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突审

 

花街节后,陈凯戈一直纠结在假卜少抓与不抓的问题上,抓没有任何证据,假卜少和假卜冒相隔约三米距离,没有肢体接触,没有语言交流,凭什么抓人家;不抓就势必让她自由进行破坏活动,同时有些情报需要交叉验证,以便去伪存真,只有把她抓起来通过审问,才能获取更多信息,互相印证,避免掉入敌人的陷阱。他想起了通过查敌伪档案核实这个假卜少的身份,获得抓捕她的证据。“图灵!”“队长什么事?”“给师部发电报,电文内容:‘师长、政委:有一疑是国民党特务的青年女子,年龄约二十七岁,身高约一米六,身材苗条,瓜子脸,右眉梢一颗黑痣,浙江口音。请求查证该女子真实身份。……陈凯戈:“发出电报后及时接收回电”“是,立即发报”电报发出三天后,收到师保卫科的电报:“经请求省公安部门协助查询,军统云南站一女特务档案资料与电文所述相符:谭慧茹;女;二十六岁;浙江省温州人;湖南临澧特训班;少校……档案资料复印件已由保卫科密件寄出,请查收。”四天后陈凯戈收到了谭慧茹档案资料密件,还有一封谭慧茹婆婆寄给她的家信,保卫科对这封信进行了说明,是卢汉起义期间寄到军统云南站的,这时特务们都逃走了,谭慧茹的这封信就并入她的档案,保卫科考虑得很周到,估计这封信对谭慧茹的思想转化可能有用。陈凯戈仔细看了谭慧茹的档案资料,与假卜少完全吻合。

陈凯戈带领三斤半过江龙到照相馆,陈凯戈有礼貌的对谭慧茹要求:“小姐,有些问题要你到小分队去核实一下”“你们凭什么要我到你们小分?” 三斤半往谭慧茹身旁一站,像庙里一口撼不动的梵钟,抡起粗壮的胳膊:“凭什么,就凭这个!”谭慧茹知道秀才遇到兵,有礼讲不清,“好吧,我跟你们走,反正我也没有做亏心事”

谭慧茹被带回飞虎队一间小屋子,正面摆放一张条桌和两把椅子,旁边摆放一张小方凳,正面墙上贴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几个白纸黑字”,桌上放着一个本子和钢笔, 陈凯戈指着小方凳,示意谭慧茹坐下,自己坐在椅子上,图灵坐在队长旁,三斤半像柱子一样站在谭慧茹旁。她见墙上那几个刺眼的大字,站起身大声吼叫:“你们把我当什么人?我有什么好坦白的?”三斤半用手掌往谭慧茹肩上一按,犹如一座小山压在她肩上,扑通一下坐回了凳子。

陈凯戈开始审问:“你是什么人很快就会清楚的,我们不可能轻率的把你请到这里来的,对你我们还是不陌生的。”她是经过反审讯严格训练的,她判断这是审讯流程的第一步——试探,主要目的是为了对被审人员的思想状态、心理障碍、抗审能力、智力水平等进行分析了解,对审讯的切入点和突破口进行寻找,了解被审人员的情况和特点,寻找双方可以交流的途径和渠道,为展开审讯打开通道。

“你是什么时候参加特训班的?”她知道这是审讯流程的第二步——打开缺口,或者叫开门。一座水库如果炸开一个缺口,里面的水就狂泻直下,如果一间屋子的门被打开了,屋子里的一切秘密都昭然天下,这个缺口和门就是特训班,承认进过特训班,那自然就是军统特务了,什么都无法隐藏了,所以一口咬定,不知道。“什么是特训班?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能不能告诉我?”

那我告诉你,青浦训练班,就是后来迁到湖南临澧的特训班”她不由自主的全身一惊,打了个寒战。马上又镇静下来:“这个也挺新鲜的。”她认为陈凯戈无法将湖南临澧特训班和自己关联起来,这两个特训班都是公开的秘密。

湖南临澧特训班有一个和你年龄相当的女人,听说后来到了昆明,隶属军统云南组

她判定这是审讯流程的讹诈,用一些貌似和被审人员有关联,又没有证据的问题讹诈被审人员,使其产生心理动摇、犹豫、徘徊、矛盾,步步紧逼,穷追不舍,使被审人员最后不得不在慌乱中露出破绽,放弃抵抗,如实供述。只要自己沉着冷静,泰然处之,他能把我怎么样。接下来就是少回答问题,言多必失,还容易让对方抓住线索和把柄。

青浦训练班,教员总结对付共产党的审讯就是二十个字:说远不说近;说轻不说重;说明不说暗;说小不说大;无论共产党采取什么手段对你进行审讯,他们的目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屈服于他们,从你嘴里得出实情;他们能从种种迹象判断出你的心理状态,从而轻而易举地让你说出实话。如果你在审讯过程中心力憔悴,警惕稍稍放松,他们肯定能看出你已是强弩之末,就会加紧对你的审讯,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抵挡他们的继续盘问,要守住你的防线不让其崩溃。所以你只有使用反审讯的各种技巧才能顺利地通过审讯。必要时还可以激怒对方,使其失去理智,暴露出暗藏的玄机,以应对审讯。

陈凯戈:“你的姓名?”

谭慧茹:“无可奉告”

陈凯戈:“年龄?”

谭慧茹:“个人隐私,保密”

陈凯戈:“性别?”

谭慧茹:“你们解放军怎么智商那么低,连公母都分不清,我没有女扮男装吧?”

陈凯戈:“询问年龄性别是审问的必经程序,你没有权利拒绝回答。”

谭慧茹:“那我也告诉你,你没有权利强迫我回答,在西方是有沉默权的。”

陈凯戈:“这里是东方,是中国,你没有沉默权

谭慧茹:难道嘴是长在你身上?我沉不沉默你没办法控制我,嘴长在我身上,开不开口要看我高兴不高兴。

陈凯戈明白这是谭慧茹在故意激怒他,使审讯陷入僵局,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陈凯戈和谭慧茹唇枪舌战,僵持不下,只好暂停审问。谭慧茹被带到一间屋子休息,陈凯戈给她倒了杯水,使她有所触动,陈凯戈并没有因为她的狂妄而冷落她,想起军统对付共产党那些毛骨悚然的酷刑,觉得共产党还是比较人道的。

一个小时后,审讯继续开始。

陈凯戈:“花街节那天,你去哪儿干什么?”

谭慧茹:“当然是去赶花街,找小卜冒啰!花街上有上万人,难道我不可以去吗”

陈凯戈:“你是可以去,但是不是去找小卜冒,是完成一项特殊使命。

谭慧茹:“什么特殊使命。”

陈凯戈:“和一个男人接头,传递情报。”

谭慧茹:“有证据吗?”

陈凯戈:“没有证据,你们传递情报的方式使对方无法获取到证据,但是不等于我们不知道你们采用的是什么方式和情报的内容,我可以告诉你,共产党及共产党的军队也是藏龙卧虎的地方,什么样的人才都有,你花街上穿的那件筒裙上的秘密终归是会被我们破解的。”

“还有,你的情况我们是完全掌握的,之所以没有直接抛出来,是想给你争取宽大的机会。我知道你的信仰是要忠于你那个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党,不顾国家和民族利益,在国家危难时刻不是挺身而出去捍卫国家的尊严,而是搜刮民脂民膏,中饱私囊,甚至发国难财。军队官员吃空饷,喝兵血,面对入侵日寇不是奋勇杀敌,而是保存实力,互相掣肘。国民党掌握着国家权力,军队武器装备远比共产党军队精良先进,但是却屡战屡败,什么原因?因为你信仰的那个党不得民心。你婆婆给你写了封信,因卢汉起义你们逃走了,你就没有收到这封信。”

陈凯戈把信交给谭慧茹,她撤开信封,一字一字阅读婆婆的信:“慧茹,数年未见,甚是挂念……露露已满三岁,她时常念到你,妈妈到哪儿去了,我告诉他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你猜她怎么回答?“奶奶,我们去找她,我要买很多很多妈妈爱吃的东西给她送去”……不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几年了,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回来吧!一家人团团园园,平平安安,比家有金山银山都强……附露露照片一张”

谭慧茹看完婆婆写给他的信和女儿的照片嚎啕大哭起来,哭的很伤心,陈凯戈的忠言开导,婆婆的书信,女儿的照片使她醒悟,她也觉得国民党大势已去,自己在军统的档案资料都被陈凯戈拿到了,只好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她是江笑秋派到柳叶坝监视猛虎团和飞虎队的,负责和台湾保密局派来的特务与江笑秋之间的联络,筒裙上的情报内容她也不知道,是江笑秋加密的。她揭发了隐藏在羿岱县征粮工作队中的叛徒林若水林哈莫。

你是第61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