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章 火把节狂欢夜

 

七月二十五日,是羿岱县彝族传统火把节。趁县城附近乡民到城里参加晚上的节日活动,

县政府在广场召开征粮剿匪总结万人大会,征粮工作队、飞虎队、边纵独立团参加了大会,算是晚上火把节活动的前奏。县长在大会上充分肯定了征粮剿匪取得的巨大成果,他说:“……今天,是我们彝族的传统节日—火把节,也是我们羿岱县征粮剿匪取得重大胜利的庆典日。两年来,我们征粮工作队爬山涉水,走村串户,不辞辛劳,不怕牺牲,圆满完成全县二百六十万斤的征粮任务。征粮工作顺利开展,离不开驻我县猛虎团飞虎队、边纵各部队对土匪的有力清剿,平息了匪患,为征粮工作提供了安全环境。火把节源于我们的彝族同胞期望用火把驱除恶魔、烧死病魔、烧死瘟疫、烧死饥饿、祈求安乐丰收、六畜兴旺,由毕摩诵经祭火,以祈求子孙安康和幸福,赐给人间丰收和欢乐。我们的解放军才真正做到了驱除恶魔,使百姓安康和幸福。长期以来,盘踞在羿岱县各个山头的十多股大小土匪杀人越货,奸淫妇女,无恶不作,是解放军剿灭了我们县的土匪,才有今天全县各族人民宁静、幸福的生活。在此,我代表全县各族人民感谢驻羿岱县的人民解放军和征粮工作队……”

今天是火把节第一天“迎火”仪式。全县彝族村村寨寨开始杀牛、宰羊、杀猪,用酒肉迎接火神,祭祖。彝族村寨的家家户户都围着火塘喝用玉米自酿的辣白酒,吃大块肉。沉浸在欢乐和幸福中。夜幕降临,家家户户点燃用松木条扎成的火把,照遍田边地角、漫山遍野,彝民用火光来驱除病魔灾难。县城南山和北山成了火把的海洋,县城各族人民围成无数个圆圈,跳起烟盒舞,喜庆征粮剿匪的胜利,人民从此安居乐业。

县城南边一公里的‘火神山’山神庙是取圣火的地方,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发生了雷电引燃森林的事件,熊熊的大火烧死了森林中的老虎、豹子、狗熊、毒蛇、害虫,彝族同胞认为是天上火神的魔力。把这里称为‘火神山’每年火把节都在这里用‘钻木取火’的方式获得圣火。毕摩念经结束,取火师用小刀在一节干燥的竹子上刮下竹绒做成鸟巢一样的‘火引子’。用尖石在一块木板上钻出一个“V”形的小槽,在木板的“V”形孔下放‘火引子’。再用树枝做钻头,弓弦在树枝钻头上缠绕一圈。树枝一头放进“V”形孔里,另一头左手握着。右手握着弓左右快速移动,弓弦转动树枝钻头。约五分钟,“V”形孔里冒烟,‘火引子’也相继冒烟。取火师将冒烟的‘火引子’放在事先准备的一堆干松针里,用嘴对着 ‘火引子’ 吹。松针被引燃。县城前来取圣火的队伍用捆扎的松木条在燃烧的松针火焰上接火,松木条点燃后取圣火的队伍返回县城广场祭台,广场举行迎火仪式。祭台上的松木柴堆点燃,熊熊火苗足有三丈多高。

七月二十六日,是“颂火”男女老少穿上彝族的盛装,聚集在县城广场的祭台圣火下,开展民族文化体育活动。

第一项是摔跤比赛,连续有五对摔跤手过了招。“三斤半,上!” 陈凯戈为了在各族人民中彰显军威,令陈大柱上。他相信三斤半一定会胜。三斤半站在比赛场中央,做好了迎战准备。上场的是一个瘦小的彝族小伙子。别看他个子小,凭着机敏,灵巧,他击败过无数比他个子大的摔跤手。他围着三斤半转了三四圈,可仍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三斤半扎着马步,塌着腰,任凭彝族小伙子怎么用劲也无济于事。瘦小个用右脚去钩三斤半的脚,三斤半马上往右一闪,瘦小个又迅速用左脚去踢三斤半的小腿,三斤半往侧面一闪的同时,抓住瘦小个手臂往前一曳,瘦小个往前扑倒在地。三斤半并不是使蛮力,他受过侦察兵擒拿格斗的严格训练,他识破了瘦小个前一脚是佯攻,后一脚才是狠招。

第二项是爬杆比赛,先后有三人参与竞赛。二十五米竿高成绩分别为:十七秒,十六秒,十五秒。山猴子加入第四个比赛。他站在竿脚,纵身一跃,用力抓住竹竿,像敏捷的猴子,迅速地爬了上去。十一秒他就爬到了竿顶。

第三项为射击比赛,射击目标是木架上用线吊住同样大小十只芒果,射击时间限定一分钟时间。按击中芒果数量多少分胜负。为了公平,所有射手用同一支步枪。在距离靶子一百米远的地方画了一条线当作射击点。轮到第五名是猎狐射击,他在射击点趴下身子,匍匐在地上,把十发子弹娴熟的装进枪膛,他拔了一下枪栓,再把步枪对准木架上的芒果。十发子弹在震耳欲聋的砰砰砰声中五十秒就打完了。被击中的芒果碎片和浆汁四射,十只芒果全部被击中。

傍晚,县城四周山上,成千上万的火把,形成一条条的火龙,游荡在山坡上。最终变成一堆堆篝火,烧红了天空。各族群众围着篝火跳起民族舞蹈,飞虎队队员,征粮队队员也模仿彝族小伙姑娘的动作跳着

王小丹的出场格外惹眼,她亭亭玉立,步子不紧不慢,扬起玉臂,踮起脚尖,踩着乐声,如孔雀翩翩起舞,她的身姿婉转流连,秀发飘飞,轻盈柔美的身姿融如优美的旋律中。

斗羊开始了,只听得裁判一声口哨,伴着观众震天如雷的吆喝声,两只肥壮如牛的雄性大绵羊出场了。它们互相瞅瞅,好像是在寻找对方的软肋,以便知己知彼。然后逐渐靠近,只听裁判员一声哨令,羊主人用力一拍羊屁股,两只羊像猛虎下山般互相抵去,一霎时,两只羊头四只大角相撞,迸发出嘭的一声响,那情景真是惊心动魄,蔚为壮观。斗了三个回合,决出了胜负。

最后一个节目是斗鸡。参加决斗的是粉羽和粉仔。粉羽身躯健壮,一身发亮的红羽毛,头上顶着一个大红鸡冠,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张尖利的嘴。粉仔头上红彤彤的鸡冠,尾巴向上翘,金黄色的爪子,尖尖的嘴巴,五颜六色的羽毛。决斗开始,粉羽,张开两只有力的翅膀,瞪着双眼,伸开脖子上的羽毛,双脚一跳,猛向粉仔扑过去。粉仔勇敢迎战,张开全身羽毛,“咯咯”地叫着,等待粉羽的进攻。两只不服输的大公鸡尖嘴对尖嘴,你叨我一口,我啄你一口,把鸡冠啄得鲜血淋漓,掉落的鸡毛满地乱飞。几个来回,它们都有些筋疲力尽,你盯着我,我瞪着你,双目怒气冲冲地相互盯着。都盘算着如何打败对手!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开始了第二轮生死绝斗。它们又扑扇着翅膀,瞪着双眼,冲撞、搏斗,直到粉羽把粉仔击败,粉仔被粉羽追得到处躲避,战斗结束。胜利的粉羽昂首挺胸,洋洋得意,扑扇着翅膀。

七月二十七日,举行送火仪式。各家各户吃完晚饭,手持火把,走到县城广场,在祭火台,举行送火仪式,彝族毕摩念经祈祷火神,祈求祖先和菩萨,赐给子孙安康和幸福,赐给人间丰收和欢乐。人们舞着火把念唱祝词,"烧死瘟疫,烧死饥饿,烧死病魔,烧出安乐丰收年"以祈求家宅平安、六畜兴旺。县城周围山上再次燃烧起堆堆篝火,以示各族人民团结一心,共同防御自然灾害。

陈凯戈和夏秋菊这对恋人来到羿岱县近两年了,夏秋菊忙于征粮,陈凯戈忙于剿匪,一直没有见面机会。火把节之夜,两人终于走在一起了。他两肩并肩,手牵手,漫步在南山坡堆堆篝火间,憧憬着美好的明天。夏秋菊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凯戈,我两是幸运的,在羿岱县征粮剿匪中牺牲了那么多好同志,我两还活着。你今后想干什么工作?” “我是学核物理的,我要争取参加原子弹研究。一个小小的日本,能在我们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横行霸道,就是因为中国经济落后,科技落后。新中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了。但是站起来不等于就挺起胸了,抬起头了。必须要经济和科技实力强大,中国人才能昂首挺胸。”

“秋菊:你想做什么工作?”

“我想当一名大学教师,为国家培养大批人才,教书也可以搞科学研究,出论文,不比你研究原子弹作用小吧?” “同样重要”陈凯戈说。

红彤彤的篝火照在夏秋菊白皙的脸上,显得分外迷人。

“秋菊:我们结婚后是要男孩还是要女孩?”

“你这个傻瓜,肚子里的孩子是面团啊!想捏成什么就捏成什么”

 

你是第1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