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人质

剑桥大学,一条蜿蜒着整个剑桥镇的小河,河水碧绿,清澈见底,水草在水中漂荡,许多可爱的小鸭子在水中嬉戏,剑河的两侧是绿茵茵的草坪,再配上旁边古老的建筑。这简直就是一幅画。杨静默和罗霄云在剑河里划着小船,犹如在画里穿行,像穿梭在时光长廊,来到了几百年前的大英帝国。杨静默和罗霄云同为剑桥大学数学系的中国留学生,杨静默来自云南羿岱县的一个富商大贾家庭,罗霄云来自江苏扬州一个官宦人家。杨静默通过了博士论文,获得博士学位;罗霄云通过硕士论文,获得硕士学位,两人如负释重,全身轻松愉快,身穿博士服学位服在剑河划船放松。两人谈论四年在剑桥大学的美好回忆,回到祖国如何实现自己的抱负。杨静默的博士论文是《跨平台通用计算机语言的实现》,他选题的初衷是认为现行的二进制机器语言编程门槛高,工作量大,不能跨平台,试图探索一种易掌握,效率高,跨平台的崭新通用计算机编程语言,立志回到祖国实现这一愿望。 

授学位的第三天,杨静默和罗霄云就在宿舍收拾行李准备回国,他们已经买好到上海的船票。

砰砰砰!宿舍门被踹开了,进来两个中年男子,东张西望,见桌子上一本Don E.Knuth,高德纳编著的《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书籍,一把抓了过去,杨静默和他理论:这是公开出版物,是我在书店买的,还给我。” “不行,一片纸,一个字都不能从这里带走。”杨静默还想和他理论下去,罗霄云一把将他拉过来:“你这回知道什么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了吧,别和他纠缠了,没有用的。”

第二天一早,两人携带着行李赶到码头,上了到上海的轮船。轮船在茫茫的大海上航行,望着无际的大海,浩浩海水荡荡漾漾,眼前白茫茫一片,望着远处,那漂在海上的一艘艘轮船,只不过是海面上的一片片树叶。看那船在天的边缘上游动,就像婴儿的摇篮,在海面上荡着,坐在轮船里的人,伸一伸手也许就能摸到天。天上的云朵堆满了轮船,踩着云朵也许就到了月宫。

 “霄云,其实我两还是老乡呢!”

“你是云南人,我是江苏人,怎么扯上老乡了”

“我祖籍是江苏应天府(今南京),不但我,云南很多人的祖籍都是江苏应天府,只是离现在已五百多年了。1368年正月,朱元璋定都应天府,正式建立明朝。但云南地区仍然拥戴元宗室,誓死与明朝抗衡。公元1381年八月,朱元璋发布征云南诏令,傅友德将军30万兵马自南京出发,兵分两路,从北、东两个方向大举向云南挺进。占领昆明,大理,瑞丽。为稳固云南,开始从南京移民云南,改变云南人口结构。 

“哦,还真是老乡呢”

“你们扬州有什么名小吃?”

“扬州最有名的小吃是三丁包子,所谓“三丁”,即以鸡丁、肉丁、笋丁制成;还有千层油糕,绵软甜嫩,层次清晰。”

“你们羿岱县名小吃是什么?”

“馊菜”

“哈哈哈……,变质酸臭的菜也是名小吃。”罗霄云笑得手舞足蹈,前仰后合。

“这馊菜啊,烹饪是很复杂的,很讲究的,蒜苗切段炒五花肉;芹菜切段炒五花肉;笋丝发胀炒五花肉;红烧猪脚;骨头汤,将这些做好的菜装进瓦缸里发酵两天,就成为馊菜。食用之前盛上一碗,倒进锅里烧开就可以吃了。”

历经近四十天,经过阿拉伯海、印度洋、新加坡、越南、香港,两名中国留英学子终于回到祖国,杨静默和罗霄云几乎齐声叫喊:“黄浦码头!”两人在码头分手,杨静默直接回云南。

杨家四合院正屋,杨老太爷坐在太师椅上,和熙的春日阳光斜照在他身上,他美孜孜的品尝着陈年普洱茶,欣赏着杯中枣红色的茶汤;嗅闻茶汤的陈香气味,品尝回味甘甜的茶汤。

杨老爷品茶是把视觉嗅觉、味觉全都调动起来,他认为这样才能发挥茶的全部价值。

一只喜鹊飞过来,落在院子一颗柏树上,头上带着黑丝小帽,脖子上围着黑丝巾,身穿黑披风,这衣帽黑得如漆如炭,光滑得似蜡似釉,发出银铃般清脆的啼叫声。杨老爷自言自语:“喜鹊叫喳喳,好事到我家”

门室外响起叮当单车铃声,管家听到铃声出门查看,邮差交给他一封英国寄来的信,他三步并两步把信交给老爷。杨老爷撕开信封,取出信纸逐字阅读,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悦:“喜事啊,静默获得博士学位,已启程回国,这喜鹊叫声还真准。”

老伴提议:“老爷,是不是牵匹马派人去接少爷,他下车后要走两天路。”

“不用接,让他自己走路回来,年轻人应该吃点苦,对他有好处,我年轻时做小生意,饿着肚子挑一百多斤还要每天走七八十里。”

麻老大一伙土匪要过“杀人”隐,一时冲动带领土匪攻打东区乡政府,丢了三十多人的性命,斧劈崖溶洞的武器弹药粮食、大洋、珠宝全部被政府掳走,日子一天不如一天,麻老三想到一个主意:“大哥,离我们斧劈崖十五里的杨家寨,有个杨太爷,是个富商,很有钱,我们何不干他一票。”

“这个主意我早考虑过了,杨家院子四周围墙几丈高,而且是石条砌成的,还有二十多个武艺高的家丁,平时防范非常严密,警惕性很高,成功的把握不大。

“大哥,我们不去攻打他的院子,叫他把家里的银子给我们送来。”

“麻老三,你大白日说梦话啊,他会把白花花的银子给我们送来,这等于割掉他身上的肉。”

“大哥,他不乖乖的把银子给我们送来,我们就割掉他身上的肉,他的大公子在英国念书,最近两天要回来了,我们在路途把他绑了,叫杨老太爷拿银子换人,他要敢拒绝,我们就把这块肉剁了。”

“麻老三,你这主意不错啊,那就由你带几个兄弟去办这件事。”

麻老大允许后,麻老三就四处探听杨公子回到杨家寨的准确时间,从杨老太爷仆人口中套取到了杨公子回到杨家寨的准确时间,他带了几个精干的土匪在离杨家寨三公里杨公子必经之道埋伏。正午时分,杨公子和一个挑夫步履蹒跚的向麻老三一伙土匪走来,全然不知灾祸降临,土匪从路边灌木林中窜出,挡住杨公子去路,一个土匪用麻布口袋往杨静默头上一套,杨公子双手被绳子结实的反绑。“好汉,你们是谁?我身上没有钱啊!”麻老三破口骂道:“老子知道你没有钱,但是你爹有钱啊,哈哈哈!”

挑夫见状滚下路边的深箐逃跑,杨静默被带到斧劈崖溶洞。管家将一封信递给杨老爷,信封竖排左边落款是“斧劈崖溶洞”不用看信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了,他撕开信封抽出信纸展开:“……大洋五百换公子性命……

令杨老爷棘手的是他没有这么多现大洋,他只好向有生意往来的伙伴借,他想到十里外驻乡政府的解放军,但是如果攻打溶洞土匪会不会撕票,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这伙土匪不消灭,给他们的大洋花光了,他们会不断的找麻烦,必须把他们彻底剿灭,才会有太平日子,他吩咐管家秘密到乡政府报告解放军。

营长刘志坚和教导员石雷接到管家的报告后,仔细研究解救人质的方案。方案一是装大洋的箱子改造为上下夹层,底层放炸药,上层放大洋,十个大洋用牛皮纸包成一筒,炸药引爆雷管的拉火绳改用头发,拉火头发通过底层从夹板缝隙引出到上面,固定在最下层一筒大洋上,交换人质在洞外进行,一手放人,一手交钱,人质放出后立即转移到安全地方,当土匪把木箱抬进洞里时,必然从箱里取出大洋,带动头发拉火线引爆炸药,这时埋伏在洞口两边的部队立即攻入洞里。

方案二是趁敌不备,突然袭击,以最快的速度就出人质,此方案人质有较大风险,部队伤亡大。决定首先执行第一方案。

教导员以杨老爷的名义给土匪写了封信,主要是交换人质的地点和方式,特别强调人钱交换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进行。土匪急于得到大洋,同意按信上的约定在离洞口五百米的山包上交换人质。约定的这一天,两名格斗技术过硬的战士扮装杨老爷的仆人,抬着箱子到溶洞外山包上,土匪很狡猾,先派两名土匪来验证大洋的真假,当他们确认大洋是真后,回到洞里,八名土匪背着枪押着杨公子来到山包,两名伪装抬银子的战士迅速把杨公子带走,土匪抬着银子回到洞里,管家大声喊道:“快点把空箱子给我们送回来”抬银子的土匪回到洞里里,从木箱里把一筒筒大洋拿出放在旁边石桌上,当土匪拿起系着雷管拉火索的一筒大洋时,炸药轰隆一声爆炸了,隐藏在洞口两边茅草里的二十多名战士冲进洞里,用猛烈的火力对没有被炸死的土匪扫射,不到十分钟土匪被全歼。

你是第12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