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利刃出鞘

 

洗马湖的水,水明如镜,碧绿得像一块翡翠,水鸟贴着水面飞翔,当一阵阵清爽的微风拂来,湖面泛起一层层涟漪,湖四周群山环抱,山上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到处是从未见过的长着奇异板状根的巨树、不可思议的老茎杆上的花果、巨叶植物、会运动的植物等各种奇花异果、自然奇观,应有尽,一片片雨雾弥漫,一颗颗参天大树高耸不见其端,绿叶般的新意盎然升起,一出出水洼随处可见,午后的阳光蓦然间从树缝之间穿插而入,照在一块块浅浅的水洼之上,恰是一块块白玉盘,莹壁生辉。紧贴湖岸,一幢粉墙黛瓦的二层办公楼映在湖面的碧水里,楼房掩映在茂密的香蕉林和树冬瓜林中,这是十三军三十七师师部。二楼作战室正面墙上贴满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杨参谋见师长进来,拉开地图的保密帘。地图上一条粗大的红色箭头线从师部所在的思茅县指向羿岱县。师长周希尧时而紧盯地图,时而背手徘徊。“杨参谋,去通知‘猛虎团’团长刀剑锋和侦察连长陈凯戈到我这儿来”“是!”杨参谋敬了个军礼,转身离开。杨参谋走进猛虎团团部,“报告!”,“进来” 团长正在桌上的军用地图上用铅笔勾勾画画,杨参谋向刀团长敬了个军礼,“师长叫你马上到师部作战室” “马上就到!” 团长应允道。随后杨参谋又去通知侦察连长陈凯戈。

陈凯戈在到师部的路上猜测着,这次肯定是有什么作战任务,是什么任务呢?云南的国民党第26军,94军已在蒙自被入滇的陈赓部队歼灭,只有部分由蒙自机场空运台湾,少数打散的零星人员逃到泰老缅交界的猛棒。哦!可能是剿匪。还没有等他琢磨透,就到了师部作战室门口,“报告!” “进来,凯戈,来,来,来” 师长和蔼亲切的叫陈凯戈进来,团长已经先到达。

“今天叫你俩来是下达剿匪任务,先由杨参谋给你们通报匪情”

“根据195076日军侦字第10号,羿岱县匪情通报,75日,羿岱县全境发生土匪暴乱。坐山虎匪部1200人攻下羿岱县县城,县委、县政府北撤至滇中地委,县委、县政府干部牺牲十人;陈其凯匪部200余人攻下东区政府,伤亡干部四人;孙传德匪部200余人攻下平山区政府,伤亡干部六人;方云富匪部200余人攻下北区政府,伤亡干部3人;李世安匪部700余人攻下南区太平村边纵独立一营二连,伤亡干部战士约一百人;其中被俘的十五名战士被游街示众,然后采用:砍头、 挖心、挖肝、挖眼、 破肚吊肠、割乳房、割舌头、龙竹吊乳房、集体排队轮奸等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羿岱县全县地方政权瘫痪,征粮工作终止。通报完毕”

师长开始下达剿匪任务,“师部决定由‘猛虎团’开赴羿岱县剿匪;从师侦察连挑选二十名军事技术过硬的侦察兵组成侦察小分队,命名为‘飞虎队’,由侦察连长陈凯戈任队长,配一部电台和报务员,负责侦察敌情,为猛虎团提供情报支持,建制隶属猛虎团。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报告师长,我要求把杨晓宇报务员配给‘飞虎队’”““你很会挑的嘛,小杨是我们的密码破译高手,宝贝啊! 好配给你,但是要保证他的安全” “请师长放心,就是我们全队都牺牲了,也不能让小杨牺牲”“你们也要尽量避免伤亡,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

“刀团长,你还有什么问题?” “师长,保证完成任务,几个毛贼,翻不起大浪”“你可不能轻敌啊,对土匪的战术我们还很不了解,要在实战中不断摸索,总结经验,调整战术,别在阴沟里翻船啊,渡江作战你们打得很漂亮,是猛虎团,如果这次搞砸了,就成老鼠团了”

“是!师长,我们一定注意”

师长从桌上拿起文件夹翻开,现在下达剿匪命令,刀剑锋、陈凯戈、杨参谋啪的一下立正。

“命令

猛虎团:

命令你团于195071218时前到达羿岱县执行剿匪任务。

此命令

37

师长:周希尧,政治委员:蓝冰

195077

 

命令

飞虎队:

命令你队于195071218时前到达羿岱县执行剿匪侦察任务。

此命令

37

师长:周希尧,政治委员:蓝冰

195077日”

师长看了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你们回去准备

陈凯戈回到侦察连,反复推敲飞虎队的人员组成,根据常识,个体的优秀不一定是整体的优秀,要根据具体的作战环境和任务确定飞虎队具体的人员结构。羿岱县的特点是群峰叠嶂,沟壑纵横,河流密布,民族混居。所以,要有水性好、泅渡技术过硬的战士;还要有攀崖能手;抓舌头是获取情报最有效的常用办法,要有力气大,格斗技术过硬的战士;民族地区必须有翻译,还要一个副队长,万一自己牺牲了要有人代替指挥……他用钢笔在纸上列出一串人选,然后叫通讯员按照名单逐一通知,下午四点准时在操场集合,第二天早晨出发。

下午四点被挑选出的侦察员准时到达操场集合点,陈凯戈一声口令:“集合!”接着:“立正,向右看齐”战士们两眼向右斜视,碎步移动向第一位战士对齐,“向前看!”战士们两眼目视正前方。“稍息” 战士们唰的一声左脚向前迈出半步。“现在由你们组成侦察小分队,名字师长命名为‘飞虎队’为了便于互相配合,我介绍每位队员” “江水深,羿岱县柳叶坝人,民族花腰傣,外号‘过江龙’,水性好,能游三千米;陈大柱外号‘三斤半’,身高一米八,双手能抱起一头小牛犊,一天要吃三斤半大米;毕山胡,外号‘山猴子’,能徒手攀登悬崖绝壁;苗遵星,外号‘猎狐’,狙击手,千米内能击中飞鸟……最后一位,杨晓宇,外号他自己取为‘杨图灵’,是从师部要来的报务员,密码破译专家” 三斤半见他戴副眼镜,文绉绉的,个子又瘦又小,轻蔑的不削一顾,“这小子是能打枪?还是能抓舌头?” “三斤半,你还别不服气,他的作用可能抵得上一个师” “队长,能抵得上一只猫就不错了,什么‘土林’、 ‘石林’”“我给大家普及一点历史知识,‘图灵’是一个外国人的名字,是二战期间英国的一位著名数学家,当时德国人发明了一种密码加密机,这种机器加密的电文德国人认为是不可能被破译的,这种机器加密的方法叫恩格尼码。图灵发明了一种破译恩格尼码密码的机器,结果破译了这种密码,盟军准确掌握德军的所有军事行动,使二战提前两年结束,少死了两千多万人,图灵发明的破译机就是电子计算机,杨晓宇非常崇拜图灵,所以给自己取了杨图灵的外号”

飞虎队要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和一个陌生的敌人作战,之前很长时间他们都在中原一带同国民党正规军作战,现在是在亚热带山地丛林地带同地方土匪武装作战。而且羿岱县又是一个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很复杂的多民族混居县。公元前一零九年以前,红河以东的羿岱县地为古滇国属地、红河以西的羿岱县地为古哀牢国属地,明万历年间置羿岱县。全县沟壑纵横,河网密布,有红河、漠沙江、绿汁江、大春河、南达河、棉花河、南恩河等二十多条河流,河水湍急,水量丰富,这对飞虎队来说,处处都是天险。羿岱县气候复杂特殊,这是海拔高差造成的,全县最低海拔南蒿村422米到最高海拔哀牢山主峰大磨岩峰3165.9米,气候成垂直梯度变化,当地民间概括为: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山顶戴帽子(雾气罩山顶),山腰系带子(云雾缠绕),形成河谷高温区、半山暖温区、高山寒温区三个气候类型。全县有汉、彝族、傣族、拉祜族等一十七个民族,这给小分队同群众的联系造成语言障碍。陈凯戈找来一本道光年间编撰的羿岱县县志,仔细的阅读书中的内容,细细地品味着每一个字,使他沉溺其中。他认为打仗靠的是对天时,地利,人和的熟悉。

刀团长回到团里也在思索剿匪的战术,他认为土匪很可能分散为小股,便于利用高山丛林隐藏机动,如果派大部队围剿,就是拳头打跳蚤,白费力气。所以只能小股对小股,以连为剿匪单位。这样土匪可能将小股土匪集中起来瞅准机会吃掉一个连,然后又迅速分成小股。对付办法就是每个连之间距离不超过六公里,用一个营为机动营,配置在各连的中心位置,任何一个连遭到土匪袭击,既可以各连互相支援,机动营也可以及时支援各连。

 

你是第31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