牢山中的野生菌,给当地农民带来巨大财富,是乡民财路之一。每年这个季节,乡民都到山中拾菌,拿到镇上卖,柳叶镇是元江双柏、镇远、峨山四县的枢纽,外来人员多,野生菌很畅销。

“姐,我口渴了!” “前边那条箐沟可能有水” 她们走了几十步来到箐沟,果然听到溪水发出潺潺湲湲的流水声,两人用手捧起一饮而尽,溪水清澈甘甜。“死人!” 妹妹惊叫起来。姐姐顺着妹妹手指的方向,箐沟上面的林子里横七竖八躺着五具赤身裸体的男尸。听到惊叫声,附近拾菌的男男女女都好奇的围过来。胆小的把头扭过去。

乡亲们都很好奇,这个地方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这些人到底得罪谁了。

一个中年妇女发现树林里有鼓鼓囊囊的麻布袋“看,大麻布袋,里面好像装满了东西”

一个小伙子兴奋的叫起来:“这回我们发财了,里面肯定是值钱的东西”

“别做梦讨媳妇,光想美事,小心犯法”

有人提出亲自过去看看,但是人死一只虎,谁也没有那个胆量,毕竟是一大堆尸体,全身血迹斑斑,一个个开始溜走了。

“慢!我们不能这么走了,得去向政府报告,还有柳叶镇的解放军” 一个中年妇女提醒大家。

“你们去报告,我要回去了”

“小伙子,你别想溜,这里留下了你的脚印,听说公安局抓杀人犯就是看脚印,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向政府报告,政府就认为你做贼心虚”

“你们不是也有脚印留下来啊”

“我们可以互相证明啊,你不去,谁给你证明?”

“我去,一定去”中年妇女这么一恐吓,小伙子害怕了。

“走,去政府报告,大家也没有白走,我们报告完后可以顺便在镇子上把这些菌卖了” 中年妇女说。

这热心的中年妇女俨然是这一伙人的领导,带着大家下山到柳叶镇。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小罗接待了大家,给每个人倒了杯开水,递到他们手里。中年妇女讲述了发现男尸的整个过程,办公室主任小罗有选择性的记录有价值的信息。

“你们先回去,我会把你们反应的情况给区长汇报的” 小罗说。

“哦!差点忘了,还有些鼓鼓囊囊的麻布口袋,里面可能装有什么货物,现在是雨季,不赶快把他运回来就会被雨淋坏了” 中年妇女做了补充。

离开镇政府,大家又去向飞虎队详细报告了情况,即使不向飞虎队报告,镇政府也会和他们沟通的。

猛虎团攻下卧虎令后,为防止坐山虎残匪反扑,飞虎队一直留在柳叶镇。这里是羿岱县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征收的几十几万斤公粮也还没有运出去,这里必须有一支战斗力强的部队。

飞虎队和镇政府的镇长,基干队长及两名基干队员,十匹骡子赶到案发现场,陈凯戈解开麻布口袋,里面是压缩茶饼,共计二十袋;遇害者二十多岁,两名腹部右侧中弹;三名前胸中弹。还发现没有枪栓的五支步枪。

根据现场勘验,陈凯戈推断现在的死者地点不是第一现场。结论的理由是:压缩茶饼只有普洱生产,这些茶是由普洱运来的,普洱到案发现场四百多公里,有二十袋压缩茶饼,这么多茶饼和这么远的距离运茶不可能是人力,而是驮队,而驮队只能走茶马古道,不可能来这人都很难走的地点。案发现场就在茶马古道下面一百米左右。陈凯戈建议:“我们到上面茶马古道看看” 大家往上爬行了一百多米,来到一个山谷,两旁峰峦挺峻,怪石嶙峋,苍松覆壁,空气凉爽而清新,浮动着一抹淡淡的半透明的雾气,几声婉转的鸟鸣声带着清脆的尾声袅袅地从雾中飘来。茶马古道穿过山谷向前延伸。陈凯戈重现案发现场:“袭击者在山谷右侧埋伏,运茶叶的驮队由南向北行进,当到达伏击圈时,开始向驮队用步枪射击,先有两名马哥中弹,当发现遭伏击时,活着的三名马哥向袭击者还击,不幸都中弹身忘,袭击者移尸到第二现场。以上推断的理由是:普洱茶叶只可能由普洱向北到西藏,不可能向南;袭击者在山谷右边即东边设伏的依据是,有两名马哥是腹部右边中弹,按驮队前进方向,腹部右边就是东边山谷;之所以说有三名马哥进行了还击,是因为他们是胸部中弹,说明他们是面向袭击者还击” 陈凯戈爬上右边谷坡,仔细勘察,发现‘大重九’香烟壳。

他向大家招手,所有人都上到右边谷坡,“你们看,这是大重九香烟壳,大重九卷烟是昆明卷烟厂出品的,这个品牌创建于1922年,是为纪念云南响应辛亥革命的重九起义而创建的,在当时,是相当有纪念意义的。马哥一般是抽草烟,不抽这种价格昂贵的香烟。这里还有一片干透的泥土,陈凯戈拿起这片泥土两面观察,其中一面有解放军制式军鞋鞋底的防滑花纹。他判断鞋底的泥土是在江东片嵌入鞋底的,这种粘性泥土只有红河以东才有,然后穿这双鞋的人到了红河以西,这时嵌入鞋底防滑花纹凹槽里的泥土已干透,体积收缩,必然从防滑花纹凹槽里掉出来。穿解放军制式军鞋的人应该衣服也是解放军军装,但是红河西片的猛虎团和飞虎队就从来没有来到这茶马古道的山坡上,也没有来到这山坡的任务,很可能是叛军三十四团王霄云的人,卢汉起义时他们换装解放军的军服,在攻打老虎山打扫战场时,发现他们开挖的战壕里有地下水和士兵反复踩踏地面形成的烂泥,鞋底的泥土是在战壕里嵌入防滑花纹凹槽里的,所以伏击驮队马哥的人应该是王霄云部残敌。

陈凯戈还在草丛中还发现很细的烟丝,他确认烟丝不是香烟里掉出来的,是大烟筒专用烟丝,香烟烟丝比大烟筒专用烟丝腰粗。他用火柴点燃烟丝,烟气甜香,根据烟丝色泽金黄,烟气甜香,判断烟丝生产地是江川县,江川是“云烟之乡”的发源地,日照、气温、降水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为优质烟叶奠定了基础,只有江川才能生产出这样的优质烟叶。王霄云是江川人,他在家乡招了一些江川籍士兵,这烟丝很可能是江川籍士兵的,这进一步证实伏击驮队马哥的应该是王霄云的人。“我们是不是到前面东瓜林村子去了解一下”镇长提议。“好啊,我也是这样想的” 陈凯戈完全赞成。

大家来到东瓜林村,村口有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菜地里拔杂草,大家撸起袖子帮老人拔草。镇长问老人:“老大爷,近两天附近听没有听到枪声?今天早晨听到了枪响了一阵”

“枪响了多长时间?陈凯戈问。

“一袋烟功夫吧”

“是连续响,还是断续声” 陈凯戈进一步问。

“冷一枪,热一枪”

陈凯戈判断,这是用步枪互相对射。

 

 

你是第7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