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算计

 

卧虎岭被攻破后,坐山虎和江笑秋及副官带着四百多残匪逃到卧虎岭东南十多公里的老牛场原始森林躲藏。江笑秋分析了形势,认为坐山虎的大部分人马已经被歼灭,共产党会尽快恢复和巩固各级地方政权;恢复征粮工作。现在大城市的粮食问题还没有解决,要给共产党致命一击,就是在粮食问题上做文章。 如果大城市不能保障粮食供应,市民必然会发生恐慌和骚乱,引起老百姓对共产党和新生红色政权的不满,到那时国民党取代共产党就水到渠成了,这粮食问题确实是政治斗争最有威力的武器。要制造大城市的粮食恐慌还是要从源头开刀,鼓动地主富农大户抗拒交粮;利用各股土匪武装攻打县、区、乡政府和征粮工作队,使征粮工作机构瘫痪,丧失指挥和领导能力;对已经征集的公粮摸清仓库位置,发动土匪抢劫和销毁。要实施这些计划方案还要在征粮工作队中发展眼线。 她现在要唤醒蛰伏在征粮工作队的特务:“副官,现在是启用‘地老鼠’的时候了,给‘地老鼠’发报,电文如下,地老鼠:现令你执行如下任务:一、向羿岱县各地的地富发出密函:朝鲜战场联合国军全胜,志愿军惨败,蒋介石即将反攻大陆,不必向共党政府交公粮;二、发动各股土匪武装攻打县、区、乡政府和征粮工作队;三、查清征粮工作队的粮食仓库准确位置,并摧毁之;四、在征粮工作队中发展新成员。江笑秋签署,一九五0年七月二十七日”副官用笔准确无误的在本子上记录下电文,好奇的问江笑秋“特派员,地老鼠是谁?”“不该你知道的别问” “是,特派员”副官拿着电文转身到坐山虎的电报室发报去了。 杨宇东分析了羿岱县的形势,认为破坏征粮工作的土匪大部分已被猛虎团剿灭,剩下的小股土匪只有逃命和躲藏的能力,必须尽快展开第二次征粮工作。他通知了征粮工作队队员到县政府大会议室开会。林哈莫见到夏秋菊,马上跟在她的后面,夏秋菊在一个左右都坐满人的一个空位坐下,林哈莫只好灰溜溜坐在其他坐位上。“现在大股土匪已被解放军剿灭,我们必须尽快恢复征粮工作,前段时间采取的先易后难的征粮工作方针,占有大部分粮食的地富基本还没有征收。现在大城市粮荒还没有解除,所以明天早晨就出发,队员们的分组和下去的地点按原来的不变” 第一次征粮工作已经进行过详细部署,所以这次会议杨宇东只做了简短的交代。 散会后,林哈莫黯然神伤,没精打采。对夏秋菊他感到像是一碗看的见,吃不着的肉,只有淌口水的份。林哈莫的一举一动都有一个人一直在密切注视,这个人不是别人,他就是征粮工作队的林若水。被这个人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说明遭血光之灾就不远了,林哈莫却全然不知。林若水马上靠了上去,“兄弟,我还不知道你肚里那点小小秘密,别单相思了。这情场角逐跟战场一样,是拼实力的。你知道夏秋菊的恋人是谁吗”“谁!” “就是那侦察连的连长,渡江战役中的战斗英雄陈凯戈啊!他们是大学的同学,那时就是一对恋人了” “那有什么了不起” “你怎么还不明白,这女人是最不喜欢瘦小个儿,你瞧人家陈凯戈,高大、英俊、潇洒。你和他站在一起,踮起脚尖也没有人家的肩高呢,不是常说美女爱英雄,你是英雄吗?走,喝酒去,我请客” 林若水搭着林哈莫的肩膀向酒馆走去,来到一家叫“春香楼”的酒店,店面不大,但整洁干净。正屋进深一丈五左右,宽一丈左右,摆了四张圆桌及配套的凳子。往里是一间很小的屋子,里面有一张床,这是老板娘的卧室。见来了客人,老板娘扭摆腰肢端着酒盘出来,看上去不超过三十岁,她身穿粉红紧身旗袍,体型匀称,前突后翘,双峰突兀,手臂如两只莲藕,旗袍开衩比较高,露出了白嫩的大腿。林哈莫直勾勾的盯着老板娘,在目光不停的在她迷人的乳峰和白胖的大腿来回扫视,眼珠子像是凝固了。她从酒盘端出一碟香炒葵花籽,一碟烤花生,拿出两只酒盅,一壶酒摆在圆桌上。“请慢用,菜马上到” 看来老板娘很麻利,一会儿端着一盘油炸牛干巴,炒香肠出来,摆在桌上。牛干巴还冒着油泡,香气扑鼻。她拧起酒壶,给两个酒盅倒满酒。 酒过三巡,林若水从衣服口袋掏出一封信,惊讶的“哦,差点忘记了,我去寄封信” 老板娘走到林哈莫旁边,“哦哟,你这朋友怎么把你一个人仍在这儿,孤零零的” 林哈莫借题发挥 “不是还有你吗?” “我哪儿配啊,你们都是国家干部,我只是一个开酒店的” 她向林哈莫靠了一步,腰都快贴到林哈莫的臉了,他感到臉上一股暖流袭来。他站起来“陪我喝一杯!” 她端起林若水的酒杯,主动碰一下林哈莫的酒杯,一口饮尽,她假装酒醉,身子摇晃了一下,碰到林哈莫的胸脯…… 砰!砰!砰,门被踹开了。进来一个腰圆膀粗的壮汉,一把拧起林哈莫的裤子,“好啊,你强奸我老婆,到你们单位评理去” 她捂住脸哭泣,“他欺负我,我不从他就强……” 林哈莫跪地求饶,“大哥啊,求求你,就这一次” “他妈的,这种事情一次和两次有区别吗?”林哈莫苦苦求饶磕头,那拨浪鼓似的头像鸡啄米一样不停的碰撞地板。 “饶你可以,那以后你一切都要听我们安排” 林哈莫连连点头“是!是!是!” ”好,很好,那你告诉我,你们征粮队什么时候出发,到哪儿去” “大哥这个不能说,我求求求你” “不能说,那我就拧着你的裤子,让你赤身裸体去找你们单位评理去” “大哥我说,我说,明天早晨,到柳叶坝和鹦哥坡,具体几点钟不知道,我们这些一般干部哪有手表,怀表,告诉时间也没用”“以后你就别到这里来了,你要随时听候我们给你下达的任务,交换情报的日期为每月1、3、5、7、9……后面以此类推。给你下达的任务和你获取的情报都在这约定的时间里进行交换” 他贴着林哈莫的耳根子:“……情报交换的地点和方式……” 林哈莫清楚这回祸闯大了。他们要对征粮工作队采取什么行动也能猜出八成。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连裤子都控制在那个壮汉手里,他也知道以后他们会得寸进尺,无休止的纠缠,但是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林哈莫不是傻瓜,他能猜出这酒店老板娘的身份;踹门壮汉的身份;甚至林若水的身份; 老板娘、壮汉是坐山虎的人可能性更大。林若水不可能是坐山虎的人,他从小在昆明长大,是九九整肃才来到羿岱县的,甚至现在他也不知坐山虎是什么模样。他可能在九九整肃中发生了什么事,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就像自己一样,现在已经是叛徒了。这次发生的事情一定是林若水精心设计的圈套。羿岱县城有好几家酒店,偏偏就来到这家倒霉的酒店,恰好在喝酒中他要出去带信,而在来的途中不去寄信,这些都不是巧合,而是事先精心设计好的。这个仇一定要报,只是现在还不行,否则拔出萝卜带出泥,现在是要想法弄清他的底细,等待时机使他原型毕露。 第二天早晨,征粮工作队按队长的安排出发了,这次每个队配了五支歩枪,每支枪一百发子弹。队员进行了射击,地形地物利用,武器保养等基本军事知识和技术的培训。北区工作队走到公鸡岭时遭到土匪的伏击,队员们迅速抢占了路旁的小山包,利用卧姿进行还击。河边村巡查的基干队听到抢声赶来支援征粮工作队,打退了进攻的土匪,但是战斗中牺牲了一名征粮队队员。王琼芳右腿受伤被土匪抓走。 这次征粮工作队下去开展的第二次征收公粮,地富的态度强硬起来,征粮遇到了较大阻力,队员们觉得有些蹊跷,深入到群众中深入调查了解,发现村里谣传“志愿军在朝鲜战败……蒋介石要反攻大陆” 征粮工作队顺藤摸瓜,追查到谣言的源头都是从村里的地主富农哪儿传出的,经过对他们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工作后,交出了收到的匿名信,工作队向县剿匪委员会进行了汇报。在这次征粮工作期间,还发生了南区和北区小股土匪袭击区政府的事件,均被区上的基干队打退了。  

你是第36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