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将计就计

 

猴子谷被土匪设伏袭击,虽然飞虎队没有人员伤亡,但是陈凯戈却有些不安。自从卧虎岭被攻陷后,小分队一直在寻觅座山虎的踪迹,结果一无所获。而土匪却准确摸清了飞虎队的行动。这件事必须引起重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召集小分队的人员开会共同探讨这个问题,集思广益。

 

陈凯戈说:“大家都动动脑筋,土匪怎么会对我们的行动掌握那么准确?”

“队长,你叫我用狙击枪消灭土匪的机枪手时,我在瞄准镜里看到有个魔鬼一样的土匪身边有只狗,黑棕两色混杂毛的大狗,像只军犬,是不是它顺着我们的气味追踪来的”

“如果是利用军犬追踪我们,必须有个先决条件,就是军犬事先要嗅闻我们的遗留物,比如衣服、鞋袜、粪便……但是我们没有给土匪遗留这些东西啊,我们都是老侦察了,对这些常识性的细节是很重视的”队长提出质疑。

“土匪的军犬没有嗅闻到我们身上的遗留物,却能追踪到我们。这似乎不合逻辑,但又是事实。这怎么解释啦?我认为事情可能是这样发生的:我们小分队携带着某一种物品,这种物品小分队和土匪都可以得到,那么土匪就把这种物品给军犬嗅闻。而我们小分队携带的这种物品在从柳叶镇出发到山里的沿途路上会留下这种物品的气味,那么土匪的军犬就顺着沿途路上留下的这种物品的气味找到我们。这种物品可以是一条鱼,一块肉……,大家说说我们有没有这种物品?”

图灵的分析使大家开了窍。

“唉,是不是过江龙那壶糯米茶啊,这种茶叶柳叶坝到处都是 猎狐说。

“就是糯米茶”大家都认为是那壶糯米茶给土匪提供了线索。

过江龙有些紧张。

队长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过江龙:“这事没有你的责任”

队长肯定道:“一定是糯米茶给土匪的军犬留下了追踪我们的气味。不过这也可以变为好事啊。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陈凯戈对将计就计’的具体方案向队员下达任务:

“明天上午九点,我带领飞虎队从柳叶镇出发,到卧虎岭以北两公里的席草塘方向,离席草塘一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梅子谷的沟谷,谷两边是树林,飞虎队在两边山坡隐蔽设伏。过江龙准备一壶比较浓的糯米茶,我们出发半小时你揹着糯米茶顺着我们的路线出发。土匪的军犬及土匪的队伍可能会嗅到糯米茶的气味沿途追踪。也就是糯米茶的气味引导土匪的军犬,土匪的军犬引导土匪的队伍进入我们的伏击圈。土匪的队伍进入伏击圈时,两面山坡同时向土匪开火,这时过江龙尽快向山坡的飞虎队会合

“我再补充一点,过江龙是单独一人行动,为了安全,你必须着便装,你是傣族,最好穿你们的民族服装

“队长放心,我是本地人,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很熟悉,遇到土匪我会随机应变的”

“为了保障沿途小分队行军安全,我对行军中的安排如下:

王小虎,你负责前方警戒,任务是保障小分队行军前方的安全,行军途中,由近到远向前方观察,遇敌先开火,为小分队遭遇战提供反应时间;

张文斌,你负责侧方警戒,任务是保障小分队行军侧方的安全。观察搜索小分队前进方向两侧山坡是否有伏兵,并及时作出反应;

刘正国,你负责后方警戒,任务是保障小分队行军后方的安全。阻止敌尾追,防敌跟踪,消除小分队行军痕迹。

消除小分队行军痕迹并不是怕土匪跟踪我们,如果留下行军痕迹,土匪就会怀疑是故意暴露我们的行踪,引导他们进入伏击圈”

“队长,我们的伏击敌人的计划是很周密了,敌人会按我们的安排行动妈?”王小虎问。

“《孙子兵法》里讲: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作战要根据敌情的变化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不能墨守某种作战方法。到时根据情况变化采取应对策略,调整我们的方案。做到敌变我变”

“参谋长,明天一早,你带领一支队伍和半边脸的‘波波’继续搜索这支飞虎队。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消灭掉。否则,我们不会有安稳的日子

“司令,这次我会敲掉他一大半”

“特派员,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坐山虎问江笑秋。

“再好的办法、计划、方案都是建立在指战员军事素质过硬,武器装备精良基础之上的。你们这些弟兄,都是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没有经过残酷战争的磨练,你要指望他们在战斗中取得大的胜利是不现实的。加之我们的对手是一支身怀绝技的特别小分队。你知道这支飞虎队的头是谁吗?他参军前是西南联大物理系的高材生,西南联是什么大学,是中国一流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联合而成的。所以,这次你的弟兄能消灭一两个共军就是大胜了。”

“特派员,不管收获多少,我们还是得不断的派队伍去和他们拼消耗。他们才二十多个人,经不起折腾,我们还有四百多弟兄。就算一次战斗我们死三个,他们死一个,到最后他们拼光了,我们还有两三百人,这就叫瘦死的骆驮比马大。”

“但愿如此吧,就死马当活马医了。飞虎队就如悬挂在我们头上的定时炸弹,我们不断派人去袭击他们,也许这颗定时炸弹会晚一点爆炸,我们就可以多活一天。这个地方几十里地没有人家。没有粮食补充,几百人在这儿,坐吃山空。”

猴子谷战斗的第二天上午九点整,陈凯戈带领飞虎队向席草塘方向前进。到达梅子谷两侧山坡树林里埋伏。一条毒蛇在猎狐头顶树枝上攀爬,把头伸向猎狐的脸颊,晃动着脑袋,张开大口,大眼睛发着绿光,一条细长的舌头从嘴里射出,离猎狐的脸颊只有两三厘米。猎狐从腰间刀鞘里拔出锋利的匕首,刀锋向蛇头一挥,蛇头带着鲜血掉在地上,蛇身还紧紧的缠绕在树枝上。草丛里的蚂蚁爬进队员们的背上,肚皮上,冷不防叮咬一口,又痒又疼,队员只好忍受着。

半边脸还是带着他的爱犬‘波波’到柳叶镇从飞虎队的源头开始追踪。把糯米茶叶给‘波波’嗅闻。然后用食指向前方指引。‘波波’顺着残留在路上的糯米茶气味开始追踪。到了山腰,半边脸叫助手到山林里通知等待的土匪队伍和他会合。土匪参谋长没有识破飞虎队的意图,一直跟着‘波波’向前追踪。到了梅子谷,匪参谋长看到这里的险要地势不禁感到全身寒颤,但是他又不得不通过这个危险地段,他渴望尽快找到飞虎队,痛痛快快的歼灭他们。他将带领的五十多土匪分为两组各二十多人,他令第一组快速通过,陈凯戈当机立断命令歼灭进入伏击圈的第一组土匪。

轻机枪、冲锋枪、步枪、手榴弹一起向箐沟里的土匪开火,顿时硝烟弥漫,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在沟谷里回荡。由于土匪通过迅速,只击毙六名土匪。匪参谋长指挥未通过沟谷的第二组土匪企图抢占右侧的山包,被飞虎队密集的火力封锁了通向山包的道路,被迫退回来。他又命令土匪向埋伏在山坡的飞虎队扫射,陈凯戈右臂中弹,鲜血喷射。图灵眼疾手快,掏出急救包及时给他进行包扎,止住了血,好在没有伤着骨头。队员们居高临下,向沟谷里的土匪投出一排排手榴弹,有的土匪被炸出肠子,有的脑袋炸开花,有的被炸断腿。匪参谋长不甘心失败,组织第二次抢占右侧的山包。这次他调整了战术,用主要火力向山坡的飞虎队发起攻击,用三分之一的兵力抢占山包,他这一招果然奏效,飞虎队只能应对主攻土匪的火力,无暇顾及抢占右侧山包的小股土匪,土匪占领了山包。在已抢占右侧山包土匪的掩护下,匪参谋长带领主攻土匪企图同右侧山包土匪会合,被飞虎队猛烈的火力堵住。匪参谋长只好命令主攻土匪掩护山包的土匪一起撤出战斗。

飞虎队没有追击逃离的土匪。陈凯戈粗略计算土匪还剩下约四十人;飞虎队人数不占优势。离开山谷进行追击,地形也不占优势,胜算的把握不大。所以带着队员撤回到柳叶镇,择机消灭残匪。

“报告司令,请你发落。我们这次和共军只打了个平手,我们死了十三个弟兄,飞虎队也死了十多个人”

“什么发落不发落,能消灭一个共匪都是胜利,消灭一个他们就少一个。比赛死人共军比不过我们。他们才二十 多个人,我们有四百多人 ,看谁能熬到最后”坐山虎很自信。

江笑秋心里明白,这次带领的土匪一定又是中了飞虎队的埋伏,不然死不了十多个人。 

你是第49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