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矛长篇小说《虎啸哀牢山》大纲

194912月,卢汉通电起义,云南和平解放。暗藏的国民党特务为动摇新生的革命政权,在城市鼓动不法奸商囤积居奇,散布谣言,哄抬粮价,制造粮慌,煽动市民对政府的怨恨。为缓解城市粮食压力,保障政府机关、市民粮食供应,在农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征粮工作。国民党特务策动土匪、地霸、反动地主破坏征粮工作,保障征粮工作顺利开展的剿匪斗争拉开了序幕。《虎啸哀牢山》描写了在花腰傣聚居的哀牢山区,我人民解放军猛虎团、飞虎队、边纵、征粮工作队在征粮剿匪中,不畏牺牲,不辞辛劳,与阴险狡诈的特务,残暴的土匪武装斗智斗勇,取得征粮剿匪的伟大胜利。

1949深秋,二十多名昆明各大学学生组成的征粮工作队来到羿岱县,按累进百分比开展全县征收公粮工作,队员们走村串户,通过文艺演出方式宣传发动广大群众踊跃向国家缴纳公粮,取得显著成果。国民党美女特务江笑秋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带着副官李子健到哀牢山深处卧虎岭匪巢,策动滇南“反共救国义勇军”总指挥中将座山虎暴动。座山虎,六代世袭土司后裔,他依托卧虎岭的茶马古道勒索来往驮队和商户,征收羿岱县大烟税,聚敛财富折合黄金约两吨,凭借巨额财富直接和间接控制的土匪万余人,直属精锐部队3000余人。在江笑秋的鼓动下,19504月座山虎指挥羿岱县各个山头的土匪暴动,攻打县政府和各区区政府,围攻解放军部队,杀害政府干部、征粮队员、被捕解放军战士。在柳叶坝的孟龙江岸,制造了惨绝人寰的血案:将被捕的滇中独立第一团一营二连16名男女干部战士采用:砍头、挖眼、掏心挖肝、破肚吊肠、龙竹吊乳房、刺乳头、割乳房、抽筋、活埋、剥皮、火烧、轮奸,杀害等酷刑。土匪暴动迫使县委、县政府北撤至百里的滇中地委;区乡政府瘫痪;征粮工作终止。为恢复羿岱县各级政权职能,重启停顿的征粮工作,我人民解放军猛虎团和由师侦察连精英组成的飞虎队奉命进驻羿岱县,深入到沟壑纵横的哀牢山区围剿顽匪座山虎及各山头土匪。

龙泽汇派卢汉起义部队34团到江川剿灭土匪武装“滇南人民反共自卫军”,原来34团团长王霄云和被剿的自卫军司令晋少蕴是少年时的挚交好友。王霄云不但不剿灭晋少蕴匪首,反而与其密谋叛乱,绑架军代表和江川县付县长,带全团沿西南方向到四百多里外的卧虎岭与座山虎会合,路途杀害全部被绑架的军代表,付县长,同时杀害途经的区乡干部五十多人。叛军34团进入羿岱县的老虎山时,被猛虎团包围,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歼灭大部。突围的残敌继续向西南卧虎岭座山虎会合,猛虎团穷追不舍,渡过红河,尾追叛军到卧虎岭,用密集的迫击炮轰击卧虎岭,座山虎及34团残部逃进哀牢山密林。

特务除阻扰破坏征粮工作的开展,企图对已征收入库的粮食进行破坏,一天,《滇中解放报

》上 一首五言诗:野果充糇粮,私室无仓箱。勉为新诗章,沙寨断归肠。引起了张斌编辑的警觉,感到这首诗有些异样,又看不出问题所在,后经飞虎队报务员杨图灵破解,发觉第一句第五个字“粮”; 第二句第四个字“仓”; 第三句第三个字“新”; 第四句第二个字“寨”四个字连起来是“粮仓新寨”而县城东边的新寨确实有一个公粮中转仓库。断定是特务唆使土匪破坏粮仓,县剿匪委员会派部队在新寨粮仓内和周围山上设伏,果真土匪赶着驮队,拎着汽油桶来新寨抢粮,然后企图焚烧粮仓。结果,不但粮仓安然无恙,而且歼灭大量土匪。

江笑秋和坐山虎认为猛虎团攻打卧虎岭炮弹打击那么精准,攻击针对性那么强,都是飞虎队事先潜入卧虎岭进行侦查,摸清了火力配置,从柳叶坝到卧虎岭沿途的明碉暗堡也是飞虎队拔掉的。感觉飞虎队对卧虎岭构成重大威胁,必须将其除掉。江笑秋获悉飞虎队有一名江水深的本地花腰傣战士行军中都揹着一壶糯米茶,用土匪半边脸的一条牧羊犬进行糯米茶气味追踪训练,坐山虎派土匪队伍利用经训练的牧羊犬追踪,寻觅到飞虎队在猴子谷一带搜山,在飞虎队返回柳叶镇必经的猴子谷伏击。陈凯戈和队员们识破了江笑秋和坐山虎的阴谋,将计就计,用糯米茶将追踪的土匪引进“梅子谷”伏击圈,歼灭了大量土匪。

一对花腰傣姐妹进哀牢山森林采蘑菇,在茶马古道下的箐沟林子里发现一堆裸尸、十垛普洱茶、步枪。姐妹将情况报告飞虎队和镇政府,陈凯戈现场勘查认为,遇害者是由普洱来的驮队,死者中弹死亡,说明袭击者是支武装人员。十垛普洱茶、步枪还在,死者的衣服被剥光,骡子和驮架不见了,现场发现一片干透的泥土,其中一面有解放军制式军鞋鞋底的防滑花纹。他判断鞋底的泥土是在江东片嵌入鞋底的,这种粘性泥土只有红河以东才有,然后穿这双鞋的人到了红河以西,这时嵌入鞋底防滑花纹凹槽里的泥土已干透,体积收缩,必然从防滑花纹凹槽里掉出来。穿解放军制式军鞋的人应该衣服也是解放军军装,但是红河西片的猛虎团和飞虎队就从来没有来到这茶马古道的山坡上,也没有来到这山坡的任务,很可能是叛军三十四团王霄云的人,卢汉起义时他们换装解放军的军服,在攻打老虎山打扫战场时,发现他们开挖的战壕里有地下水和士兵反复踩踏地面形成的烂泥,鞋底的泥土是在战壕里嵌入防滑花纹凹槽里的,所以伏击驮队马哥的人应该是王霄云部残敌,袭击者是要扮装驮队逃往东南亚某国。飞虎队沿茶马古道追寻这支神秘驮队,陈凯戈从驮队马哥特有日常用语、生活习惯、垛子的捆绑方式……辨识出扮装的驮队,并将其缴械。

农历正月初三日是柳叶坝花腰傣的“花街节,头一天,图灵截获了一份从台湾保密局发给江笑秋的电文,破译结果是“花街接头” 陈凯戈推断,接头人应该是一男一女,男扮小卜冒,女扮小卜少,以花街节上择偶的方式通过定情物传递情报。他和图灵身穿花腰傣小卜冒民族服装到‘碧草甸’侦察。陈凯戈和图灵模仿小卜冒在小卜少中来回穿行,发现身穿花腰傣服装坐在草坪上的一位小卜少很可疑,面部特征不是花腰傣民族。过来一位小卜冒,在这位小卜少旁站着,两眼盯着她的筒裙,一会儿就离开了,这位小卜冒面部特征也不是花腰傣民族,陈凯戈断定这两人是接头的特务。图灵对这位小卜少筒裙下摆一圈红绿相间的三角形图案感到有些特别,并默记了这些图案的排列顺序。花街节上,可疑小卜少和小卜冒之间没有语言交流,没有肢体接触,没有互递什么物品,他们是通过什么方式传递情报的?是利用手语、读唇术、死信箱……所有可能的方式都被一一排除了。杨图灵认定秘密就在小卜少身穿的筒裙上,特别是筒裙下摆一圈红绿相间的三角形图案。他用笔在本子上记下筒裙下摆三角形图案的颜色搭配顺序:红绿绿绿  绿绿绿  绿红红红   绿绿红红  绿红绿红  绿绿绿  红绿绿红  绿绿红……知识和经验是灵感的源泉。他扎实的数学基础和破译密电的实践经验使他想到这红色不就是代表‘二进制’的“1”吗?绿色不就是代表‘二进制’的“0”吗?四个‘二进制’数代表一位十进制数;四个十进制数组成一组电文密码,一组密码代表一个汉字。于是他列了一个表:

红绿绿绿,绿绿绿,绿红红红,绿绿红红,绿红绿红,绿绿绿,红绿绿红,绿绿红绿

  1000   0001   0111    0011     0101  0000   1001    0010……

    8       1         7        3          5       0         9         2……

                                   山……

筒裙下摆两圈红绿颜色代表32位‘二进制’数;搭配组合成8组电文密码;8个汉字:炸山堵河,空投炸药。电文虽只有八个字,但是意图很明白。就是把红河两岸的山体炸坍塌,堵塞河水,导致两岸水灾。实施这一计划需要大量炸药。

江笑秋和坐山虎的美梦是柳叶坝以南二十公里的红河段,河道狭窄,两岸山体陡峭。在柳叶坝上游地区暴雨到来前,选择红河河道最狭窄的地段,在两岸山腰开挖爆破洞,洞里堆积TNT炸药,暴雨来临前实施爆破,使两岸山体大量泥石抛入狭窄的河道,形成拦河坝,使柳叶坝及以北沿岸成为一片汪洋,柳叶坝即将收割的五百多万斤稻谷及村寨淹没在水底。随着上游的大量洪水不断涌入,水位不断升高,拦河坝无法承受洪水的巨大压力,导致坝体垮塌,积压的大量洪水向下游倾泻,导致下游热坝粮食主产区洪水成灾,这就是江笑秋仿效花腰傣古歌里的“洪水漫天”计划。

在暴雨来临时,江笑秋和坐山虎实施了他们的“洪水漫天”计划,红河被两岸抛射的巨大土石方筑成三十多米高的拦河坝。飞虎队将炸药包绑在原木上,点燃导火索,从拦河坝上游推入红河,炸药包顺河水漂流到坝体被挡住,炸药包爆炸,拦河坝被炸垮,江笑秋和坐山虎的“洪水漫天” ”计划美梦破灭。

卧虎岭被猛虎团攻破后,坐山虎和江笑秋带着400余土匪逃进哀牢山原始森林,储备的粮食在减少,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被迫潜回卧虎岭,猛虎团再上卧虎岭,围剿坐山虎匪徒,在强大的火力压制下,江笑秋和坐山虎率30多名精锐土匪冲出了包围圈,向北逃窜到野牛山溶洞,飞虎队追到野牛山溶洞,采纳傣族老乡用干小米辣烟熏溶洞,躲藏在洞里的土匪被迫到洞口呼吸新鲜空气,飞虎队趁机将其歼灭,江笑秋走投无路自杀,坐山虎和匪参谋长从暗道逃出后,直奔昆明西郊秘密据点,指挥所属土匪继续进行破坏活动。

二野四兵团保卫部杨剑锋扮装已被我击毙的国民党二十六军少校副官刘俊东,由被我策反的座山虎心腹李世勋保荐,打入匪巢。杨剑锋被严格审问,严刑拷打,假枪毙后,逐步取得座山虎信任,被委任为少校副官,取消了限制活动范围。杨剑锋在据点二楼清晰的听到三楼电报室发出的莫尔斯电码声,他默记了这些密电码,回到卧室用米汤写在报纸的空行,投到据点外的死信箱里。四兵团保卫部取到报纸后用碘酒显示密电码,经破译获得据点电报室发出的电文:“罗平、师宗、泸西、富源、贵州盘县反共自卫义勇军各支队: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八时攻打所在地县、区、乡政府,务必大胜……”

针对座山虎的计划,四兵团电令上述地区的剿匪部队主动出击,围歼当地土匪,以攻为守,挫败了座山虎的阴谋。

十一月十日,土匪中队长在昆明鸳鸯饭店举行婚礼,据点骨干分子六十多人参加,座山虎要在婚礼上布置新的暴动计划,杨剑锋及时向四兵团保卫部汇报。

四兵团保卫部由男女干部扮装新郎新娘,某部侦察连扮装的六十多名客人也来到鸳鸯饭店举行婚礼,随着一声令下,侦察连战士迅速将所有土匪骨干分子拿下。此次行动抓获匪徒六十三名;交获手枪五十多支,捣毁九个土匪窝点,坐山虎当场被擒。

结尾,1950年夏末,羿岱县圆满完成260万斤征粮任务,全县土匪基本被剿灭,正值彝族火把节,县委、县政府决定以火把节形式庆祝全县征粮剿匪取得的伟大胜利,飞虎队、滇中独立团、征粮工作队参加了火把节仪式,陈凯戈和征粮工作队的夏秋菊这对恋人也在火把节相见,两人在堆堆篝火间游走,畅谈未来。

你是第11位阅读者!