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章 花街接头

 

鸡叫三遍,阿咪一骨碌爬起来,梳头,洗脸后到厨房,生火烧水,将头晚泡透的糯米滤干,倒进竹蒸笼,把蒸笼放进沸水锅里,蒸锅放进两个腌鸭蛋,一会儿,蒸笼冒出糯米饭芬芳扑鼻的香气。她端出蒸笼放到桌上,用勺捞出滚烫的腌鸭蛋,投进事先准备好的冷水里。

然后倒干蒸锅里的开水,倒入菜子油,滚油冒起了小泡泡,滋滋的响。等到油完全烧开,快要冒烟时,油的气泡已散尽,便将蔑箩里的干黄鳝倒入油锅,满屋子弥漫着油炸干黄鳝的香气。花街节女儿给情人的美食全部备齐后。她坐在竹椅上打盹儿,等天亮叫醒女儿。这时,启明星仍在深蓝色的天幕上闪烁发光,像高悬的一盏明灯。

咣当一声,阿爸打开房门,准备下秧田除杂草。她惊了一下,从梦中醒来。阿依,阿依,该起床了,阿咪轻轻地呼唤着女儿起床。

阿依听到阿咪的叫声,从睡梦中惊醒,睁开慵懒的眼睛,挠挠散乱的头发,伸个懒腰,打个呵欠,慢条斯理的下了床。

天已渐亮,太阳从红河东岸的神女峰露出半张脸,染红了她旁边的云朵。柳叶坝一层层薄雾使远处的哀牢山忽隐忽现。

在阿咪的指导下,阿依开始梳理秀发,穿上节日盛装,手戴银镯、耳带银耳环、等饰物。

阿咪用翠绿的香蕉叶包裹捆扎糯米饭腌鸭蛋油炸干黄鳝。又从衣柜里取出香荷包、花手帕等礼品,将这些美食和礼品放进精制的秧萝里,挎在女儿的腰间。美女配靓装,今天阿依显得格外漂亮。她头带黑布帽,帽的上沿和下沿之间钉着一圈红布带,布带上缀满银饰,帽的前额下沿缀有两行菱形银坠饰,两侧是红樱穗。身穿无袖圆领黑底短褂,圆领镶嵌雪白的银泡,领下沿一圈品红色银泡点缀,品红色银泡圈下沿是一圈倒三角形锯齿银泡,胸前是层叠的五行雪白菱形银坠。腰系红、黄、品红彩色花腰带。下穿黑筒裙,裙摆是红、黄、、绿、品红五圈彩色带。她戴上鸡斗笠,邀约她的小伙伴去‘碧草甸’赶花街。‘碧草甸’在柳叶坝北边,是一块可以容纳上万人的草坪。周边是芒果、香蕉、树冬瓜等热带水果的混交林。太阳已升起一竹竿高了,身穿节日盛装的小卜少和小卜冒三五成群从柳叶坝的四面八方向‘碧草甸’汇集。小卜少们各自找一块如意的地方,席地而坐,从肩上取下精致的秧箩放在面前,等待意中人的到来。小卜冒吹着金竹笛,在小卜少中来穿梭,就像市场上挑选商品一样,寻觅心爱的人。

今天,杨图灵比小卜少和小卜冒起床还要早。但他不是因为忙去赶花街,是因为头一天他截获了一份从台湾保密局发给江笑秋的电文。他苦苦思索了一天也没有里出个头绪来。晚上躺在床上半睡半醒的继续琢磨,直到接近天亮才把这封电文琢磨出来。他要及早给队长汇报。其实队长比他还着急,比杨图灵还起的早。见到杨图灵就问:“图灵,昨天截获的那份电文怎么样了?” “队长,我正要给你汇报呢” 杨图灵在电台桌子上拿起一张电报纸递给队长。上面是截获的电文密码及破译密码对应的中文:“花街接头” “你是怎么破译出来的” “队长,首先要从电文格式入手,电文格式和我们写信的格式是一样的。第一行一般是称呼,xxx军;xxx师;xxx团等部队番号;xxx人,电文第一行是三组密码,也就是三个汉字,所以电文是发给一个人的,而不是发个某个部队的,因为部队番号一般至少七个字,如:陆军第三十二团。电文第二行是四组密码,这是正文,正文一般要根据以往破译的成果或当时战争态势猜测。如:美日中途岛海战,日本海军电文频繁出现AF这个词,

美情报部门猜测是日本要进攻中途岛,其依据是中途岛对长航程的跨太平洋飞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备降机场,谁控制了它,就能保障战争中的物资补给。因此频繁出现的AF这个词就是中途岛。我对正文的破译是根据以往破译的成果。这个花街接头的‘花’字密码,出现在老将给驻守在黄河附近的新八师催促花园口决堤,以阻止日军西进的电文中,当时被我方破译;这个花街接头的‘街’字密码,是去年特务为破坏新中国建国庆祝大会,发给执行特务令其在XXX‘街’驾迫击炮的电文破译的;这个花街接头的‘头’字密码,在国民党军队的电文中出现就更频繁了,如:XXX先头部队,所以早就被破译了” “那么这个‘接’字怎么破译的呢?” “你看:‘花街X头’四个字中其中一个字没有破译出,是很容易猜到的。就像我们写文章,总是难免写漏一个字,但是一句话漏掉一个字,并不影响我们对这句话的理解,很容易把漏掉的字给补上” “怎么判断这份电文是发给江笑秋的,名字是三个字的特务不止她一个啊?” “依据是‘花街接头’四个字。云南赶花街的花腰傣民族有三个地方,一个是羿岱县的接壤的元江县,另外两个在羿岱县,就是柳叶坝和漠沙,元江和漠沙都在我的电台监听范围,从来没有发现电台信号,只有江笑秋有电台,而且她的活动范围都在卧虎岭及附近。江笑秋的电台功率限制不能向台湾发报,只能接收台湾的发报,给台湾的情报还要靠人工传递”

“图灵,我们两个身穿花腰傣小伙子的民族服装到‘碧草甸’去侦察,你是情报专家,多留点神。既然是‘花街接头’,那么接头人应该是一男一女,男扮小卜冒,女扮小卜少,以择偶的方式传递情报。” “队长,怎么辨别谁是来接头的,谁是真正来挑选意中人的?”

“花腰傣不论男女,与其他民族最大的区别是眼微凹,脸的皮肤很白,但是带煞白。花腰傣民族说汉语很像广东人说话,到时随机应变”                       

“图灵,墙壁钉子上挂着的布口袋是花腰傣小伙子穿的民族服装,我们赶快换衣服,立即出发。还有,过江龙是柳叶坝当地的花腰傣民族,我已批准他便装去赶花街”

两人换完装后半小时就赶到‘碧草甸’。 草甸上坐满了身着节日盛装的小卜少,每人面前摆着一个精美的秧箩,里面装有香荷包、花手帕等礼品。小卜冒们吹着金竹笛,在小卜少中走走停停,双眼扫视着小卜少。水深身着花腰傣小伙子的民族服装,打扮成一个英俊的小卜冒,他在阿依身边停住了脚步,向阿依投去爱慕的目光,阿依也向他含情脉脉暗送秋波,眼疾手快的水深从阿依摆着的秧箩中取走香荷包和花手帕,向草甸边的芒果、香蕉林走去,阿依跟在水深后面。太阳光下的树影由长变短,已经移到树脚,草甸边的果林中,江水深和阿依这对恋人互诉衷肠。太阳偏西,阿依从秧箩中拿出糯米饭腌鸭蛋油炸干黄鳝,吃着二人人生难忘的晚餐。江水深给阿依右手戴上银镯。

陈凯戈和图灵模仿小卜冒在小卜少中来回穿行,不过他们不是来寻花问柳的,而是找出接头的人。他们在小卜少人堆中来回走了几遍,一直未发现可疑的人。他两改变策略,假装要回去了,钻进草甸东边的香蕉林,观察草甸中的情况。过了约半小时,

草甸南边的香蕉林中,走出一个小卜少,在草甸中席地而坐,一个小卜冒走到她旁边,盯着她好一会,貌似看上这个姑娘了,但是没有取走姑娘秧箩中的定情礼物,就离开了,继续在小卜少中穿梭,最后离开了花街。“图灵,这个人有点可疑,靠近仔细观察,一定要记住她的特征” “队长,你放心,我的脑袋是相机胶卷,眼睛是摄像头,忘不了” 杨图灵仔细观察他的服饰,发现他的筒裙下摆有两圈由红绿色小三角形组成的锯齿形彩色条带。他觉得这两圈锯齿形彩色条带有些特别,这可能隐藏着什么秘密,他默记了那些红绿色小三角形的相互位置。

陈凯戈和图灵假装在寻找意中人,仔细观察这个特殊的小卜少。陈凯戈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脸上,杨图灵则注意力集中在她筒裙上。

草甸的卜少、卜冒成双成对陆续离开,没有找到意中人的直接回家了。这个特殊的小卜少也离开草甸,陈凯戈和杨图灵在她后面保持了足够的距离尾跟。她去到柳叶镇上,进了一家小饭馆。陈凯戈和杨图灵也大摇大摆走进饭馆。用傣语叫道“老板,来一盘生腌肉,一盘酸笋,一盘干黄鳝”

“好的,马上上菜” 老板应允道。

被跟踪的卜少点的是辣椒炒肉、酸笋,没有点生腌肉,干黄鳝这两道花腰傣最爱吃的荤菜。

饭后她走进镇子一家照相馆,一直没有出来,这家照相馆是她的职业掩护。

可以确定她是接头人,但是没有理由拘捕她。她和那个假卜冒没有接头和传递情报的任何举动证据。这使陈凯戈和杨图灵百思不得其解,对她也毫无办法。

 

 

你是第12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