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逼敌出洞

坐山虎和江笑秋一伙冲出包围圈后,沿哀牢山东侧向北逃窜,一个小时后来到梨花村,村子是一个三十余户的彝族山村。江笑秋盯着村寨沉思,她是一个鬼心眼特别多的狠毒女人。不知道这时又在设计什么毒招。“司令,到村子里看看” “我的特派员啊,共军都快追到屁股后面了,你还有心思去村子里” “正是因为要摆脱共军的追击,才去村子里” 她手一摆“走!” 坐山虎只好跟着她进到村子里。她喝令半边脸,“带着弟兄们去把全村的老百姓赶到村子东边那块空地上” “好!弟兄们,去把老乡从家里赶出来” 半边脸带领十多个土匪挨家挨户敲门。“赶快到村东头集合,不出来就扔手榴弹进来了” 村民一个也不敢违抗,全部从家里赶到空地上。江笑秋站在一块石头上:“乡亲们,不要怕,我们是请你们村的男青年帮我们办件小事,只要大家配合就没有事,如果不配合的话…… 她右手捂着腰间勃朗宁枪把。老乡理解她这一动作的意思。见到老乡有些畏怯,她开始摊牌了:“所有十八岁至三十岁的男人站出来” 老乡不知道她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在这个年龄范围的男青年迟疑不决。她干脆从腰间掏出手枪:“快点,快点” 男青年只好冷一个,热一个的站出来。他估计了一下,已有近四十人了。“人够了,其余的就不要站出来了” 她低语给半边脸交代,

半边脸如获上方宝剑:“出列的男青年和弟兄们跟我来” 他把这伙人带到村西边树林里,男青年们三魂已经吓掉两魂了,不知道土匪要干什么。“大家听好,村里的男青年和我们的弟兄互换衣服,赶快脱下你们的外衣,然后穿上对方的衣服” “弟兄们,把你们枪里的子弹全部退出来,装在弹袋里,把你们的枪交他们,然后你们回到司令那里” 半边脸喝令男青年“快把我们的枪背在肩上” 见大家的枪已上肩“跟我走! 半边脸带着这伙身背空枪的村民向西北方大摇大摆的前进。

江笑秋见换装的土匪已经回来,向村民厉声道:“今天的事不能向村外人透露半个字,否则全家人都会受连累” 说完,扭头朝原来的方向逃窜。由于卧虎岭战斗中土匪拒不投降,使战斗异常激烈,飞虎队抽不开身,眼睁睁的看着坐山虎和江笑秋一伙土匪逃跑,使这伙人前无堵截,后无追兵。

卧虎岭战斗一结束,陈凯戈就带领飞虎队向北追击坐山虎,出发一个半小时后,仍没有发现坐山虎一伙人的踪迹,赶到火山村时,一位放牛的老人报告,见到一伙背着长枪的土匪向西北方去了。讯问老人土匪的人数,老人猜测有三十多人。陈凯戈判定可能是坐山虎一伙人,他也知道江笑秋很狡诈,善于用计,是不是她的金蝉脱壳之计,但是又没有坐山虎逃跑的任何线索和痕迹,只好带领飞虎队向西北方向沿途搜索前进。

半边脸带领梨花村这伙假土匪向西北方走了二十多公里后,给这些男青年每人一个银元,叫他们回梨花村,等男青年走远后,他按坐山虎提供的目的地赶去。

“队长,你看土匪向我们走来” 过江龙首先看见这伙假土匪。

“占领右侧山坡,准备战斗” 队长话音刚落,队员们已经在山坡树林里埋伏了。所有枪口对准道路。背枪的“土匪”来到飞虎队埋伏点时,队长大吼道“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别开枪,我们不是土匪,是梨花村的村民。是土匪强迫我们背着他们的空枪朝前面走……

村民把枪放在地上,队长叫他们暂时把枪背回家,找时间交给区政府。

“你们知道土匪朝那个方向走吗?”“不知道,我们先离开梨花村,土匪比我们后走”

“队长,我告诉你们一个情况,也许能帮助你们找到土匪” “你说!” “两年前,在靠近红河西岸的野牛山上,坐山虎派土匪把整座山都封锁了。不准任何人上这座山。山下村子里的人只好到远处的山上放牛放羊、砍柴。有的人说坐山虎要在这座山上建别墅,因为见到民工往野牛山上运青砖石灰、板瓦,连床都搬上山。两年过去了,野牛山没有见到他们修的房子,连茅草棚都没有见到间,你说怪不怪”

“施工的民工没有说是干什么吗?”陈凯戈问。“民工是从大理那边请来的。听说民工坐了两天汽车才到昆明,又从昆明来到这儿。施工结束就把民工送回大理了,外面的人也无法和这些民工接触”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普三”

“你们赶快回梨花村,家里人会很担忧你们的”

陈凯戈猜测:“根据普三提供的情况,搬那么多建筑材料和家具到山上,肯定和建房有关,那些建筑材料用在什么地方去了,用在别的山上不可能,只有一种可能,野牛山肚子里。不然还有别的可能吗?”

坐山虎和江笑秋一伙残敌离野牛山还有一公里路程江笑秋问坐山虎:“你是要把我们带到哪儿”“让你们去一个安全轻松、逍遥的地方

“司令你吹牛吧?安全的的地方不逍遥,逍遥的地方不安全,老牛场是很安全,共军一直没有发现我们。可是逍遥吗?弟兄们整天挨冻受饿

“特派员,我不跟你辩论,到了你就会相信的”

坐山虎和江笑秋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了半天,不知不觉来到野牛山顶。坐山虎拧着一棵灌木树往上一提,一个一米五左右的洞口出现在江笑秋眼前,一条石梯路往下延伸,土匪们顺着石梯路往下走了约二十米来到石梯路末端。江笑秋被惊呆了。这是一条被改造过的溶洞。

洞的进深约五十米,宽约十米。山洞坐西向东,洞的南北两侧分别为对称的两排粉墙黛瓦房屋,每排十四间屋子。北侧靠洞口一间是会议室;南侧靠洞口一间是电报室,室内桌上是一部十五瓦电台。洞尾南侧为厨房,洞尾北侧为饭堂。其余房间是卧室。洞尾还有单独的粮仓,武器库,储物室。储物室里有足够的蜡烛,电台电池和煮饭用的十多桶酒精。每间卧室都有一扇镂空雕花窗和浮雕木门,四张单人床及配套被褥。

坐山虎是一个有点文化和很有头脑的土匪头子。几十年间,他从茶马古道收取的保护费和羿岱县境内征收的大烟税折合黄金不下两吨,他办任何事都不愁钱。在国共两党军事力量处于相持阶段时,他就敏锐的洞察到到国民党军事力量由强变弱和共产党军事力量由弱变强的发展趋势。他深知如果共产党坐天下,他所有的财产一夜间会化为乌有。和共产党斗他早有准备。所以把这个山洞作为最后的堡垒,囤积充足的备战物资,并有三名最忠诚的土匪留守。

陈凯戈的飞虎队也赶到野牛山脚下,在地方政府的配合下,向当地群众了解坐山虎的藏身线索。

这里的群众经常上野牛山放牛放羊,最有发言权。群众反映野牛山顶一片灌木和茅草丛里,偶有人在这里突然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消失,冬天还有热气冒出来。陈凯戈已经完全明白了,这里是一个山洞,坐山虎一伙土匪就在洞里。要消灭里面的土匪,先要找到进口和出口。在老乡的带领下,来到山顶那片神秘的灌木和茅草丛,队员们仔细扒开茅草观察,发现四方形的缝隙。陈凯戈示意别动它。由此判断山洞另一端在红河岸边,洞口可能在崖壁上。他们在猜测的河岸地段搜索,发现一处崖壁,没有发现洞口。陈凯戈用望远镜观察,发现一个簸箕大的洞口,被茂密的树木遮挡。

敌情已比较清晰,但是向山洞里的敌人进攻,伤亡会很大。傣族大哥刀文忠知道飞虎队要攻打山洞里的土匪,他向陈凯戈建议:“傣族菜地里有一种小米辣椒,比任何辣椒都辣,老乡用晒干的小米辣和稻草混合燃烧熏洞里的竹鼠,等竹鼠出洞就抓住它。我们也可以用小米辣熏洞里的土匪,土匪受不了一出洞就消灭他”

陈凯戈认为傣族大哥的方法非常有效。他立即部署攻击山洞方案:“傣族大哥去傣族老乡家买晒干的小米辣,越多越好,还买一只铁桶。山猴子的任务是小米辣和铁桶买到后,把小米辣和稻草节在铁桶里点燃,用绳子拴住铁桶在山洞口上方吊下铁桶,对准洞口,风是往洞口里吹的,烟雾会往洞里灌。我和猎狐及十名队员守在洞口下,敌人出洞口时喊话劝降,不投降就消灭。坐山虎和江笑秋出洞口时,猎狐用狙击枪射击小腿,一定要生擒。剩下的队员由林其正带领,守住山顶出口。”傣族大哥的干小米辣和铁桶都已买到。飞虎队按计划开始行动。山猴子把小米辣和稻草节在铁桶里点燃,用绳子在山洞口上方吊下铁桶,对准洞口,燃烧的小米辣烟雾开始往洞里灌。只听到洞里发出咳嗽声,没有土匪出来。陈凯戈叫江水深把剩下的小米辣送到山顶洞口,两头熏。果然土匪受不了,涌向红河岸边洞口,飞虎队向土匪喊话,土匪又回到洞里,但是他们无法忍受小米辣的烟熏,又涌向洞口,飞虎队用密集火力射击,土匪陆续被击毙。土匪也用机枪还击,林其正被中弹牺牲。坐山虎被迫走向洞口,想呼吸点新鲜空气,又被密集的子弹挡了回去。

江笑秋已知末日已到,拔出腰间勃朗宁对准太阳穴自尽。陈凯戈统计了山顶洞口和红河岸边洞口击毙的土匪数量,确定从卧虎岭逃出的土匪基本被击毙。命令停止向洞里烟熏。烟雾散尽后队员开始进山洞搜索。有两名留守山洞的土匪还活着,已无反抗力量。“报告队长,没有发现坐山虎的尸体!”“报告,坐山虎不知去向!”“报告……”陈凯戈有些沮丧:“知道了!”原来在山洞武器库墙壁有一条通向山腰的秘密出口,坐山虎和参谋长从这里逃出,直奔昆明西郊秘密据点。队员打扫完战场,掩埋烈士遗体后,回到柳叶镇。

 

你是第7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