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卧底

 

在地下党争取卢汉起义时,发现座山虎和卢汉龙泽汇有深交,他经常来往于昆明和羿岱县两地,省公安厅派侦查员跟踪监视他在昆明的活动,发现座山虎不但在昆明有豪华私宅,还在昆明西郊有一幢占地一千多平米的三层楼房,推断是他的秘密据点。猛虎团第一次攻破卧虎岭时,座山虎将他的心腹干将精良武器、黄金银元,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到这幢三层楼房秘密据点。野牛山溶洞被飞虎队攻陷后,座山虎和白狐参谋长逃进这幢三层楼房,遥控指挥云南各地土匪进行破坏活动。

一九五零年初夏,二野四兵团保卫部,一个年轻的解放军军官,穿着一身合体的军装,庄重而冷峻,沉着而内敛,一双睫毛很黑的眼睛,虽然不大,却是藏锋卧锐,流露出一种机警、智慧的神采。他斜跨一支缀着红色丝带的驳壳枪,显出一副英武逼人的气概,像一根柱子立正在办公室,接受部长的一项特殊使命:“杨剑锋同志,据可靠情报,云南'反共自卫义勇军总指挥座山虎已从羿岱县野牛山秘密潜伏到昆明西郊反共据点,企图继续与人民为敌,部领导要求你打入匪巢内部,获取情报,配合部队伺机消灭之。座山虎是羿岱县大恶霸,双手沾满革命烈士的鲜血,凶残狡猾,势力很大,耳目众多。杨剑锋同志,你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打入匪巢内部很不容易,要取得座山虎的信任更不容易,部领导相信凭你的智慧和机敏能够出色的完成任务。你的身份是在元江战役中被击毙的国民党二十六军少校副官刘俊东,由被我策反的座山虎心腹李世勋保荐你。”

保卫部事先为杨剑锋准备了一份敌人拷问时可能涉及到被扮者的社会关系资料,包括:二十六军军部少校以上军官的军衔、姓名、职务;二十六军各师团以上军官姓名、职务;被扮者少校副官刘俊东父母、兄弟姐妹及亲朋姓名,年龄,体貌特征;刘俊东老家住址,地理环境,房屋类型、结构。

昆明西郊秘密据点,李世勋满脸堆笑的走进座山虎作战室:“司令,我给你举荐一个人才,是二十六军少校副官刘俊东,在元江战役中被打散了,现在没有去处,他是我表弟,在你手下找个差事,混口饭吃。”

“李兄,你小心引狼入室啊!”

“司令,这个我敢拿性命担保,如果出了事,我的脑袋还不是要搬家的啊。多个朋友多条路啊,他们的部队现在在泰、老三国交界处贩卖烟土,发财了,说不定那一天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还要去投靠他们呢。

座山虎觉得李世勋的话有几分道理,卧虎岭那么险要的地势都丢了,昆明这个据点迟早会被共军端掉,那时出了逃到东南亚没有别的去处了,到时去投靠先期到达的二十六军残部,也有少校副官为引荐人。但是接纳这位少校副官也是有风险的,必须严格考察,彻底摸清底细才能接收。

座山虎决定接纳少校副官:“老李,下午你把他带来,要用黑布蒙住他的眼睛,来的路上多绕几条街。”

座山虎也有一份少校副官刘俊东的社会关系资料,是他据点里特务提供的,算是杨剑锋的考卷。下午,少校副官被黑布蒙面,两个土匪扭着左右两只胳膊押解到座山虎面前。座山虎大喝一声:“姓名?”

杨剑锋:“刘俊东”

座山虎:“乳名?”

杨剑锋:“春生!”

座山虎:“父亲姓名,年龄?”

杨剑锋:“刘敬斋,五十四岁”

座山虎:“舅舅姓名,年龄?”

杨剑锋:“司令,我没有舅舅,我外公唯一的一个儿子,十五岁就死了。”

座山虎:“二十六军第九十三师二七八团副团长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儿?”

杨剑锋:“二七八团副团长叫谭忠,带着残部七百多人,经西双版纳南峤,逃到缅北邦桑。”

座山虎:“听说你老家正厅大门两边有幅出名的楹联,你能背诵出来吗?”

杨剑锋:“司令,那幅楹联我儿时就已经有了,我当然记得啰,上联是:风送钟声花里过,又响又香;下联是:月映萤灯竹下眠,越凉越亮”

!的一声巨响,座山虎猛拍桌子:“来人啊!这个副官是假的,给我吊在梁上狠狠的打,是谁派你来的?不招供你会死的很惨。”

杨剑锋五花大绑被吊在屋子梁上,土匪用竹板拷打,十多分钟后,土匪可能已经拷打累了,放下杨剑锋,继续拷问:“你到底说不说实话,谁派你来的?你想打入我们内部获取情报,没门!”

杨剑锋辩解道:“我们二十六军在滇南战役惨败,后又逃到元江准备在卧虎岭和司令会合,不幸又被打败,剩下不多的人被共军冲散了,来投奔你们,没有想到把我当共军的奸细,真寒心。”

杨剑锋心里清楚这是在使诈,不管他们耍什么花招,都以不变应万变。

座山虎再拍桌子吼叫:“既然他不招,就拖出去毙了。”

一群土匪把杨剑锋押到山脚一块平地上,土匪中队长拉长声音:“举枪,预备射击!” 一排土匪举起步枪哒哒哒!枪声停止,杨剑锋没有伤着一根毫毛,原来土匪枪里是空炮弹,拔掉了子弹头。土匪们哈哈大笑,“老兄,祝贺你,考试通过了。”

虽然杨剑锋通过了严格盘问,严刑拷打,假枪毙的考验,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但是座山虎并没有解除对杨剑锋的戒备心,只安排他做生活、后勤、跑腿等事务性的工作。一段时间后,杨剑锋一直没有任何异常可疑的举动,座山虎逐渐淡化了戒备心,放松了警惕。一次,座山虎让杨剑锋到军统特务,云南'反共自卫义勇军参谋长穆汉章家领取银元、金条,送给座山虎清点后分文无差,连取几次都无差错,座山虎更加放心了,十分满意。

昆明西郊秘密据点会议室张灯结彩,灯火通明,留声机播放着贝多芬的交响曲,近七十名土匪骨干齐聚一堂,个个手中端着高脚杯,杯中宝石红的法国葡萄酒,散发出萦绕典雅的芬芳,透射着玫瑰般的瑰丽。座山虎端着葡萄酒走到人群中:“今天,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重要事情,经过这段时间的严格考察,证明刘俊东少校副官是值得信任的,为伊消得人憔悴,吹尽狂沙始到金’现在是党国危难之秋,人才难求之时,所以我任命刘俊东为我的中校贴身副官,大家干杯”,他举起高脚杯,示意为刘俊东的晋升祝贺,众匪举杯把盏,欢声笑语。

杨剑锋被任命为中校副官后,取消了只能在一楼活动的限制,能到二楼活动,可以清晰的听到三楼电报室发出的莫尔斯电码声,他默记了这些密电码,回到卧室用米汤写在报纸的空行,投到据点外的死信箱里。四兵团保卫部取到报纸后用碘酒显示密电码,经破译获得据点电报室发出的电文:“罗平、师宗、泸西、富源、贵州盘县反共自卫义勇军各支队: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八时攻打所在地县、区、乡政府,务必大胜……

针对座山虎的计划,四兵团电令上述地区的剿匪部队主动出击,围歼当地土匪,以攻为守,挫败了座山虎的阴谋。

十一月十日,昆明鸳鸯饭店,大红的花朵彩虹桥摆在偌大的饭店前,大厅金碧辉煌,华丽的灯光照射在婚礼现场,把地板映得熠熠生辉。门外前来参加婚礼的黄包车鳞次栉比,更是凸显华贵气息。身披着洁白的婚纱,沐浴在幸福甜蜜之中的佳人,在新郎的相拥下,伴着幸福的婚礼进行曲,肩并肩、手牵手、心贴心,甜甜蜜蜜的来到这结婚的殿堂,这是土匪中队长在举行婚礼,据点骨干分子六十多人参加。鸳鸯饭店还有另外一对新人,是四兵团保卫部男女干部扮装的,来的客人也有六十多人,是某部侦察连扮装的,个个身藏短枪和匕首。下午四时,特务穆汉章宣布婚礼开始,随着一声令下,侦察连战士迅速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土匪的脑袋,杨剑锋一个箭步上前制服穆汉章,座山虎欲掏枪反抗,被一枪击伤俘获。此次行动抓获匪徒六十三名;交获手枪五十多支,捣毁九个土匪窝点。侦察连另一部分兵力控制了据点电报室,强迫报务员以座山虎名义向云南罗平、师宗、泸西、富源、贵州盘县土匪发出攻打当地政府、粮仓、银行……的指示,这些地区的土匪均遭到剿匪部队的伏击而被全歼。座山虎秘密据点被捣毁的消息在报纸上头版头条登载,以震慑云南各地土匪,为开展政治攻势奠定基础。

 

你是第31位阅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