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二攻卧虎岭

 

初冬寒夜,哀牢山老牛场原始森林中,十多幢竹架茅草棚被寒风吹的嘎吱嘎吱响。茅草棚中间一顶军用帐篷里,桌子上的菜油灯灯光摇曳,江笑秋和坐山虎都像油灯灯光一样,忐忑不安。卧虎岭失守逃到这深山密林,武器弹药剩下不到半个基数。弟兄们每顿只有二两口粮,再过两天,这二两口粮都无法保证了。“司令,你是本地人,人熟地熟,这粮食弹药怎么解决啊?”江笑秋有些急了。“特派员,这粮食倒是有,武器弹药也有,就怕你不敢去拿” “在哪?” “卧虎岭庄园西面的森林里,武器弹药装备一个师没问题,粮食嘛,够我们这些弟兄吃两年。但是共军的飞虎队就住在卧虎岭山脚的柳叶坝;猛虎团离卧虎岭也只有十多公里 司令,你看这油灯,最亮的地方是离灯两米的地方,而靠近灯的地方却很黑,这就叫灯下黑。所以,我们应该回到卧虎岭,将粮食武器挖出来,长期坚守卧虎岭 “让我考虑考虑吧” “还考虑什么呀,这样下去弟兄们可能会人心浮动的” 江笑秋和坐山虎的对话被一个路经帐篷的土匪听得清清楚楚。

初冬的柳叶坝暖如春天,木棉花映红了整个坝子,而海拔两千多米的老牛场却寒风凛冽。已是深夜,茅草棚里却听不到打呼噜的声音。因为土匪们身上还穿着单衣,睡觉没有被子。根本无法入睡。靠边的一幢茅草棚里,一个光头土匪正在给同室的土匪布置逃离计划:“我们继续呆在这深山野林里只会冻死饿死,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

“大哥,我上茅房路过帐篷听老大说要回卧虎岭,是不是等等在看?”

“你傻啊,原来我们三千多弟兄都没有守住卧虎岭,现在才四百多人能守住吗?卧虎岭山脚是飞虎队,离这儿一个时辰路程的腰街是猛虎团,他们横渡长江,打到广西云南,个个都身经百战。而我们只有用枪口顶着手无寸铁老百姓的本事。” “那好,我和大家一起跑”

光头继续布置逃跑计划:既然弟兄们推举我来领头,那大家一定要听指挥,现在已是凌晨,大家带好武器,不要从这里直接下山,先往东边沿山腰走一公里在下山,这样他们就不知道我们的逃跑路线。现在行动!注意不要发出响声”

这伙土匪从老牛场平安下到柳叶坝,个个都感觉全身暖和。光头告诉大家:“我们不能回家,坐山虎会派人到你们家搜查的。虽然现在是冬季,但是柳叶坝还是和春天一样,到处都是香蕉树冬瓜,不会饿肚子的,现在大家化整为零,分散躲藏。必要时,可以向共军投降,他们不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吗?’我们把坐山虎回卧虎岭的消息告诉给解放军,说不一定还会立功呢”

早晨,值日土匪队长在每幢茅草屋门前咋呼:“大家醒醒,起床吃早饭啰” 其实这是瞎子点灯,白忙乎。土匪一夜都醒着呢,三五成群一堆天南地北的聊天。只有中午太阳正旺的时候,他们才坐在树根脚,背靠大树打盹。

伙夫挑着稀饭在茅草棚中间放下,土匪端着碗,筷子敲着碗丁丁当当响,排着长队打饭。一个土匪口里哼着:“稀饭稀饭真稀饭,能当镜子照人脸。端上稀饭先不喝,首先照脸来打扮。” 每人只有一勺稀饭,其中一个土匪大声叫吼道:“再来一勺” 伙夫也不示弱:“个个都再来一勺,后面的人喝西北风啊” 吼叫的土匪把稀饭碗砸在伙夫头上,伙夫抡起勺子给这个土匪脑门一勺,额头鲜血直流。

“不好啰,不好啰,要出人命啰! 一个土匪向帐篷边跑边叫喊。坐山虎和江笑秋听到叫喊声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后也没有责怪任何一方,同时还得知昨夜逃跑了二十多个弟兄。

“司令,再不能犹豫了,赶快回卧虎岭,解决吃饭问题是当前的头等大事”

坐山虎一挥手:“马上收拾东西,回卧虎岭”

回到卧虎岭,坐山虎挑选了十多个最忠心的土匪将埋在森林里的部分武器弹药和粮食挖出来,运回到庄园。装粮食的口袋和包裹枪支的布都是用防潮性很强的桐油浸泡过的。武器粮食都很完好。坐山虎安排土匪在庄园外围修筑防御工事,进行了火力配置。

这两天,飞虎队接连有傣族老乡来报告。他们地里的香蕉和树冬瓜被偷。陈凯戈认为一定是打散的残匪所为。他把飞虎队分为三人一组,在那些树冬瓜和香蕉由绿色转黄色的地方守候,进行抓捕。

从老牛场逃下山的土匪不敢回家,又不敢向老乡讨饭吃,只能偷食树上的水果,就使得飞虎队抓捕土匪很容易。不到半天就抓到三名土匪,他们主动交代了老牛场的情况,坐山虎回卧虎岭及藏粮藏武器的地点。陈凯戈认为土匪提供的情报很重要,每人奖他们一个银元,叫这三名土匪转告其他匪徒到政府自首。他让杨图灵将获得的匪情用电台给猛虎团发报。建议二攻卧虎岭。猛虎团团长刀剑锋收到电报后,第二天就率领全团赶到柳叶镇,当天和陈凯戈商议二攻卧虎岭的作战方案。

陈凯戈认为:“这次攻打卧虎令比第一次更有胜算的可能。敌人的水泥工事已被摧毁;从柳叶坝到卧虎令小路的沿途碉堡已被拔掉;现在敌人军心涣散,士气低落;敌人人数由原来的三千人减到四百多人

“这次还是由你们飞虎队上卧虎岭进行侦查,然后根据侦查到的情况制定进攻方案”

“我明天就带领飞虎队上卧虎岭侦查”

飞虎队从柳叶坝出发,猫着腰,端着枪,警惕的顺着上卧虎令的小路沿途搜索。到达虎跳崖脚下,陈凯戈选择一棵三十多米高的松树,爬到能观察整个庄园及崖沿的高度,用望远镜观察。发现围绕庄园有两层防御工事。每层都由四个沙袋构成的掩体;每个掩体约三十二人,两挺轻机枪,三十支步枪;沙袋上堆满子弹箱和手榴弹;崖壁上有十名土匪控制虎跳崖。

陈凯戈认为这次不可能用偷袭的方法攀上虎跳崖。他以庄园为中心点,扩大观察范围,发现虎跳崖南面一公里多有一个山岗,可以直视虎跳崖上面。如果在这山岗上架起两门迫击炮,轰炸控制虎跳崖的土匪,待土匪被消灭后,飞虎队立即攀上崖,夺取虎跳崖的控制权,掩护大部队进攻。

完成侦察目标回到柳叶镇,陈凯戈向团长汇报了侦察结果。团长征求陈凯戈炮火准备时,炮阵地的选择,陈凯戈建议:“还是那个小山岗,只有那个小山岗不需要攀上虎跳崖就可以直接安全的到达”

“在炮火准备结束时,趁敌人工事大部分摧毁,人员大量伤亡,你们飞虎队立即攀崖,夺取虎跳崖控制权,大部队在敌人轻武器射程之外集结,虎跳崖控制权夺取后,大部队攀崖发起进攻。一营一连二连在庄园北面阻击敌人从北面逃窜;一营三连、二营一连在庄园南面阻击敌人从南面逃窜;营二连三连在庄园西面阻击敌人从西面逃窜;三营从东边正面进攻。这次力求全歼,攻击时间为明天八点整,部队六点出发”

“团长的部署很周密,我们一定在大部队攻击前,拿下虎跳崖”

第二天七点五十分部队到达指定位置,八点整,小山岗上的迫击炮向敌人防御工事及防守虎跳崖的土匪炮击,当听到崖上炮弹的爆炸声时,陈凯戈判断守崖土匪已被炮弹击中,他立即命令:“山猴子,赶快徒手攀上崖顶,把绳子固定在大树根脚” 山猴子腰间带着攀崖绳,徒手敏捷的攀上崖顶,熟练的将攀崖绳固定在一棵松树上,把绳子另一头摔下崖,飞虎队迅速攀上崖顶,利用原有的敌人工事,掩护猛虎团攀崖。全团攀登结束时,进攻冲锋号吹响。敌人的沙袋工事全部被摧毁,进攻部队一排接一排的手榴弹投到土匪阵地,机枪向土匪狂扫,土匪成堆倒下,开始溃败。向外逃窜的土匪被密集的火挡住去路,退了回来。

坐山虎江笑秋一伙土匪要员在两挺轻机枪及冲锋枪强力火力掩护下,冲出了包围圈,带着三十多名残匪向北逃窜。

剩下的土匪仍在拼死抵抗。坐山虎江笑秋逃离卧虎岭一个小时后才结束战斗。顽固抵抗的土匪全部被击毙。清理尸体发现江笑秋的副官被击毙。

猛虎团回到柳叶镇时,收到师部发来的电报,命令急回师部接收新的剿匪任务。团长要求飞虎队追剿坐山虎江笑秋残敌。 

你是第51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