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卧虎岭攻坚战

 

飞虎队顺利渡过了孟龙江,队员们猫着腰,端着枪,机警的向前搜索,向镇子前进,确切了解柳叶镇的匪情,为猛虎团进驻柳叶镇扫清障碍。除被摧毁的江边土匪防御工事,镇上没有发现其它土匪于是陈凯戈带领队员到河口同猛虎团会合,掩护猛虎团从东岸渡江。经过七个小时行军,飞虎队来到离渡口一公里的一座山顶,陈凯戈用望远镜观察渡口,发现靠近渡口的一个山凹,凹子中间有一幢土坯房,有一些肩背长枪的人进进出出,人数三十个左右。他把地图铺在地上,搜寻这个地方,地图上没有这幢土坯房,地图的绘制日期是1947年,说明房子是1947年后建造的。山凹中心位置就是这幢土坯房的位置。显然,这是坐山虎的前哨阵地。山凹面向红河渡口,凹口外是两百米的陡坡,陡坡有一道离渡口一百米的壕沟,配置两挺轻机枪,二十支步枪,是封锁和遏制渡口的,山凹中的房子是敌人生活和弹药储存的地方,它利于敌人的火力发挥,而限制了猛虎团的火力。对猛虎团渡江行动威胁很大,陈凯戈用侦察兵手语示意队员占领山凹南北两边高地。然后在地图上测量土坯房平面直角坐标的坐标值为:X06540Y48600。飞虎队到达渡口半小时后,猛虎团也在下午2点钟赶到了,他们驻扎的地方也不在敌人战壕武器的射程内,这个渡口同样找不到船,猛虎团一到达就组织部队扎竹筏。飞虎队用电台向猛虎团报告了敌情,猛虎团通知飞虎队明天拂晓前渡江。

第二天黎明,猛虎团用十支竹筏载部队渡江,杨晓宇通过电台,按事先约定的暗语,向猛虎团报告山凹敌驻地坐标:“长江,长江,长江,黄河呼叫,黄河呼叫,黄河呼叫,” “黄河,黄河,黄河,我是长江,我是长江,我是长江,”杨晓宇听到对方应答后继续呼叫:“长江,长江,红河东干旱,需要降雨,降雨量:0654048600 猛虎团报务员复述:“降雨量:0654048600 杨晓宇听到长江复述后,确认对方坐标值没有听错,放心了。长江是猛虎团的代号;黄河是飞虎队的代号;需要降雨是炮火摧毁敌人目标。

五分钟后,密集的迫击炮弹砸向山凹中的土坯房屋,屋内土匪一窝蜂往外涌,飞虎队居高临下,向外涌的土匪扫射,不到半小时,土匪死了大半,“缴枪不杀” 队员们震撼的吼声,吓的土匪乖举手投降。

战壕的土匪也遭到炮弹重创,生还的土匪被飞虎队缴了械。

猛虎团十只竹筏载着全副武装的指战员并列渡江,不到五小时就完成全团渡江任务。

这时已接近天黑,猛虎团和飞虎队都在原地露营,好在七月的红河谷夜间气温在四十多度,不用盖被子,但是蚊子很猖獗,叮一口就是一个包,这里是疟疾高发区,对部队的健康威胁很大。虽然环境恶劣,战士们经过一天的行军和渡江还是睡得很香。

第二天一早,起床的军号声就在红河谷回荡,战士们从梦中惊醒,三分钟就穿好衣服,打好背包,赶到集合点,全团九个连“立正,向右看齐……”的口令声此消彼长,不到五分钟全团集合完毕,开始向柳叶镇挺进。队伍像一条细长的蛇在地上慢慢爬行。这里的七月份温度高达四十多度,战士们脸上的汗珠一颗一颗流到下巴,又滴落在地上,地上像是下了一场稀疏的雨滴。队伍中不时有人拧开水壶盖,将壶口塞进嘴里,咕噜咕噜喝个痛快。有的战士把壶口对着张开的大嘴,壶底朝天,摇了摇水壶,只从壶里滴出几滴水,壶里的水已经喝光了。各连队卫生员在队伍长蛇阵不断的前后穿梭,见战士走路歪歪倒倒,立刻从药箱里拿出十滴水喂进战士嘴里。班长、排长、连长……将自己水壶里仅有的一点水硬往那些中暑的战士嘴里塞。体力强一点的战士给体力弱的战士背背包。这和国民党军队长官喝兵血,吃空饷是黑白之分。

经过七小时的艰难行军,猛虎团和飞虎队终于到达柳叶镇。入镇前,飞虎队先进入镇进行再次侦察,队员们对每条巷子,每个角落,像篦子一样从东到西过滤了一遍,仔细侦察后,没有异常情况,猛虎团团部和三营进入柳叶镇临时驻扎,一、二营在镇附近选择两个山包住下。飞虎队和团部住在一处。

到柳叶镇休整一天后,陈凯戈率领飞虎队从柳叶坝出发,到卧虎岭侦察,为了不惊动敌人,

他们连羊肠鸟道都不敢走,去鉆那些连野兽都不愿走,长满荆刺茅草的灌木丛。和小路平行,并保持约五十米的距离前进,发现小路的转弯处都构筑有碉堡,碉堡内有三至五人值守。来往行人都要盘查,稍有疑问就绑上卧虎岭发落。前行六公里,来到离卧虎岭约五百米的一片密林里,陈凯戈用望远镜观察,陇西氏族庄园正面是刀削斧劈的虎跳崖,庄园背面是奇峰叠嶂的哀牢山主峰。陇西氏族庄园是敌人防御的主体部分。围绕庄园是互为犄角的三座钢混结构水泥碉堡,每座碉堡周围都有射击孔,无射击死角。庄园两侧是开阔地,分别构筑战壕。每一侧战壕都有近五十人值守,配有重机枪一挺,歪把子轻机枪三挺,其余是步枪,冲锋枪。两侧对称配置。

侦察结束后,陈凯戈向刀剑锋团长报告了侦察结果,并对侦察情报进行了分析,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认为攻打卧虎岭有难闯的三大难关:柳叶镇到卧虎岭七公里的羊肠鸟道森林密布,道路崎岖,路的转弯处构筑碉堡;卧虎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特别事虎跳崖,大部队无法攀登;防御工事坚固,催毁这些工事,榴弹炮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榴弹炮离不开汽车牵引,羿岱县没有一条公路;我们最大的优势是指战员都经过三大战役和渡江作战,从长江打到广西、云南,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这是最大的优势。卧虎岭肯定能打下来,只是伤亡大小的问题,如果能出奇招,可以把伤亡降到最低。

刀剑锋说:“我很赞同你的意见,我们就在作战方案上做文章,尽量减少伤亡,方案成熟了在进攻,今天晚上谁都别想睡觉,躺在床上思考方案,明早我两统一一个可行的方案,然后召开一个作战会议”

第三天,团部召开了参谋长、营长参加的作战会议。团长公布了和陈凯戈拟定的预案:

1进攻时间定在七月二十五日凌晨四点;2飞虎队利用夜幕掩护和敌人困倦麻痹,采用近距格斗,用匕首消灭通往卧虎岭小路沿途碉堡的敌人;3飞虎队爬到大树上高于虎跳崖的树上,居高临下封锁崖口,掩护攀崖先遣队,先遣队登上虎跳崖后控制崖口,掩护大部队攀崖;4加大炮火攻击力度,尽量摧毁敌工事,剩下的工事采用炸药包清除;5.大部队进攻中向敌阵地发射照明弹,使敌看不清我,我能看清敌。

这个方案大家都无异议,定为正式作战方案。

七月二十五日凌晨四点,飞虎队用匕首,弓弩消灭了沿途碉堡里的敌人,摸到虎跳崖前面的原始森林,爬上树,用绳子做安全带,利用树干隐蔽身体,站在树枝上,用枪瞄准崖口的敌人,攀崖先遣队顺利登上崖口,土匪还在呼呼睡觉,先遣队用卡脖子的方法,在没有惊动其他敌人的情况下,消灭了崖口十二名土匪,有效控制了崖口,大部队开始登崖。

凌晨四点,进攻部队全部到位,随着三枚红色信号弹升空,全部炮弹都砸向敌人工事。

如同八级地震,大地在颠簸,哀牢山在摇晃,炮弹的气浪震荡树叶发出飒飒响声,卧虎岭火光冲天,土匪的躯体连同衣服被炮弹撕裂成碎片,抛洒到空中,惊雷般的炮声,机枪哒哒哒的响声,土匪的的惨叫声,犹如贝多芬的交响曲。

炮声停止,冲锋号响起,照明弹像流星飞向敌阵地,敌阵地变成白天,在轻重机枪掩护下,战士用炸药包炸毁敌人剩余的工事。

一个小时后结束战斗,敌人死伤两千多人,被浮五百多人,坐山虎和特务江笑秋带着四百多残敌逃到卧虎岭南边的老牛场。

卧虎岭攻坚战结束后,猛虎团转移到离柳叶坝十公里的腰街驻防。这里是红河西片的中心地带,距离东面的北区,南边的水塘、者龙,北边的摸洒距离都相差不大,匪情发生时可以便于机动,全方位支援。

 

你是第6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