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诗藏密

 

解放军平叛土匪前,地富倚仗土匪撑腰,顽固抗据交粮。坐山虎土匪武装和三十四团叛军被剿灭,他们失去了靠山,没有了底气,只好老老实实按政府的政策交足四九年的公粮。加上第一次征粮中,贫下中农未交清,这次补交的公粮,一天的征收量已经达到三万多斤。

每天都有从鹦哥坡、柳叶镇出发的运粮驮队,赶往羿岱县县城,这些粮食在县城粮仓暂存后,仍然是靠骡子驮运到两百里外的玉溪。导致县城粮仓进多出少,粮仓爆满,带来安全隐患,失火、霉烂、土匪破坏,什么预想不到的风险都有可能,最难预料和对付的是土匪的偷袭,守卫粮仓的是几名装备差的基干队员。征粮工作队队长杨宇东急的团团转。如果暂停征粮,又怕夜长梦多,以后再次开展征粮工作会更加困难。好在粮仓是在离县城三公里的新寨,寨周围是丛山峻岭,密林丛生,粮仓是为征粮而新建的,寨子八户人家,村民很少与外面来往。

真是怕啥来啥。一天,滇中解放报社的张斌编辑右手捏着一份本报社新出版的报纸,匆匆走进县公安局,原来他收到作者寄给他的投稿信。稿子是一首五言诗:

野果充糇粮,

私室无仓箱。

勉为新诗章,

沙寨断归肠。

羿岱县是以彝族、花腰傣为主的多民族县。文化落后。识字的人少,会写文章的人就更少。报社稿源少,为了鼓励作者,就在本报发了这首诗。但是后来觉得不对劲,作者写诗要么抒发自己的感情,要么描写景物,觉得这首诗两者都不是,那作者写这首诗目的何在?利用报纸传递情报是敌人的一种手法,张编辑越琢磨越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就来报告公安局。

公安局刑侦科长李刚看了这首诗也觉得有问题,但是这首诗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就是无法揭开。公安局长秦臻只好向县委政府汇报。县委书记白冰觉得这首诗里可能隐藏着一个大阴谋,于是通知了公安、本地驻军、征粮工作队、剿匪委员会、解放报社到政府会议室商议这件事。书记让报社张斌编辑对这首五言诗提出看法。张斌编辑认为:“这首诗既没有抒发作者的思想感情,又没有描写羿岱县某个地点的景物。那很可能这首诗就是敌特用来传递情报的。到底这首诗中隐藏着什么情报,就是无法分析出来。开始我认为是藏头诗,但是藏头诗就是藏头、藏中、藏尾三种方式,如:

生日快乐藏头诗,藏头是:

生当人杰死亦雄,

日为刀剑夜则筝。

快意恩仇江湖事,

乐得逍遥度浮生。

藏尾是:

回眸一笑百媚生,

春风桃李花开日。

诗情也似并刀快,

浔阳地僻无音乐。

藏中是:

春草初生驰上苑,

重阴白日落何处。

小弦紧快大弦缓,

世间娱乐似抛砖。

 

但是,这首五言诗这三种方式都不是。”

“如果真是张斌编辑所说的,那就是我们羿岱县委政府的奇耻大辱,共产党的报纸给敌特传递情报” 县委书记很激动。

公安局长秦臻认为,“诗中隐藏的情报可能有两个方面:唤醒某个蛰伏的特务;敌人要破坏的目标”

县长认为:“这县城的目标就多了,县委、政府、银行、城市水源、物资仓库……这些目标中的任何一个如果遭到破坏我们都承受不起,即使派部队守卫这些目标,也顾不过来,只有准确掌握敌人的具体袭击目标才能集中力量重点守护,所以最终还是要把隐藏在诗中的秘密找出来”

剿匪委员会主任认为现在通知各地基干队昼夜加强对重要目标的巡查保卫工作,发动群众提高警惕,向政府提供敌特线索。

“我提个建议,进驻我县剿匪的飞虎队有个报务员,叫杨图灵,是密码破译专家,这诗和密码虽然是两码事,但是破译的思路应该是相通的,可以让他试试”“ 杨宇东提出了一个好的建议。

根据与会人员发表的意见,县委书记做出决定“根据大家的意见,我决定按以下方案去实施:派两名基干队员携带武器,带着县委的书面通知,骑马以最快速度赶到鹦哥坡,通知那里的边纵独立团一营一连、二连火速赶往县城,到后在城中机动部署,随时赶往事发地点;同样派两名基干队员携带武器,骑马以最快速度赶到柳叶镇,将登有五言诗的报纸交给杨图灵请他破译,将破译结果火速带回。散会后立即执行”

散会后到柳叶镇和鹦哥坡两路人马先后出发。到鹦哥坡一路经过梅子箐遭到土匪伏击,基干队员事先做了预判,通过复杂路段策马扬鞭,土匪对活动目标缺乏射击技术。这里是方云富的土匪武装,还没有开始清剿。独立团一营一连、二连接到县委的书面通知后,立即紧急集合,开始向县城出发。

到柳叶镇一路经过两天到达目的地。基干队员将报纸交陈凯戈,说明了来意。

“图灵,有活干了!”杨晓宇走到队长身旁。 “什么事,队长” “羿岱县领导送来一张滇中解放日报,上面有首五言诗,他们认为是敌人通过这首诗传递情报,请你破译” 杨晓宇拿着报纸放在电台桌上,坐在凳子上,开始分析研究这首诗。他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握着铅笔,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抬着头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时而皱眉头,时而舔舔那发干的双唇,又时而用铅笔轻轻地敲着桌子,.瞬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用铅笔在五言诗上,从第一行第一个字开始垂直往下画直线,将第一列四个字连起来,自言自语“不对,不对,不对,”用同样方法将第二列四个字连起来,仍然自言自语“不对,不对,不对,” 一直到最后一列四个字连起来,仍然自言自语“不对,不对,不对,这四个字不成为一句话,狗屁不通”

然后,从坐位上起身,在不宽大的屋子里徘徊,两眼望着柳叶坝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稻穗, 自言自语“滇南粮仓啊” 突然,五言诗里第一行第五个字“粮” 第二行第四个字“仓” 在脑海里闪现。他兴奋的回到坐位,用铅笔将第一行第五个字“粮” 第二行第四个字“仓”两个字用直线连接起来,直线向前延伸到第三行第三个字“新” 第四行第二个字“寨” 这条直线上有四个字“粮仓新寨” “连长,借用一下军用地图” “你要军用地图干嘛?” 连长把军用地图给了他,他摊在桌子上,在地图上搜寻“新寨”这个地名,终于在县城东约三公里找到“新寨” 这个地名。“破译出来了,破译出来了” 他高兴得像个孩子。大家都向他围过来,

“什么破译出来了? 大家不解的问道。“这首五言诗里敌人隐藏的情报啊!”大家看见他在五言诗画的直线,恍然大悟。“天才啊天才” 大家异口同声称赞。“你是怎么破译出来的?”

山猴子问道。“‘提示’当你遇到难题时,你可以两眼无意向周围扫视,说不定这周围的某件东西会提示你,使你找到问题的答案。历史有个最生动提示的例子是:苏小妹三难新郎,新婚之夜,苏小妹给新郎秦观出了三道题,答好了才允许进洞房。前两道题都顺利答出,第三题是对对联,苏小妹的出句是“闭门推出窗前月”,秦观一时应对不出来,在院子里急得打转转。这时,不知苏东坡怎么竟然也转进了院子,得知妹夫的难处,就把一个石子扔进水缸,于是提示了秦观,作出了对句“投石冲开水底天”, 秦观才得以进洞房。”

陈凯戈告诉两位基干队队员“土匪要袭击你们新寨的粮仓,赶快回去向领导报告!” 两位基干队队员转身就走,经过一天一夜赶到县城,向书记县长汇报了杨晓宇对五言诗的破译结果。

县长立即令鹦哥坡赶来的两个连到新寨守卫粮仓。一连三排配两挺重机枪、十支冲锋枪及步枪潜伏在粮仓内,其余部队埋伏在粮仓周围山上。下午,一百多土匪赶着五十多匹骡子,两个土匪拧着两个方铁桶,冒出一股汽油味。看得出,他们抢了粮食剩下的准备全部烧光。埋伏在密林中的部队在土匪进入的方向留出一大个缺口,让土匪放心进入埋伏圈。土匪一窝蜂涌到仓库门前,用枪托砸开库房门,哒哒哒!土匪一片一片倒下,“赶快撤,有埋伏!”

这时留出的缺口关闭了。土匪向周围山上撤退又遭到埋伏部队猛烈扫射。见土匪死了一大半,“缴枪不杀” 的吼叫声吓的土匪瑟瑟发抖,双手把枪举过头。土匪被全部缴械。经审讯投降的土匪,他们是龙虎山孙传德的土匪,粮仓位置是国民党特务提供给孙传德的。

你是第30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