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神秘驮队

 

勘验现场结束回到柳叶坝,陈凯戈还在继续分析案情:“袭击者不要茶叶,也不要马哥的枪,而是骡马不见了;托架不见了;剥光死者衣服,说明他们要托架骡马死者衣服,他们要这些东西干嘛?答案只有一个:‘逃命’要这些东西无非是要扮装一支驮队为掩护。同时,用骡子驮运他们逃命中需要的粮食弹药。只有长途爬涉才需要驮队,那他们会逃往哪儿啦?往北边?不可能,那是中国内地。现在全国都是共产党的天下,全国都在开展轰轰烈烈的剿匪战斗。哦,他们是有一条逃生的路,像国民党在云南的九十四军,二十六军,被陈赓部队在滇南歼灭后,剩余的残敌逃到泰国缅甸、老挝三国交界的勐棒。杀害驮队马哥的很可能是王霄云的34团叛军残敌。根据东瓜林村老人提供的情况,从案发开始到现在下午一点,将近六个小时,他们路上需要驮运的粮食,武器弹药应该是在抢驮队前就事先准备好了,隐藏在某个地方,抢劫驮队成功后立即出发,也就是他们已经走了将近六个小时的路程,但是刚抢来的骡子对陌生人会有逆反心理的,人和骡子的磨合还要一个过程。从而影响行进速度。现在开始出发追击还来得及

陈凯戈命令飞虎队集合:“集合!” 听到集合的口令,飞虎队员英姿飒爽,齐刷刷的在院子里站成一排,等待队长下达任务。

“现在有一股人数不祥的叛军,伪装成驮队,沿茶马古道向国境线逃窜,企图越境逃往东南亚某国,我们现在立即急行军展开追击,出发!”

小分队差不多是小跑步了,陈凯戈还是“快!快!快!” 的不断催促。敌人已经先于飞虎队六小时出发,要追赶上是要相当快的行军速度的。陈凯戈从腰间帆布包里掏出十滴水,给每个队员喝一点,防止中暑。从镇上到哀牢山脚六公里,飞虎队不到四十分钟就走完了。队员们立即开始爬山,直奔山腰茶马古道,一个多小时爬到山腰,进入茶马古道。经过柳叶坝那六公里的距离,由于温度超过40多度,队员水壶的水已经喝光了。队长见前面山箐里有溪水,“抓紧时间把你们的水壶灌满水,途中我们没有时间烧水做饭,只能吃干粮喝冷水了” 队员水壶全部灌满水后,他给每个水壶塞进一粒‘净水片’,然后命令队员继续急行军,速度也进一步加快,因为茶马古道沿哀牢山腰,一年中气温大部分时间在二十五度上下,空气清新,空气中含氧量高,所以虽然行军速度快,但是并不感到很累,队员个个精神饱满。沿途飞虎队不断超越同方向的驮队,身边经过的每个驮队陈凯戈都仔细打量,一直没有发现要寻找的可疑驮队。按飞虎队的行军速度,应该离目标不远了。

大个子三斤半问队长:“这叛军换成马哥的衣服,我们怎么辨认他们?”队长给大个解释:“叛军34团是个保安部队,任务是镇压工人农民运动,维护社会治安,所以常年大部分时间住在城里,对野外不熟悉,对马帮更是生疏。马帮生活中的规矩礼节是很多的,很复杂的,我们稍微注意每个驮队的行为,就很容易把他们鉴别出来”

“队长,干粮快吃光了” 三斤半捞捞干粮袋发现剩下的炒米面一顿都不够吃了,有些着急。“不要紧,这哀牢山野生动植物非常丰富,野猪麂子、熊、野兔、竹鼠……还有野生蘑菇、甜菜、蕨菜、苦刺花……现在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就动手,三人一组,每组之间距离不要太远,以便遇到敌情互相支援,不管有没有收获,一个半小时回到原处

杨图灵发现茶马古道坡上有一片竹林:猎狐,看看这里有没有竹鼠洞 “你傻啊,竹鼠喜在安静、阴暗、清洁、干燥的地方,这里离茶马古道才几十米,驮队来来往往,竹鼠能在这儿吗?”

“这学问还蛮深呢” “当然啰,你要捕猎动物,就得知道它的生活习性和活动规律,你要采集蘑菇,就得知道它的生长环境”

大家按队长的时间规定准时回来了,收获不小,有山鸡竹鼠、野兔、蘑菇、蒲公英……

于是整个小分队都忙碌起来,杀山鸡竹鼠、野兔的;洗野菜蘑菇的;树林里拾干柴的,没有一个人闲着。不一会儿,山鸡竹鼠、野兔宰杀完毕,野菜蘑菇清洗干净。在林子一块空地上燃起一堆熊熊大火,大家围着火堆席地而坐,树枝穿着山鸡竹鼠、野兔在火焰上烤的兹兹响,香气四溢,饭盒里煮着野菜蘑菇。队长用匕首将烤熟的肉割成块,每人面前一份,盛满野菜蘑菇的饭盒在队员中传递,轮流品尝鲜美的野菜蘑菇。在这深山里吃着野味别有一番情趣。

夜深人静,队员穿着胶布雨衣睡在林子里。他们比马哥更辛苦,驮队一般都有帐篷,用垫马背的毛毡铺在地上,可防潮保暖。

茶马古道的马哥鸡叫头遍就起床,飞虎队也必须在这个时候起床,以便侦察来往驮队的情况。

鸡叫三遍,驮队出发了,飞虎队也跟在驮队中同行,这时天刚亮。“队长!”江水深一边叫队长,一边用食指指向前方。陈凯戈向手指的方向远望,前面有一驮队,似乎人比骡子还多,每个人都配有武器,还有冲锋枪。陈凯戈一挥手,大家紧跟队长,钻进森林,保持和茶马古道约三十米的距离,向前面的驮队靠近,在离可疑驮队约三百米的距离时,陈凯戈用望远镜观察,有十匹骡子,约三十人。一般驮队马哥最多五人。陈凯戈认为这就是袭击驮队,杀害马哥的叛军残敌,骡子数正好和被袭击的驮队骡子数一样。他准备跟踪到天黑,不轻易下结论。飞虎队一直跟踪到中午,茶马古道的驮队都陆续开午饭。马哥们从驮上取出糌粑和酥油茶,烧锅开水,冲泡酥油茶,用开水揉点糌粑,吃点糌粑,喝口酥油茶。而这支与众不同的神秘驮队,却架起柴火做米饭,真正的驮队中午是不做米饭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支神秘驮队破绽接连露出,米锅里面的水已经烧开了,还在继续添柴火,马哥煮米饭水一开就立即撤掉柴火,让炭火的余热煮熟米饭,米饭会有一层金黄色的锅巴。水开还不撤掉柴火,锅底的米饭会烧焦,很难吃。饭熟后他们开始开饭了,舀饭是饭勺一插到底,而马哥添饭是从表面一层一层往下舀,而且第一碗饭必须由马哥头添给大家,这伙人是围着饭锅你争我抢。吃完饭,一个个嘴里叼着香烟,而马哥都是吸大烟筒。

陈凯戈用望远镜观察垛子,也发现了疑点,垛子上左右两边绑着木箱,按马哥的行话叫硬包装,这是不允许的,如果木箱碰到路边崖石,马会受到惊吓而出事故。

事情已经很清楚,这支驮队就是叛军无疑。陈凯戈示意大家向这支神秘驮队隐蔽接近,在距叛军五十米处停住,陈凯戈开始布置任务:“大家依托树木隐蔽身体,我向他们喊话,让他们投降。如果他们愿意投降,猎狐和山猴子在原地用狙击枪和步枪掩护掩护,其余的人去受降,受降的几个同志要由侧面靠近叛军,以便猎狐山猴子正面射击敌人。如果不投降,我们在这里向他们发起猛烈攻击

“前面的假马哥,你们不是马哥,是三十四团的人,你们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们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话音刚落,叛军的子弹就向飞虎队雨点般飞来。“猎狐,用狙击枪干掉机枪手和端冲锋枪的敌人猎狐一枪一个先后击毙叛军两名机枪手和三名端冲锋枪的敌人。由于狙击枪远比机枪和冲锋枪的射程远。敌人对猎狐的狙击枪毫无办法,一个个被击毙。而却打不着猎狐。这样耗下去只会一个个倒在狙击枪口下,这伙叛军只得举手投降。飞虎队缴了他们的枪。这支队伍原来是一个连,经过几场战斗,就剩这点人了,连长叫普德明。“你们为什么没有去投靠坐山虎?”陈凯戈问普德明,“我是普洱人,父亲年轻时是一个驮队的马脚子,按习惯,马脚子干满三年,马哥头会送一匹骡子给马脚子自立门户。我父亲于是得到一匹骡马,用它给人驮货物,驮队逐步壮大,后来从普洱运茶叶到西藏经销,成了富商,我父亲拒绝给坐山虎交保护费,驮队就遭到坐山虎的土匪报复袭击,所有马哥被杀害,茶叶被抢,我父亲气绝身亡,所以我拒绝去投靠坐山虎”

 

 

你是第1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