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暴动

 

庆贺宴次日,坐山虎、白狐、江笑秋、李子健、各大队长在议事厅密谋暴动计划。坐山虎虽然当了几十年土匪,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军事知识,干的是些打家劫舍的勾当,面对赤手空拳的老百姓,多数情况都不用开枪,所以就不需要军事常识。现在面对的是训练有素的共军队伍,坐山虎没有什么招数,只好听特派员的,为江笑秋越俎代庖提供了机会,坐山虎也就成了庙里的一尊菩萨,起到为香客敬敬香,磕磕头的作用。

座山虎说:“关于暴动的日期、时间、计划、参战人员还是请特派员提出具体方案” “队伍的训练怎么样”江笑秋问李子健。“新扩编的人员射击技术不理想,只能说打得响,还不能说打得准。各大队长掌握了进攻和防守的基本战术要领” 江笑秋提出暴动计划:“司令!我们暴动日期定于七月五日拂晓打响,七月一日天黑出发。总体部署采取中心开花,四面策应的方式展开。中心开花就是由‘反共义勇救国军’以十倍兵力攻打县城,瘫痪其首脑机关,使其群龙无首,我们可以称为斩首行动;令陈其凯部攻打东边的东区政府;令孙传德攻打西面的平山区政府;令方云富攻打北区政府;令王同方攻打南区政府。这样,县政府便失去支撑和依托,我们可以称为抽柱子行动。应立即派人到上述提到的陈、孙、方、王各路通知暴动时间和计划部署,攻打县城抽调五个大队,共一千二百人,两天到达县城西面的花山寺驻防,到达后立即进行侦察,在此基础上制定作战计划,采取夜宿晓行的方式开进,以免敌人获得情报逃走。”白狐作补充:“各大队回去立即准备,包括武器弹药、干粮、药品、骡马等,在出发前准备就绪

羿岱县几股有实力的土匪虽然是独立的,但是行动上还是受坐山虎控制指挥,就是整个滇南各路土匪坐山虎都是能调动的。

经过两天崎岖山路的爬行,七月三日拂晓五个大队的土匪到达花山寺,寺里两位和尚得知土匪要驻庙,一天前已逃到外地,成了一座空庙。江笑秋站在寺旁的一座高岗上俯瞰花山寺全景,只见庙廓绿树环抱,花草簇拥,还有那栩栩如生的摩崖雕像,使人感到如坐云端,遨游于仙境,庙顶上铺满了琉璃,金碧辉煌,屋脊上雕刻了众多仙人,栩栩如生。寺庙的中央,是一座“大雄宝殿”进了大门,是一位头戴黑珠、伸手张指,的“如来佛祖”旁边十八罗汉、观音菩萨等。

江笑秋不由得呤起张继的《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坐山虎令大家睡觉,休息到七月四日。

七月四日,坐山虎、白狐、江笑秋、李子健带领几名保镖到羿岱县政府外围侦察,他们潜行到离县政府约五百米南边的小山包树林里卧下,“望远镜!”李子健从腰间镜盒里取出望远镜递到江笑秋手里,她双手托起望远镜,镜筒对准县政府,调整焦距,仔细观察。县政府在城东一个小山岗上,一幢瓦顶土墙办公楼,周围用麻布袋装满泥土垒砌的防御工事,麻布袋上架着轻机枪和步枪,枪手紧握枪身,两目警视前方,身旁麻布袋上堆着手榴弹和子弹箱。江笑秋一一报送武器配置:“东北方向轻机枪两挺;西北方向轻机枪一挺;正南方轻机枪三挺;步枪一百二十支……”副官立即在军用地图上标注。

江笑秋向县城四周环视了一圈,“城北面山上是森林,东、西、南的林木稀疏,江笑秋说:“树大箐沟里的水就多,县城饮用水肯定在北山。走,去看看” 一路人马很快到了北山山脚,果然一条水沟从箐沟沿山脚流到城里。“必要时,就切断这条水源,没有水,我看他能坚持几天” 江笑秋说

 “地图!”李子健将军用地图双手展开让江笑秋看图。她用食指指尖从地图的县城标注处慢慢向右移动,在六厘米处等高线密集的野猫沟停住,江笑秋说:“根据等高线推测,这儿坡度为70度,地图上树木直径标注的是30厘米,完全可以隐蔽身体,对!就在这儿伏击” “什么伏击?”弄得坐山虎一头雾水。“回去告诉你,走!到现场实地侦察” 一伙人来到县城东边三公里森林密布的狭窄山谷里,坡度约70度,树干直径约30厘米,和地图吻合。江笑秋用望远镜向四周仔细观察了一遍,领着人马回到花山寺住处。下午,在寺庙厢房里召开有五个大队长参加的作战会议,江笑秋首先提出了完整的作战方案:“根据上午的抵近侦察,敌防御工事为麻袋装泥土堆砌,可防子弹贯穿,迫击炮也不易摧毁;阵地机枪六梃,为犄角配置,无射击死角,步枪一百二十支;阵地上约三个弹药基数,存放在屋子里的弹药可能更多;据线报,敌方准备大米一万斤和足够柴火。县政府周围一百米范围内是无隐蔽物的开阔地,如果强攻,敌在防御工事里,我方暴露在无掩护的开阔地,伤亡会很大,所以我们只能采取‘逼敌出城’使其离开防御工事,向东撤退,我们在野猫沟利用地形优势设伏歼灭。具体部署是:一、二、三、四,四个大队,依托民房为掩体,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发起攻击,但不能冲击,因为冲到离敌一百米处就是开阔地带。在东面火力要弱,使敌有突围的缺口,第五大队在野猫沟设伏” “敌人一定会突围吗?他们就一定会向东经过野猫沟撤退,而不从其他方向撤退?”白狐有些不解。”

江笑秋说:“一定会突围,第一、我们于十倍兵力,他们不可能以卵击石;第二、断绝他们的水源,不但他们无法坚持,也会引起全城市民的恐慌,虽然城里有水井,现在是旱季,好多井都干枯了;野猫沟是他们到滇中地委和他们去革命根据地的唯一通道,所以他们必须经过野猫沟,现在第五大队立即出发在野猫沟设伏;一大队抽出部分人员在出城的所有道路设卡,只进不出,防敌派人送信求援”

次日早晨,坐山虎的一千多土匪向县政府发起攻击,刹那间,哒哒……的机枪声,呯呯怦怦……的步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手榴弹像一群麻雀飞向对方阵地,甚至双方的手榴弹在空中碰撞,来个仙女散花。一个轮回的攻防不到半小时,县政府守卫干部就牺牲五人,重伤两人;击毙土匪十人。土匪的攻击停了下来。江笑秋是经历过实战的,有随机应变的能力,她立即醒悟到,在这样狭小的空间人多并不是优势,反而成了劣势,一颗手榴弹飞来,一排子弹扫来会导致很大的伤亡。

她调整了战术,各大队减少一半的攻击人数。

在战前,县委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会上县长认为敌我力量过于悬殊,加之唯一的水源可能被土匪切断,主张撤退到群众基础好的丁苴打游击。县委书记认为会给县城群众造成不良影响。两种意见的人无悬殊,未能得出结论。

在这宝贵的战斗间歇,县委召开了第二次会议,县长认为撤退不是逃跑,是一种战术运用,当年阎锡山进攻延安,党中央也撤出了延安,争取了主动。这次会议多数干部赞同县长的意见,决定撤到丁苴打游击,撤退前处决了十三名特务和匪首,携带了重要文件。土匪已经发起第二轮攻击,县长命令集中全部轻机枪向火力较弱的东边突围,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冲出了包围圈。向东面的游击区前进,到达野猫沟,县长向两边山坡仔细观察,觉得地势险要,一望无垠的莽莽林海,他命令大家快速通过:“大家注意,拉开距离,单路跑步通过,快!快!快!机枪手!立即抢占前面的小山包,掩护队伍通过” 县长的命令刚完,埋伏在山坡密林中的土匪向撤退的县委政府干部射击,幸亏通过的队形稀疏,只牺牲两名干部,罗翠英干部被打断左腿,包扎后仍无法行走,县长叫他的通讯员小李背着罗翠英,他坚决不答应,认为会拖慢整个队伍的速度,使大家处于危险中,县长强行把她抱到通讯员的背上,走了不到一百米,她偷偷拔出通讯员的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枪。追来的土匪被小山包上的轻机枪一阵猛扫,丢下十多具尸体撤退了。到了丁苴,发现这里也发生了土匪暴动,房屋被烧,遇害的干部遗体东一具,西一具,只好转向北行,到滇中地委汇报战况。

 

你是第11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