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内外夹击

 

斧劈崖溶洞,洞中有洞,洞中有天,洞中有河,一块块钟乳石像大吊灯,天空中翱翔的雄鹰,像一条腾飞巨龙,像一只大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千姿百态,气象万千。洞里冬暖夏凉,好像一个大空调。和这迷人景色极不协调的是,洞里住着一群杀人魔王,祸害百姓的土匪

麻老大、麻老二、麻老三,三股土匪头子围坐在一张石桌子开怀痛饮,边喝边聊,畅谈杀人的体验和快感。“哎!老子麻老大一天不杀人,就浑身不自在,用那大肚盒子炮杀人多过瘾” “大哥,我麻老二用刀杀人才过瘾呢,一匕首刺进心脏,血就像烟花一样喷出来,美极了;我麻老三喜欢用刀剐人,一刀下去,那惨叫声就像美妙的音乐”

麻老大、麻老二、麻老三是拜把子兄弟,麻老二、麻老三不姓麻,是老百姓给他们取的绰号。老百姓称这三股土匪为“三麻” 或叫“三霸” 麻老大是这三股土匪的头,任何行动这三股土匪武装都会一起参加,实际成为麻老大为首的一股土匪 “ 既然大家都手养养了,那明天就到区政府抓几个共党分子过过杀人瘾怎么样” 麻老大提议得到麻老二、麻老三的赞同“好啊,好”

斧劈崖溶洞里的粮食弹药够坚持三年,抢来的金银珠宝够花几辈子。那区政府没有什么粮食,金银珠宝,也没用像样的武器。他们要去攻打区政府就是源于对共产党的仇视,抓几个区干部过过杀人瘾。

猛虎团和边纵独立团的部队一直集中在红河西片对付坐山虎和三十四团叛军。这里就成为土匪的避风港。使这窝土匪有恃无恐,利令智昏。

第二天上午,麻老大、麻老二、麻老三三股土匪四百余人,五挺机枪,一百多支步枪围攻东区区政府。

区政府是一幢坐东朝西的二层土坯楼房,二楼西边是走廊,通过走廊进入六个房间。西边和南北三面都是两米高的围墙,东边是楼房。防守区政府的是一个三十人的基干队,火力最强的就是三支冲锋枪,其余是步枪,还有一个十人的公安班,火力也不强。由基干队长方德明统一指挥。他命令所有人退到楼上利用房间居高临下坚守。将所有人分成六组,一个组坚守一个房间,靠南北两边的房间各配一支冲锋枪,用于封锁上楼的楼梯口。人员武器配置完成就是战术了。他叫大家把房间之间的隔墙挖通,以便各个房间之间互相支援。他分析,土匪没有重武器,围墙和整个楼房不会被轰炸垮塌,敌人只能翻越围墙进入,必须集中火力消灭翻越围墙的敌人。并规定:只准枪法好的可以射击翻越围墙的土匪,枪法不好的射击窜到楼上的土匪,这样射击距离只有一两米,就不会放空枪浪费子弹。还向区政府对面山头用树枝发信号,用剿匪委员会利用树枝做信号传递情报的方法,将匪情传到坡脚边纵独立团三营。

方德明清楚,能不能坚持到增援部队的到来,必须做到两条:一是减少伤亡,二是节约子弹。

土匪的进攻很热闹,五挺机枪,一百多支步枪通过围墙顶向楼房猛烈射击,子弹都打到墙上了,除枪法好的通过窗口还击外,其余的人员没有露头。

土匪的第一轮攻击收效甚微,第二轮攻击改变了战术,除继续从正面猛烈攻击外,偷偷用竹梯搭在楼房后面的墙上,从竹梯爬上窗户,这一招方德明早有部署,土匪刚爬上窗户口,那些枪法不太好的基干队员就可发挥作用了,几乎是枪口抵着土匪的脑门,一扣扳机,土匪脑袋开了花。由于土匪射来的子弹密集,土匪第二轮攻击牺牲了两名基干队员,基干队也击毙了五名土匪。

土匪第二轮攻击后双方处于对峙状态,基干队出不去,土匪攻不进来,就这么僵持着。这是方德明最希望的,这样可以拖延时间,得到部队增援,也不会导致战斗减员。土匪不知道基干队的求救信号已经发出去,否则他们会连续发起冲击。在这短暂的战斗间歇,方德明谋划着土匪第三轮攻击的战术。前两轮土匪的攻击,基干队都没用手榴弹,因为土匪一直被阻挡在围墙外面,投弹距离约三十米,这个距离如果在无遮挡的野外,是可以轻易投出去的,但是在室内通过窗户投出去放不开手脚,投不远,还有可能不小心手榴弹碰到墙上。因此,他打算土匪第三轮进攻放土匪进入院子,在土匪靠近到三米左右通过窗口往楼下投弹,发挥手榴弹杀伤范围大的优势,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如果土匪冲上楼梯口,少量土匪用步枪近距离射杀,如果土匪集群冲击,就用冲锋枪封锁楼梯口。

大约僵持了三个小时,土匪发起第三轮进攻,基干队的火力有所减弱,二十多个土匪翻越围墙进入院子,“投!” 随着队长的投弹命令,五枚手榴弹投到冲入院子的土匪群中,炸死土匪一大片,只剩下五名土匪逃出了院子。

“报告营长,根据山头发出的信息,在我们南方有四百多土匪在进行破坏活动” 峨山坡脚独立团三营信号接收员报告。营长刘志坚根据地图上标注的各信号发出点判断,是羿岱县东区区政府。

他立即率领全营向羿岱县东区区政府急行军。他心里非常着急,区政府只有几十人,装备也比较差,而土匪有四百多。晚到一分钟,可能就会多牺牲一名同志。他恨自己没有长一双翅膀。他规划的行军路线近乎一条直线,虽然路不好走,但是可以减少行军时间。由于行军速度太快,开始有人掉队,身体强壮的就接过掉队战士的枪,以便掉队战士跟上行军队伍。有的战士边走边打瞌睡,就用毛巾在路旁水沟里浸湿毛巾,洗个冷水脸。有急行军经验的战士口袋里备有辣椒,打瞌睡就咬一口辣椒。对这些疲惫不堪的战士来说,能够睡一觉,是多么幸福的事,哪怕就地躺在行军路上睡一会也是莫大的奢望。

这时羿岱县东区区政府的激烈战斗还在持续,方德明见屋内有一根长竹竿靠在墙上,发现了它的利用价值,他找到一些细绳子,用绳子把手榴弹绑在竹稍,取出手榴弹导火索拉环,用绳子拴住拉环,绳子另一头顺着竹竿轻轻拉到竹竿根部,然后用竹竿将手榴弹从窗口伸到院子。土匪见到慌了神,这简直就是轰炸机。

土匪再一次发起进攻,一窝蜂涌进院子,方德明将竹竿上的绳子猛一拉,轰的一声巨响,集束手榴弹在土匪上空爆炸,土匪的脑浆都炸出来了。

打打打哒打哒哒打哒,三营已经赶到,嘹亮的冲锋号使土匪胆战心惊。他们见大部队赶到,想撤出战斗,已经被大部队包围。三营从外面往里面打,基干队和公安班从里面往外打。麻老大被陷入解放军和基干队的内外夹击中,土匪腹背受敌,,顾得了头顾不了尾,顾得了尾又顾不了头,深感不妙,如果不赶快突围,小名不保。他挑选了二十多名作战勇猛的土匪,配备三挺轻机枪和汤姆冲锋枪及手榴弹,向东突围,三挺轻机枪嗒嗒嗒!喷着火舌,冲锋枪哒哒哒哒向守在东边的三营一连猛扫,遭到一连更猛烈火力的还击,被迫堵回去。麻老大又带着顽匪向西边的三营二连猛扑,土匪首先向二连投出一排手榴弹,接着是轻机枪,冲锋枪一起上,虽然给二连造成了人员伤亡,但是麻老大无法向前靠近一步,二连如同一堵悬崖峭壁挡住土匪突围的去路。麻老大这时恍然大悟,北边是基干民兵,火力弱,战斗力不强,他向北突围逃走。这次战斗击毙了三十多名土匪,俘虏四十多名,麻老二、麻老三带着小股土匪冲出包围圈,向山上逃窜。

营长刘志坚命令一连、二连追歼土匪,发动群众配合部队清山。命令三连向斧劈崖溶洞发起攻击。洞里只有二十多个土匪守洞,指导员向洞里土匪喊话:“……你们的人大部分已经被歼灭了,现在我们正在追击,赶快投降吧!对你们过去的罪行既往不咎,你们的孩子妻子、老母亲等待你们回家团聚呢!”

洞里没有反应,连长命令机枪、冲锋枪一起往洞里扫射,洞里土匪在呻吟,指导员用手示意暂停攻击,继续喊话,开展政治攻势。

“别开枪,我们投降!”洞里走出二十余个举起双手的土匪。连长带领三名战士,用冲锋枪一边向洞里扫射,一边向洞里搜索前进,确认洞里已无残敌,示意其余的战士跟进。洞里堆积如山的大米,一箱大洋和珠宝,四挺轻机枪,几十支步枪,数十箱子弹和手榴弹。营长派人向县政府报告,等待县政府派人来处理。第三天,县剿匪委员会派来五名干部,在深入群众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将大米、大洋、珠宝等民用物资清退,物归原主,武器弹药配给基干队。

你是第57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