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章 尾歼残敌

 

第一次冲锋虽然摧毁了敌人大部分工事和杀伤了大部分有生力量,但是猛虎团伤亡也不小,团长历来爱兵如子。战争中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任何高明的指挥员也不可能在指挥中做到零伤亡,但是可以尽量减少伤亡,减少千千万万父母失子的悲痛和千千万万妻子失去丈夫的悲痛。无数次作战经验证明,攻防战中,防守方依托坚固的阵地防御工事,伤亡比进攻方小;进攻方往往是在开阔地带,很少有利用的隐蔽物,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伤亡比防守方大。他决定迫使敌人撤离防御阵地,在敌人撤退的路途捕获战机,利用山谷有利地势伏击敌人,做到低伤亡,大量歼灭敌人。迫使敌人放去防御阵地的条件是给养耗尽,特别是粮食;敌人伤亡大。他已经从侦察分队知道敌人从村民中抢得一些粮食,要查清敌人抢得粮食的具体数量,计算敌人坚持的时间。他令一连长带一个排的战士,将剩下不多的大米分出一部分给粮食被抢的村民。一连长接到团长的命令立即带一排三十名战士,每人扛着一袋大米去到村子,一部分胆小的村民见到这些战士以为是昨天抢粮的那批人,都躲开了。连长见到一位蹲在墙根脚的老大爷,在吧嗒吧嗒扎着草烟,他走到老大爷的身边,和蔼可亲的告诉老大爷“老大爷,昨天抢你们粮食的是国民党起义后又叛变的叛军,我们是来剿灭他们的解放军,我们要把这些大米送给被抢的村民,请你带我们去找他们” 这个地方土匪暴动前曾经驻扎过边纵独立团一营二、三连,对解放军有比较好的印象,所以,老大爷乐意带连长去找那些被抢粮食的村民。“好,好,解放军和国民党军就是不一样,哪像昨天来那些凶神恶煞的匪军,看人家解放军说话多和气” 在老大爷的引导下,连长带着战士挨家挨户送了粮食,了解到抢走粮食大体在一千斤左右,回到团部,向团长报告了情况。

刀剑锋认为迫使敌人撤出防御阵地的条件具备,那么在什么地方设伏啦?设伏地点必须是老虎山到卧虎岭的必经之路,因为王霄云是要和坐山虎会合,同时是森林覆盖的山谷。他在军用地图上找到离老虎山二十公里的鹦哥坡符合条件,于是叫警卫员通知各营营长到了指挥所。刀剑锋说:“现在是地形对我们很不利,我们进攻的阵地是陡峭的高山,这样就大大降低了战士们的冲锋速度,增加了在开阔地的时间,增加伤亡。我现在决定调整作战方案,敌人从村子里抢的粮食约一千斤,按每人一天一斤粮食计算,敌人出发时一千四百多人,经过黑风山,疟疾区伤亡一百人左右,我们的第一次攻击他们又死亡一百人左右,所以现在剩下一千二百人左右,从他们到村子抢粮食到现在,已经是一天了,所以他们的粮食基本光了,因此他们撤离逃跑是必然的。所以我决定:一、二营明天拂晓前到达鹦哥坡设伏,明天拂晓发起最后一次攻击,攻击中主要发挥迫击炮的作用,迫使敌人尽快撤离阵地。敌人撤离阵地后,三营和团部尾追敌人,往埋伏圈赶。实施本作战方案的关键是:不暴露作战意图,要不暴露作战意图,一、二营的隐蔽开进是关键。”

一、二营回去后进行了周密部署,驮弹药和粮食的军骡蹄子用毡子包裹,骡嘴用布套罩嘴;

战士的水壶用绳子和腰带绑在一起,以免晃动撞击枪支发声;出发前每人一律服用止咳药……

第二天拂晓,猛虎团发起最后一次攻击,炮击持续了二十分钟。为了减少伤亡,只用了三营的二三连,但是喊杀声却比第一次还要大,以迷惑敌人。

王霄云摸不清猛虎团还要发起多少次攻击,粮食很快断炊了,弹药也不多了。他原来到老虎山的本意是用两天时间休整部队,然后投奔坐山虎,根本不想和猛虎团纠缠,此时他心急如焚,如果这样拼下去,一路千难万险所付出的代价都白费,于是他下令撤退,继续向西南方向前进,和坐山虎会合,士兵们对这道命令已是望眼欲穿了,一个个连滚带爬下了山坡,王霄云命令一个连掩护撤退,猛虎团象征性的进行了阻击,让其按设定路线撤退,敌离开阵地约两公里,猛虎团开始出发尾追敌人,即保持距离,又摆出在追击的架势,防止跟的太紧敌人改变行进路线。飞虎队在一、二营之前出发,在伏击地点前面一公里处隐藏,负责对冲出伏击圈的残敌跟踪侦察,使敌人的位置时刻在视线内。

一、二营按预定时间到达伏击阵地,并仔细侦察了地形,一营一连负责断头,阻止敌人前逃,尾追的三营阻止敌人后退。

离伏击圈约两百米,王霄云似乎预感到不祥之兆,右手向空中一挥,示意暂停前进,这一举动被机敏的三营长发现,他命令七连立即占领左边山坡,八连、九连占领右边山坡,左边山坡,比右边山坡更具优势,所以只放一个连。这时王霄云也命令部队抢占两边制高点,但是三营长抢了先,冲上山坡的敌人被赶了下去。他只好命令部队以最快的速度前进,企图冲出埋伏圈,早已等待的一、二营轻武器,重武器一齐开火,手榴弹一排接一排往谷底扔,整个山谷硝烟弥漫,随着手榴弹的爆炸,敌人几乎是一堆接一堆倒下。敌人还是不要命的往行进的前方冲去,他们明白,停留在原地是百分之百的死,往前冲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死,人人都期盼自己是百分之一中的幸运者。背水一战的士兵是最勇猛的。这个道理王霄云也很清楚,他没有其它办法,除命令士兵冲,还是命令士兵冲。其实这命令是多余的,士兵为了那百分之一的生还希望,已经本能的往前冲了。

他命令全团集体冲击,他夹在中间,用所有的轻机枪掩护,冲出了伏击圈。不到一个小时,

他的团死伤七百多人,全团只剩下五百多人。猛虎团也牺牲一个排长,七名战士,伤伤八名,圆满实现了预定的作战方案。由于猛虎团的弹药剩下不多,无法继续追击残敌,刀剑锋计划到羿岱县城补充弹药后急行军赶到柳叶坝,在那里阻击残敌西渡红河同坐山虎会合。

见敌人冲出伏击圈,陈凯戈命令飞虎队和残敌保持一华里的距离,秘密跟踪侦察。王霄云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已觉察到有一支小分队在跟踪他,也很清楚这是猛虎团安排的。如果让猛虎团这只眼睛一直盯着,随时都可能陷入灭顶之灾,必须把这只眼睛挖掉。他一边走着,一边饶头赛老,突然得意一笑。把参谋长叫到他面前,咬着耳朵,两人嘀咕了一阵子,都得意的笑了,参谋长按两人商议的阴谋去办了。

飞虎队来到“丫”字路口,陈凯戈挥手示意大家暂停,“山猴子,去侦察一下” 毕山胡先沿“丫”字路口左边仔细观察,又回到“丫”字路口沿右边观察,“队长,残敌是沿左边逃走的” “你根据什么判断?” “左边道路有模糊的军鞋脚印,旁边小树上的叶子掉了两片在地上,是大队人马过路碰掉的,右边道路什么痕迹都没有” 陈凯戈到左边道路仔细观察脚印和树叶,沉思片刻,招手示意大家过来。“我们是在羿岱县的江东片,江东片和江西片虽然只是隔着一条红河,但是两片区地质却是天壤之别,江西片是沙壤土,江东片是粘土,现在是旱季,这种粘土路面在旱季非常坚硬,行人不可能留下脚印,你在仔细看路面,有一层非常薄的泥灰,从颜色看,是从别的地方弄来的,正是这层泥灰才有脚印。右边的路同样是粘土路面,为什么没有脚印,难道没有一个人经过这里?我们再来看地上的树叶,不错,这的确是一片黄色的树叶,给人的感觉轻轻碰一下树身这叶子就会掉下来,但是仔细观察,这叶子整片呈现黄色,但是黄中微微带绿,这种树叶是不可能碰一下树身就会掉下来的,更主要的是这里旱季是刮比较大的西风,同时现在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刮西风,这叶子却掉在树身的西面,也就是叶子掉来不顺风飘到东面,而是逆风掉在西面,

其他叶子都是掉在树身的东面,所以这树叶是人摘下来放在地上的;右边这条路是到卧虎令的,左边是到太平村的,敌人是要去卧虎令,不可走左边这条路,再看左边这条路前面一公里处是密林覆盖的山谷,最后的结论是:敌人通过此手段隐蔽他们到卧虎令的真实意图;敌人想引诱我们到左边这条路的山谷伏击我们”

“队长真厉害,你转业后到地方可以当一个出色的公安局长。”杨图灵赞叹道

赶快沿右边这条路追,缩短和敌人的距离。

 

你是第22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