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智取龙虎山

龙虎山,斧劈刀削般的悬崖拔地而起,上顶云天,白云缠绕山腰,锁在薄雾中的半山庙宇,若隐如现,一条狭窄的石梯路从崖脚七弯八拐伸向半山的庙门。孙传德一伙匪徒就盘踞在寺庙里,用两挺轻机枪封锁了唯一的一条通往山上的石梯小路,凭借险要的地形,与近在迟尺的县城驻军对峙。

剿匪委员会会议室里在召开歼灭龙虎山土匪的军事会议,独立第一团二营营长张挺兴,教导员刘汝彬列席会议。

剿匪委员会主任蓝冰说:“……今天会议的议题就一个:如何全歼盘踞在龙虎山的土匪。龙虎山地势十分险要,强攻必然会伤亡很大,大家动动脑子,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既要拿下龙虎山,又不能使我们的部队伤亡太大,现在大家畅所欲言发表自己的意见。

委员罗梦琪认为:“土匪在山上用机枪封锁道路,不让我们上山,我们就不可以在山脚用机枪封锁道路,也不让他们下山吗?山上没田没地,粮食吃完了饿死他们。”

孙传德他不傻,山上肯定储备了足够的粮食,他最近从地主罗文才家买了一批大米运上山,可能够吃半年没有问题,而上级限我们完成羿岱县清剿任务的时限剩下不到两个月了”刘英杰委员认为罗梦琪的办法不可行。

张尧水委员提出抽调全县的剿匪部队集中优势兵力攻击龙虎山。

营长张挺兴说:“问题的关键是上山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路,不管部队多少,都只能单路前进,不可能齐头并进形成排山倒海之势,增加部队没有用。”

付主任付程鹏认为:“要实现主任提出的既要拿下龙虎山,又不能使我们的部队伤亡太大’的要求,只能‘智取’。对孙传德来说,‘智取’就是利用他的弱点,从他的弱点开刀,孙传德的弱点是什么?就是他和他那帮兄弟中的半数人都抽大烟,毒瘾能使一个人失去警觉,失去判断能力,失去自控能力,成为任人摆布和控制的工具,给他一点毒品,他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孙传德还有一个弱点,就是他和地主罗文才有很深的矛盾,起因是他经常在罗文才身上揩油,刘英杰同志提到孙传德地主罗文才哪儿买了一批大米,名义上是买,实际是半买半抢,他只给了市价的一半。我们可以利用他的这两个弱点,制定智取龙虎山的方案。

主任蓝冰急切要求付程鹏提出智取龙虎山的具体方案:“老付:你说说具体怎么实施吧!

付程鹏提出了详尽的实施步骤:“……全国各地解放后建立起来的新政权,都有一件首办的事情,就是剿匪、禁娼、禁毒,得到人民的拥护,我们县还没有开展禁毒运动,配合智取龙虎山,我们在全县开展声势浩大的禁毒运动,平山区是重点,取缔烟館,捣毁贩毒集团,截断孙传德土匪的大烟供货来源,然后由我们部队的人扮装成贩毒人员,利用土匪急切得到毒品的心理,设法上龙虎山,打入匪巢,配合大部队里应外合。打入匪巢又有两套方案:一是利用地主罗文才在扮装贩毒人员和孙传德之间牵线搭桥;二是捕获下山购买大烟的土匪进行政治攻势,使其转变立场,配合扮装的贩毒人员上龙虎山,即使不能打入匪巢。只要土匪彻底断了毒品,必然导致混乱,大大削弱战斗力。禁毒运动中,我们还要暂时在龙虎山附近保留一个由我们的人控制的烟館,,以获取土匪的情报,必要时抓捕进入烟館的土匪。

营长张挺兴从座位上站起身,把烟头往地上一扔“我看这办法好,准能成功。”

主任蓝冰说:“其他同志对付主任提出的这个方案有什么意见和补充?”

与会人员一致赞同这个方案。

主任分配任务:“禁毒运动由县政府执行,老付是剿匪委员会付主任,又是县长,具体就是你负责禁毒运动;二营负责攻打龙虎山。没有其他意见就散会,下去各司其职。”

平山区为重点的禁毒运动在全县展开,各区成立副区长挂帅的禁毒委员会,下设情报组;抓捕分队;戒毒所。情报组负责侦察贩毒分子的组织网络,活动规律,为抓捕分队提供情报;戒毒所对吸毒人员实行戒毒;抓捕分队负责抓获贩毒分子交公安部门处理。各地墙壁上均有“举报贩毒分子立功,隐藏包庇贩毒分子违法。”“自首不咎,顽抗严惩,揭发有功”的标语。

开展禁毒运动两天多,平山区收容吸毒人员一百多人;抓捕贩毒分子二十多人。剿匪委员会对这些人员进行秘密甄别,每个人都必须自报住址,住什么村,什么街道,门牌号,父母哥弟姐妹、亲戚……的名字,然后秘密派人核实,这样没有人能隐瞒自己的身份,其中查出十一人是龙虎山的土匪,秘密将他们单独关在县城城郊一间屋子里,随后又送来五名“瘾君子”他们向已在押的龙虎山土匪自我介绍道:“我是王彪”“ 我是李有亮”……

禁毒第七天,龙虎山开始出现动荡,土匪们的大烟已经吸光了,托人下山也没有买到。有的土匪不断打哈欠,流鼻涕,淌眼泪,全身无力;有的土匪出现恶心呕吐,腹胀,腹泻,心神不定,坐立不安;还有的土匪神魂颠倒,心烦意乱、脾气暴躁,像得了一场瘟疫。一个土匪小队长对手下说:“弟兄们,实在受不了,我带你们下山找个烟館痛快,痛快” 其中一个土匪有些害怕:“队长,孙爷知道了会绕咱们吗?”土匪小队长说:“他现在比我们还难受,比我们还想下山,可是他走不动了。”下山的土匪小队长带着几个土匪找遍全城,最终在城边找到一幢两层楼的烟館,里面只有十张床,每张床配一个床头柜,上面摆着一盏烟灯和一支烟枪,见来了客人,店老板吩咐店员:“上烟!”店员给每张床送来一份金黄色的大烟。土匪小队长赞叹大烟:“好烟啊”正当土匪们沉浸在香甜的烟气中时,冷冰冰的枪口抵住他们的脑袋,一个个被纠出去。被关在城郊屋子里的王彪大声吼叫:“解放军同志,我要上厕所,快点开门啊!”看守从腰间掏出钥匙,开了锁,刚一拉开门,王彪一拳打在看守脑门上,看守一个趔趄倒在地上,王彪拾起看守的枪,一挥手:“弟兄们,赶快跑,抓住会被枪毙的。”他们跑出五百多米时,看守从地上爬起来,高呼:“毒贩跑了,赶快追!”剿匪委员会主任蓝冰和营长张挺兴听到看守的叫喊声,兴奋异常:“成功了”

王彪一伙一口气跑到龙虎山山脚,一个土匪对王彪说:“我们要上山了,你们五个走吧!”

王彪生气的骂道:“你们怎么能过河撤桥呢?我是贩毒的,被抓回去是要挨枪子的,说不定你们今后还有用得着我的时候,现在政府禁毒查的很严,我还藏着几斤大烟,你们烟瘾发了只有找我。”土匪听到还有几斤大烟,来了精神:“藏在哪儿?”“这是秘密,不信,我身上还藏有几两呢” 王彪脱下鞋子,拿出厚厚的鞋垫:“这是做成鞋垫形状的大烟,来!每人分一块,等两天,我们找机会把藏着的那几斤大烟拿上山!”土匪都同意王彪五人一起上山。王彪五人走在土匪后面,离封锁上山小路的机枪阵地约三十米处,王彪给土匪说要方便一下,按营长事先安排,王彪带两名战士控制两挺封锁道路的机枪,李有亮带一名战士跟随土匪进入寺庙监控孙传德匪首。等土匪走远了,王彪走到机枪手旁:“兄弟,在城里搞到几两大烟,你两一人一半!”当两个土匪正要从王彪手里接大烟时,其余战士眼明手快的将匕首从后背插进土匪的心脏,获取了机枪控制权。这时孙传德毒瘾发作,无力顾及他手下弟兄,整个龙虎山的土匪成了一群乌合之众,李有亮趁机煽动土匪:“县城边有家烟館,价格很实惠的。”毒瘾发作的土匪听到城里还有烟館,又有二十多名土匪下山,尽管他们身无分文,但是他们有枪,土匪的逻辑就是有枪就有一切。黑色的天幕已把大地罩的密不透风,王彪见时机已到,在路边用干树枝点燃三堆篝火,二营营长张挺兴见到篝火信号,带领全营沿小路向龙虎山急速前进,两个小时到达寺庙附近,命令二连三连包围寺庙,一连正面攻入寺庙,一连首先向里面喊话:“……你们被包围了,下山的道路已经被我们控制了,缴枪投降既往不咎,保证你们的安全。”乒的一声!喊话的战士中弹牺牲,守在庙门的机枪手向里面的土匪猛烈还击,土匪倒下一片:“别打了,我们投降!” 营长向里喊话:“把枪放在地上,双手抱头,一个一个出来,谁敢耍花招,一枪毙了他!”

土匪一个一个抱头走出庙门,最后一个是李有亮押着匪首孙传德出来一连二排进入寺庙搜索每一个角落,确认没有隐藏土匪后,全营撤出战场,押着土匪凯旋而归。 

你是第1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