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老虎山歼灭战

 

经过沿途的饥饿、黑风山同土著人缠斗、疟疾折磨,叛军死伤百多人,大伤元气。王霄云头脑很清醒,虽然飞虎队人数比起三十四团不在一个数量级,但是他们是侦察兵,以一当十,双方都占据有利地形,一方吃不掉另一方,当前最紧迫的是找一个地形易于防守,有给养补充的地方进行休正。他知道,陈赓已下了死命令,派兵八路追击他,一定要消灭这个杀人恶魔。如果继续和飞虎队这样纠缠下去,追兵赶到他的部队是不堪一击的。坐山虎之所以接纳他,是看中他手下这支队伍,如果老本拼光了,就是一只没有人要的丧家犬。当务之急是找一个安全,有补充的地方休整部队,再去投奔坐山虎。

“地图!”叛军参谋从牛皮公文包取出一张五万分之一的地图递到王霄云手里,他展开军用地图,目光从当前位置按原来计划的预定路线向前搜索,在二十公里有一处密集的环形等高线,中心处标注‘老虎山’清晰的三个黑体字,从等高线的密集程度判断,山的坡度至少70度,易守难攻,山脚有一个村庄,从面积判断,约有五十户村民,村子南边有一口水井,地图上标注的昼夜流出量五十立方米,“对!就是这个地方” 他不由自主的叫喊一声。

‘老虎山’离羿岱县城约五十公里,离当前驻地二十公里,他命令副团长组织撤出阵地地,向‘老虎山’前进。副团长安排三营断后,开始向‘老虎山’行进。这一带平均海拔一千四百米,一年四季温度在1528度之间,部队行军轻松,不到四个小时就到达‘老虎山’

‘老虎山’除坡度比较陡峭外,和周围相邻的其他山没有太大 区别,整个山是茂密的树林,

相对高度五百米,投影面积四平方公里。

“报告团座,电文” 报务员立正敬礼后向王霄云团长报告。“念!” “黑蝙蝠报告:共军猛虎团于712日到达鹦哥坡,武器配备……” “武器配备就不消念了,那不是明摆着的吗,共军的编制是一个班十个人,班长副班长配铁壳冲锋枪,战士配万国牌步枪;一个排三个班,外加一个火力班,火力班配两挺轻机枪,你就可以大致推算一个营,一个团的人员和武器配备了,这些也当情报发来”

王霄云站在山顶用望远镜向四周来回观察了好几遍,他觉得把整个团摆在这座山上不可取。

一是面积有限,导致人员密集,一发炮弹死伤一窝人;二是万一坚守不住突围没有策应。他决定将三营配置在离‘老虎山’西南面一公里的无名高地负责策应。一营、二营驻扎‘老虎山’以休整部队为主。他命令部队在山腰和山顶构筑两道蛇形环状工事,士兵们抡起十字镐和工兵铲艰难的开始土工作业。工事修好后部队按指定位置进入工事开始防御。

王霄云吩咐军需官:“军需官,到村子里去买些粮食,再看看水井的出水量,地图上标注的是全年平均出水量,现在是旱季,实地查看一下” “是,团座!”军需官立正,敬了个军礼。他带领一名士兵,大步向老虎山山脚的村子走去,在村口,他贴着士兵的耳朵嘀咕了几句。士兵不断的点头,应允着:“是,是,是,”村子旁一块草地上几匹骡子正在吃草,他用手向士兵示意,意思是把那几匹骡子牵来,士兵心领神会的去到草地把那几匹骡子拉了过来,两个村民气喘吁吁急急忙忙赶来,

“老总,你们不能把骡子牵走,我们上山砍柴,地里送粪,赶街驮东西都全靠它了” 村民枪过士兵手里的缰绳,“我们征用了,等仗打完了送回赔给你们” 军需官辩解道,村民还是不松手,军需官从腰间枪套里掏出盒子炮,枪口顶着一个村民的脑门,“你他妈想死啊,老子在战场上为你们卖命,借你们的骡子用一下都不行” “松开手,在不松开老子一枪毙了你” 两个村民惊恐的松开手,后退一步,无奈的走了。军需官挥了下右手,士兵牵着骡子进村,军需官盯着一幢比较宽大整洁的土掌房,眼睛和脑子几乎是同时轱辘轱辘不停的转动,得意的一笑,这家肯定有点油水。咚咚咚!他用力敲门,没有人开门,咚咚咚!还是没有人开门,他飞起一脚,哐啷一声,门被踢开了,迎面站着一位惊恐万状的姑娘,“老总,家里没有人” 他紧盯着姑娘“你不是人吗?” “我是说家里没有其他人” 他淫笑着“那就我们两个人,难得的机会啊”

他用手在姑娘脸上轻轻拧了一下。“老总,别这样,我还没有嫁人呢” “哦,没有嫁人就是黄花闺女啰,那我就交桃花运了,我也还没有娶三姨太,这个空缺就留给你了” “长官,你看,那屋子里有几袋粮食” 实际上士兵早就发现那几袋粮食,他实在看不下去军需官的流氓行为,这个士兵的妹子也是被日本鬼子糟蹋后杀死的,他借口终止军需官的无耻行为。军需官被士兵打断了他的美梦,满脸不高兴的,“把粮食放到骡子背上驮回去” “老总,那是我们全家八口人一年的口粮啊,你不能拿走,” 姑娘拽着士兵的胳膊不肯松手,军需官一把拉开姑娘,喝令士兵。“走!” 两人扛着粮食走出门,把粮食绑在驮子上,牵着骡子到下一家继续抢夺村民仅有的一点口粮,姑娘还在屋里伤心的嚎啕大哭。经过挨家挨户的搜刮,几匹骡子背上已经绑满了粮食,军需官和士兵两拉着骡子来到村口水井旁,军需官用取水勾桶的竹竿捅到井底,取出竹竿看水位,水深三丈多。这是早晨村民挑水后的深度,按这个出水量,估计增加一个团的供水是没有问题的。两人满载而归回到团部,他给了士兵几个铜板,令他把粮食驮到炊事班,士兵拿着几个铜板高兴的走了,军需官一见到团长,马上立正,敬了个军礼,“报告团座,粮食买回来了,还买了五匹骡子,现在一头骡子就要十个大洋,我才花了四十个大洋就买了五头骡子和两千斤大米” 实际上他都是从村民手中抢来的,四十个大洋落进了他的口袋。团长被这个狡猾的军需官卖了还帮他数钱,表扬他:“干得不错啊,有了骡子,行军重武器就不用人扛了” 团长高兴的一边说一边拍拍军需官的肩膀。

王霄云的部队从鲁一尼撤走的同时,陈凯戈就带领飞虎队尾随侦察,直接跟踪到老虎山,并把侦察的敌情用电台报告给猛虎团,猛虎团立即向老虎山开进。

猛虎团到达后,团长亲自到敌阵地前沿实地侦察,叛军阵地是梯次两道闭环蛇形战壕,第一道战壕正中一挺歪把子重机枪,重机枪两侧各一挺轻机枪,一个营的兵力;第二道战壕正面配置两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一个营的兵力。敌阵地坡度陡峭,长满灌木。敌蛇形战壕是为了我方炮火袭击时减少伤亡。正中一挺歪把子重机枪,是阻止我军的正面进攻,重机枪两侧的轻机枪是我军发起冲锋时,企图将我方冲锋部队截为前后两段,将我进攻部队分段歼灭。敌阵地坡度大,使部队冲锋速度减慢,滞留时间较长,导致伤亡大;针对侦查的敌情,刀剑锋决定部队黎明发起进攻,利用夜幕掩护,减少伤亡;用密集炮火摧毁敌人大部分蛇形工事和有生力量,以炮弹换取低伤亡;我军出发攻击阵地尽量靠前,缩短冲击距离,以减少人员伤亡。部队冲锋前,炮兵打掉敌人阵地轻重机枪,防止敌利用机枪分割我冲锋部队。

黎明时分,老虎山沉睡在夜幕中,寂静得能听到蚂蚁的脚步声。叭! ! 叭三颗红色信号弹呼啸腾空而起,照亮了老虎山叛军阵地,人员、武器装备、整个阵地暴露无遗。空中信号弹的亮光还未熄灭,猛虎团的二十门迫击炮口喷着烈焰,炮弹雨点般的飞向敌人阵地,剧烈的爆炸声使老虎山地动山摇,敌阵地成为一片火海,硝烟味赶走了清新的空气,敌人的身躯被爆炸的炮弹撕裂成碎块,尸块抛到空中,又掉落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哒咑哒,咑咑咑……十分钟炮火准备结束,嘹亮的冲锋号声,召唤着猛虎团指战员海潮般的涌向敌阵地,战士们端着冲锋枪向敌前沿猛烈扫射,投出一排排手榴弹,有的在敌阵地爆炸,有的在敌上空爆炸,炸的敌人无处躲藏。在冲锋途中,猛虎团不断有战士倒下,当地老百姓组织的担架队及时将牺牲和受伤的战士及时抬到战地救护所,有些伤员拒绝上担架,他们要继续坚持战斗。团长在指挥所用望远镜观察整个战场态势变化,以便及时调整战术。

 

你是第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