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解救

 

王琼芳在公鸡岭被土匪抓去后,一直牵动着征粮工作队队长杨宇东的心,他经常都在自责,很内疚。公鸡岭已经发生过武装抢粮事件,自己却没有引起警惕。如果王琼芳有什么不幸,怎么向她的父母交代,虽然革命免不了会有牺牲,但是能避免的牺牲就不应该发生,发生了就是当领导的过错。领导的职责不仅仅是带领大家出色的完成工作,还应关心体贴他们。包括他们的生活学习、成长进步、家庭、婚姻。他也时时刻刻在思考解救王琼芳的办法,但是县城没有部队,赤手空拳救不了人,莽撞救人反而会害了同志。现在,独立营两个连在城里,只需抽出部分兵力就能把人救出来。他走进了县政府的大门,找到县长,向县长汇报派部队救人的请求。县长也认为救人是件大事,不能在拖了。他和杨宇东立即去独立营住地,首先见到二连连长刘大鹏,县长说明来意后,连长认为先把情况摸清。杨宇东告诉连长被抓的征粮队员是被土匪押着向龙虎山脚的河边村方向去的,那里是地主罗文才的家,匪首孙传德就盘踞在龙虎山上,估计被抓的队员很可能关在罗文才的家,因为土匪居无定所,流动性大,押着一个人到处跑不方便,罗文才和土匪孙传德有联系。估计在罗文才家看押被抓队员的土匪只有几个人,人多了住不下” “既然只有几个土匪直接强攻行不行,” 连长征求杨宇东的意见。“那样我们被抓的队员会比较危险,回去后,我到河边村去把情况摸清楚,然后商量一个方案”

县长和杨宇东回到了县城。这天晚上,杨宇东躺在床上一直未能入眠,营救王琼芳的计划就像放电影,一幕幕在他脑子里闪过。一个个方案被提出,又一个个被自己否决。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因为要的结果太苛刻了,既要将被抓队员安全救出,参加营救的人又不能有伤亡。不然就成了当地老百姓流传的一个笑话:山上丢失一只羊,雇了一帮人去找这只羊,找到这只羊,这帮人又被狼吃掉。虽然营救的整个计划应该是刘大鹏连长军人的事情,但是刘连长刚来到县城,对这里的地理自然环境和敌情不熟悉,自己想出一套方案和刘连长的方案进行综合,取长补短。他觉得想不出办法是因为情况不明,一切都是空想,还是首先要深入龙潭虎穴去侦察,想到这里,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洗漱后,他就去到离县城三公里的河边村,村子紧靠山脚,村前是一片片绿色的稻苗。一头头高大的牛正低着头吃草,时不时发出欢乐的“哞哞”声。村民在稻田里拔杂草。他在村中走访了几个以前认识的村民,证实前几天确实有几个土匪押着一个干部模样的女同志进了罗文才的家,关在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现在是要设法进入罗文才的家查清王琼芳被关在那间屋子,小王是一个很机灵的女孩子,进去后他有意大声说话,向小王发出信号,小王听到后一定会以某种方式告诉她所在的房间。

他又到了一家基干队员家,小伙子正在往箩筐里装稻谷,“你这谷子是挑到街上卖?”杨宇东问基干队员。 “哪会有卖,是挑去罗文才家交租,交了租就剩下不多了” “罗文才在家吗?” “没有在家,催租去了” 杨宇东不禁暗喜,贴着基干队员的耳朵嘀咕几句。两人挑着谷子向罗文才家走去。

罗家是一座中式“目”字形三进四合院,一色的青砖黛瓦。进了正门,迎面是一个影壁墙,墙上是白鹤盘青松壁画;第一进是门屋,院子里有张长条形石桌,上面是一排盆栽菊花;第二进是厅堂,院子是一个袖珍花园,园内是繁茂的奇花异草,散发出淡淡幽香;第三进是主人的私室和闺房,是这座四合院的经典之作。院里有古柏,天井中心有水池,池内有假山。私室和闺房是古朴的镂空花窗,浮雕木门。私室和西厢房之间是厨房,一丫鬟双手端着一个托盘,盘里是一碗莲子银耳羹,碎步向闺房走去,一名背抢的土匪截住去路,“给我端来的?用手拧了一下丫鬟的脸蛋,丫鬟向土匪瞥一眼”  

一进门屋,杨宇东提高嗓门大叫:“交租啰,交租啰!” 机敏的王琼芳听到杨宇东的声音, 就大喊:“我要上厕所!快来开门” 土匪怒吼:“叫什么?”“我要上厕所!”杨宇东看到王琼芳是从门屋的一个房间走出来的,给她递了个眼色。

罗文才的管家将挑来的谷子过了斗,在一本发黄的记账本上记下交的谷子数量。交完租,两人挑着空箩筐回去了。杨宇东给河边村基干队队长交代了派基干队的人监视罗文才家的动向,然后回到县城,找到付程鹏县长,提出解救王琼芳的方案,县长完全同意他的方案,并要求他立即去把独立第一团一营二连连长叫到政府会议室研究。一个小时后,杨宇东和二连连长到了政府会议室。县长进来给二连连长握了手。县长对二连连长说:“杨宇东同志到河边村摸了下情况,请他先介绍一下,然后我们制定一个可行的营救方案” 杨宇东开始介绍他侦察的情况“经我和河边村的一位基干队员到罗文才家侦察,证实王琼芳被关在罗家四合院门屋的一间屋子,有五个土匪轮流看守。罗家是一座中式“目”字形三进四合院,一色的青砖黛瓦。第三进是主人的私室和闺房,私室和西厢房之间是厨房,我介绍完了 本来他想提出自己的营救方案,但是考虑到二连长是军人,会给人喧宾夺主和班门弄斧之嫌。县长明白杨宇东的顾虑。“请二连长提提你的意见” “县长,杨宇东同志熟悉情况,还是听他的意见,方案定了后,我带兵实施就是了” 杨宇东接着提出了营救方案:“我的设想是这样 :明晚凌晨,派一个排的兵力去营救,其中两个班埋伏在大门外接应,派一个人从围墙翻越进入四合院,用煤油将厨房点燃,将四合院内的人引到火灾现场,厨房和关人的房间之间是视线死角,二连的另一个班事先身着便装,配短枪,提着救火的水桶进入院子假装救火,实际是控制里面的土匪。然后我去救人,救人成功后通知一班撤退。这是备选方案。首选方案是:说服罗文才配合我们放人,罗文才愿意配合的理由有四条:一罗文才虽然对征粮工作很抵住,但是他并不想和共产党闹翻,他清楚羿岱县最大的土匪坐山虎都跨了,大势已去,他是一个很胆小的人;二罗文才是一个吝啬的人,五个土匪在他家吃喝,难道他不心疼?而且扰乱他家的宁静生活,一名土匪还调戏他家的丫鬟,我们的人关在他家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他巴不得早点扔出去,恰巧我们来帮他仍;三他家那座四合院非常豪华,如果在他家打起来,就面目全非了,他要做的就是我们救人前,利用他孙子满周岁,请土匪吃晚饭,把土匪灌醉。首选方案是假打,对天放两枪,不伤人,目的是罗文才在土匪头子那里好交代;被选方案是如果罗文才不配合我们就真打。

“二连长,你的意见如何?”县长问连长。“这个方案是可行的,我完全同意”

“那杨宇东去找罗文才谈,如果他同意,今天晚上就行动。如果不同意,就选择一个随机的日期,让他拿不准我们什么时候救人 县长说。

杨宇东说:“首选方案还有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预防罗文才勾结土匪将计就计,妄图吃掉我们,所以我已布置河边村基干队监视罗文才和土匪的动向”

散会后,杨宇东就去河边村罗文才家,把目前全国的政治军事形势向他宣传,让他认清和土匪同流合污的后果。对罗文才来说,这是顺水推舟的好事,他当然满口答应。

这天晚上,二连三排一班身着农民打扮的便装,腰撇手枪,手拧水桶在预定地点等候,二班、三班全副武装在罗家大门两侧埋伏。河边村基干队在通往本村的各条路口隐蔽监视来往行人。一营也在城里枕戈待命,随时赶往河边村支援

一贯很吝啬的罗文才满桌酒肉招待土匪,把土匪灌得酩酊大醉。三桃园,四季财,五魁首,六六顺……一夜夫妻,二人同床,四腿交叉……土匪的划拳声不绝于耳。

到了深夜,划拳声开始稀疏,罗家四合院火光冲天,“救火啊救火” 的呼救声传出院外。一班冲进院子,赶到土匪划拳声喝酒的屋子外,封锁屋门,个个土匪已经失去知觉,也没有一班的事了。

待院子的人赶去救火的同时,杨宇东用铁锤砸开门锁,拉着王琼芳冲出大门,一班也随后撤出。杨宇东和王琼芳走在前面,部队跟在后面,撤回县城。

你是第37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